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星图洗礼实力暴涨!(1 / 2)

陈白他们离开了好一会了,苏文倩待在另外一个大房间里,她坐在床上,翻阅着一本古书。

她的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还是关于那个预言,她的师父曾经给她批出的预言,她努力地寻找着答案。

这本《无极二十八星宿原理与应用》是她师父留给她的,原著作者具体是谁,已无从考证,这本书是这世界上唯一的残本,没有任何复刻的版本,由于里面阐述的内容太过复杂和深奥,多年前就被她扔进了藏书阁里,落满了厚厚的灰。

她刚才快速地离开,就是跑去了王府藏书阁,找了好久才把这本书找出来,因为那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那永恒星图很有可能和无极二十八星有关系。

关于本书的论述,大意是说,无量星辰二十八神主在无数个纪元伊始,被永恒之主放逐在时空的边缘,夹在某个界面的中间,永生永世不得归位。二十八星宿力量古老而神秘,隐藏在天地间神秘的空间深处,要想获取这种力量,必须是“大命运神主的化形”才能够做到。

无极二十八星宿是是无量星辰二十八神主的神龛,唯有永恒星图能够能够指引二十八星宿归位。二十八星神主归位,时空命运交织,永恒之主将再次降临。

永恒星图!苏文倩终于看到了这个词汇!原来,永恒星图真的跟二十八星宿有关!

“我早该想到!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永恒星图那么宝贵,是打开二十八星宿秘史的关键,仿佛一把钥匙,居然被陈白给吸收了!她一阵后悔不已,莫名其妙请客吃饭,还送礼物,还把永恒星图给搭进去了。

但转念一想,为什么陈白拿到永恒星图的残片就吸收融合了,而自己拿着它就没反应?难不成陈白是“大命运神主的化形”不成?

不可能啊。

一晚上,苏文倩脑子想得爆炸也想不出头绪来。

师父在多年以前下的批言就要应验了么?陈白……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真的是改变我命运的人吗?我的命运到底是什么?师父啊师父,你为什么话说一半啊!

苏文倩内心呼喊着,没有人能够回答她。

“对了。”苏文倩撑坐起来,“这残片是鲁家兄弟从剑龙山高帝幕里获得,那么很有可能那里隐藏着一些线索,要解开这些疑团,看来必须要再去一趟那里才行。至于陈白……哼,改变我的命运,想得倒美,我此生不跟你再见面,你又如何改变我?”

“不对,现在还不能不见他,他现在身体内还有半张永恒星图,如果缺一半,恐怕也无法引出另外一半。还得再见,得从他身体内把永恒星图再取出来才行。”

打定主意,明日再去寻陈白,然后要出永恒星图。这件事总算有一丝眉目,于是安然睡去。

……

陈白循着耳朵里传来的隐隐“呜呜”声,焦急万分地一直跟到了宁州城外的大河边。

宁州河贯穿北方,自西向东,被称为北方行省的母亲河,孕育出了无数族群。

那“呜呜”声明显是李之桃被人按住了嘴巴所发出来的。

随着他的步伐向前,声音却越来越大,在一棵树下,两名蒙面人正将五花大绑的李之桃放下来休息。他们以为已经甩开了陈白。

可是,当陈白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两名蒙面人猛地跳了起来,他们完完全全没有料到,陈白竟然跟了上来,猛然间看到陈白出现,吓得实在不轻。

“不对啊。哥哥,你我二人龟息功已出神入化了,这陈白也顶多筑体期三层,如何窥探我二人的气息的?”一名蒙面人说道。

另外一个人道:“是啊,真是奇怪了。”

“要不,咱跑?”

尽管二人声音极小,却还是被陈白听得一清二楚。

“你们两个王八蛋,竟然敢抢我的人,真的活的不耐烦了啊?你们是谁?为什么绑架她?”陈白的话,让两人猛然警醒,难不成陈白有顺风耳吗?

“哼,既然被你抓到了,现在我们两兄弟,二打一,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投降我二人,或许我二人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一名蒙面人说。

“投降?”

陈白看向被五花大绑起来的李之桃,头发凌乱,眼神惊恐,眼泪汪汪,嘴里塞着面部,她看着陈白立在面前,想说话说不出来,突然眼泪好像决堤一般涌了出来,呜呜地发出声音。

“桃桃,你放心,我收拾完他俩,今晚你就跟我睡一个屋,没人敢抢你走,欺负你。”

陈白想了一路,到底是谁敢抢他陈白的青梅竹马,想来想去,除了张福这一个仇家,也想不出别人来。

“是张组长派你们来的吧?”陈白直接就问道。

俩蒙面人有点懵,这么快就想到了,不会吧。

“也别哆哆嗦嗦了,今晚你们两个干了蠢事,我是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了。”陈白说完,身体直接就冲了上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