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真正的修仙者!(1 / 2)

回到客栈,陈白再也不放心李之桃一个人在房间睡,于是就把另外一间房的被子褥子搬过来,往地上一铺。

“今晚我睡地上,你就睡床上。”陈白说道。

李之桃又红起了脸,低声说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被人知道了恐怕不好。”

“这都啥时候了,谁还管得了三纲五常道德伦理,先安全地活下来再说其他的。”陈白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陈白倒是累了,这一天到晚,就没消停过,这刚躺下一会,就听见呼噜声。这是李之桃跟着陈白这么多年第一次在一个屋里睡觉,李之桃翻过身,看着床下地铺上陈白的侧身过去的背影,嘴角挂着微笑,这一夜,她觉得无比的踏实和安心,不知不觉也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起来了,想着赶紧出发去剑龙山,什么宗门任务,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最紧迫的事情就是去剑龙山高帝墓寻找一下永恒星图的线索。

但是刚刚下楼,就愣住了,只见客栈大堂内,几名身穿白云道袍的修士端坐在大堂,另外一名白衣修者正是张福。他一脸坏笑地看着陈白二人,说道:“怎么,这是打算逃跑吗?杀害同门,天理难容,陈白,你得为你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随后,张福拱手作揖,恭敬地说道:“陈冲师兄,就是这小子,先前顶撞我还打伤了我,无视宗门法纪。我念他一时冲动,又是同门,就原谅了他,哪里知道,这小子竟然心怀不轨,在半路截杀高山和刘水,现在,高山殒命,就是这小子干的。按宗门律令,凡杀害同门者,罪当诛!”

陈白算是看出来了,这是帮手到了啊,而且一大早就到了,至于陈冲为什么这么快就来了这里,他不清楚,但是很明显,昨夜跑掉的刘水连夜回去通风报信。

陈白本以为高山的事至少会让张福暂时收敛一点,没有想到,他的靠山陈冲这么快就到了北方,这一下张福还不得赶紧收拾自己。

他看向陈冲,那名男子三十五六的样子,身形瘦长,长脸,左下巴一颗痣。身后背着长剑,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陈白心里稍微有些打鼓,这就是聚气境的强者么?

“张福,你个王八蛋,昨天晚上高山和刘水把我劫持走,如果不是陈白赶到,我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现在你是非不分,还是人吗?”李之桃气呼呼地说道。

“桃桃,你不要冲动,现在对方明摆着黑白颠倒,要整我们,讲道理是不行的。”陈白拉住李之桃,随后眯着眼,说道,“现在什么都是你们在说,讲道理也没用,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我们想怎么样?哈哈哈……”那陈冲笑了起来,一副阴柔之气,“那要看阿福想怎么样,你打伤我的人,还杀了同门,你说我们想怎么样?”

陈白大概知道聚气境的强者是什么样的存在,那是真正的修仙者,可以施展法术的修仙者,是可以操作水火土木的修仙者。

但是此刻,还不是认怂的时候!

陈白说道:“你既然是陈冲,外门弟子,我敬你是师兄。但是我就想问一句,你们口口声声说宗门律法,我违反了哪一条宗门律法?”

张福朗声说道:“你顶撞上级,打伤我,还杀了同门!”

“杀了同门?”陈白笑了起来,“你真搞笑,我什么时候杀同门了?你亲眼看见了,还是陈冲师兄看见了?”

张福没有想到陈白竟然死不认账,不禁火冒三丈起来,“陈白!你他娘的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认!”

“别跟我扯男人和女人,我就问一句,你看见了,还是谁看见了?”陈白冷冷地说道。

张福怒气冲冲地把你几个人后面的刘水拉了出来,吼叫道:“刘水,你告诉陈冲师兄,他是不是杀了高山!你放心,有陈冲师兄给你撑腰。”

刘水看着陈白,被陈白瞪了一眼,脖子缩了缩,有点胆怯的样子,毕竟昨晚陈白的杀气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给他的心里造成了不小的阴影。

“是……是……陈白干的。”

陈白笑了起来:“太可笑了,刘水,你自己杀了高山,怎么污蔑成我杀同门了?”

刘水顿时就急了,声音颤抖地说:“你……你胡说,高山跟我关系那么好,我怎么可能杀他?我们是同门搭档!是你,你杀的,你不要狡辩了,我亲眼看着你杀他的!”

“哦?你亲眼看到的?怎么证明?证据呢?我跟高山无冤无仇,我为什么杀他?”陈白笑着再次反问道.

刘水和张福气的无言以对,摆明了想借陈冲之手报复一下的,却没有想到,陈白竟然在宗门律法上纠缠起来,而现在,纠结这个问题显然站不住脚啊,总不可能跟陈冲说是自己派两人去截杀陈白,然后一人被陈白反杀吧?

陈白说道:“好了。没话说了吧。没话说你们就让开一下,我跟李之桃师妹还要去做任务呢。请不要耽误我们时间。”

张福啪地对刘水一巴掌扇了下去,刘水的脸色出现五指手印,他咆哮道:“刘水,你他娘的在干什么!快把昨晚的实情说出来!”

陈白饶有兴致看着刘水被打得懵了,笑了起来:“也好,你说明白,我们也好知道你是怎么杀死高山的。”

“我是……啊没有……我没有杀高山,是你。”刘水有点口不择言了,看样子应该是首次被张福收买,干了作奸犯科的事情然后就慌了神,毕竟经验不足吧。

“那我问你,我为什么要杀高山?”陈白又不知不觉下了一个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