第2章 一定让你服气(1 / 2)

陈白说道:“好好。我今天就放过他,张福,你以后要老实一点,好好做个人,要是再对我家桃桃动手动脚,我打断你的腿。”

他这话说完,李之桃瞬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安全感,从小到大,从进入这编外事务处,她与陈白的友谊一直没有改变,也知道陈白天生努力善良上进,无奈陈白就是太善良软弱,所以两人时常遭欺负。

现在陈白一席话让她心跳迅速提升,两眼都快黑掉的那种窒息感和压迫感。

张福被师兄弟妹搀扶起来,虽然表面看上去关心备至,但都无不内心对陈白点赞,陈白可是帮他们好好出了口恶气。不过又对陈白的冲动感到震惊,同时又对这件事陈白可能受到的待遇深表同情,得罪了张福,陈白后面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麻烦,甚至是威胁到生命。

张福气得浑身发抖,面目全非的脸上已看不出表情,他颤抖地伸出手指着陈白说:“陈白,我他娘的不会放过你的!”他的声音由于面部浮肿也变得嗡里嗡气。

韩雨朝张福身后扶着他的师弟们使了使眼色,说道:“张组长受了伤,快帮张组长医治一下,不过张组长放心,应该只是皮肉伤,不用担心毁容。”

“韩雨,你他娘的没有看到老子被打了啊,还不给我上,把这小子给我痛打一顿,给我出气,你们他娘的都没看到啊?敢以下犯上打堂堂办事处管事,还不给我捉了他。”他一边对着韩雨撒气,一边还连带把所有人出了一通气,抱怨众人没有帮他打陈白。

众人啥时候见过陈白这样霸气外露,谁还敢触他眉头?现在只能两不得罪,能躲多远躲多远。

刘景这个时候说道:“师弟师妹们,张组长和陈白师弟也是误会一场,我看啊,先给组长养伤,这个时候张组长需要一碗热腾腾的汤。”

他挤眉弄眼,全然当没听见张福的撒泼,众人自然明白,赶紧把张福架了出去。

院子内就留下了陈白、刘景、韩雨、李之桃几人。

韩雨和刘景二人立刻在陈白身边转了起来,眼神好像在审视一件稀有物品。

“两位这是没见过国宝还是怎么的?”陈白被两人看得毛骨悚然。

李之桃也小跑过来,拉住陈白的手臂,周身上下打量起陈白来。

“桃桃,你怎么回事。没见过英俊潇洒的帅哥?”陈白哂笑道。

李之桃被他说得俏脸一红,转过身,低着头,娇羞不已,“哼,不跟你说了。”

“老陈,你这扮猪吃虎可把我两给唬住了啊,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韩雨笑说道。

刘景也跟着说:“是啊,以前你可不这样,怎么昏迷这几天是不是得到什么奇遇了?”

陈白白眼一翻,心说,我乃华夏秘密部队头号兵王你们信不?

他正色说道:“我的秘密嘛,就不便多言了。你们也去看一下张福那狗东西,别寻死觅活的,到时候弟兄们也不好过,以后他要再敢欺负你们,就跟我说,我保证让他服服帖帖。”

韩雨和刘景对视一眼,全然没往心里去,心下皆是不屑,他们平时与陈白关系不好也不坏,时常结队去办事,见各大家族的人,搜集资料,有时候还一起参加世俗界的比武大会,选拔人才,帮助那些被宗门吸收的有潜力的修者办理入门手续。

两人虽然对陈白刚才的举动佩服又震惊,但他们又觉得陈白只是一时冲动,要想完全让张福服气是彻底不可能的,张福身后可是有身在宗门内的后台靠山的,那些人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不过眼下也没必要再出言不逊惹陈白不高兴了,三人随便说了几句话,顺便关心了一下陈白的伤势恢复情况,也就离开了。

唯独李之桃没有走,她实在有点不放心陈白,突然有点怀疑陈白的暴起是受伤太重的回光返照,说不定马上就一命呜呼。

她帮着陈白收拾被打烂的门和桌子,打扫了庭院。

说是庭院,这就是柴房。陈白的屋子里也是堆满的木柴。一张算不得床的床席就叠在一堆谷草上,边上一张破破烂烂的八仙桌,条件十分简陋。

两人忙活完,终于坐下来喝口水,李之桃面色犯愁起来,说道:“老陈,你现在是把张福彻底得罪了,以后咱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陈白则是笑了起来:“怎么过日子?哈哈,桃桃,你说这话好像是我的小媳妇,不过我喜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李之桃正色道,言语中还有些恼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