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稳了!第八层!(1 / 2)

陈白走上前去,对那精怪说道:“我说的话,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不过不重要,因为接下来,你和我将成为对手,而且我保证,我一定是你此生最为难忘的对手。”

说罢,陈白的身体行动了。

他直愣愣地朝精怪奔袭而去,没有花里胡哨的俊俏剑法,也没有眼花缭乱的剑光飞花,更没有喷火吐气的绚丽法术,当然,一无所有的陈白也没有像样的法宝。

他就这么冲上去的。苏文倩和躺地上的贺元甲都看懵了。这是过去找打?

陈白的丹田猛的高速运转起来,他的血液加速流动起来,他的内脏、经脉也都加速活动起来,心脏跳得比平常快了接近一倍。他的身体四周看起来有热气冒出来。

“碎骨掌。”陈白冲到精怪的下方开档处,开始击打精怪。每一次击打,都蕴含了强大的肉体力量,贺元甲不得不承认,陈白的肉体力量确实强悍,当时就是这招碎骨掌法,让那魁地龙蟒经脉寸断而倒地不起的。

但这精怪与那魔兽不一样,精怪是非动物性肉体的特殊存在,一种碳物质组合体,碎骨掌对这精怪不一定有用。这是贺元甲的最初想法,而且陈白即使肉体力量再强,先前以他聚气境五层的实力全力击杀都没有搞定,他他更加觉得陈白不可能单单使用碎骨掌就能搞定对手。其次是那碎骨掌是陈冲的决计,在聚气境加持法术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发挥出威力来,陈白肉体再强,也不可能强得过聚气境的修仙者!

陈白的碎骨掌连番掌影快速地不断击打着精怪,精怪却没有任何动作,站着一动不动,任由陈白快速地击打。

苏文倩觉着画风奇怪,问贺元甲:“仙师,你说这精怪怎么回事?为什么站着一动不动,任由陈白击打?”

贺元甲摇摇头,没有力气回她的话。他心中也是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陈白嘴角咧着,心中道,果然如此!

他继续击打,步伐没有紊乱,而是按照碎骨掌法的几套核心招式进行不断地切换,就好像是在练习这套掌法。

那精怪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它的那道光幕屏障顿时显形出来,陈白的掌影不断地击打在那光幕屏障上,噼噼啪啪地响做一团,光幕屏障上也不断地电光火石地闪烁着光华。

精怪还不停地吼吼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像是嘲讽,又好像是别的什么意思。

陈白心中越发的有信心了。他继续击打,碎骨掌的招式一共拆解为三篇六十四式,陈白每一招每一式全数地施展出来,如果一套打完,就继续重头再来一遍。

而他的心中,永恒心诀也不断地运转起来,无数星光能量疯狂地以肉眼看不见的形式汇聚起来冲入他的丹田处。

星光的运转,身体机能的高速运转,丹田的高速旋转。力量不断地集聚,又不断地通过碎骨掌的击打释放出来。力量在不断地增强,击打的力度也得到了加强。精怪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沙包,任陈白击打。

苏文倩和贺元甲两人直接看傻了,贺元甲心中尤其意难平,自己的剑法、法术、法宝哪一样不是直接秒可以秒杀陈白的存在,为何自己杀那精怪那么难受,而他陈白竟然把对方打得一动不动。

不过再次仔细观察,实际上精怪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那精怪似乎正在加强屏障的厚度。这就让贺元甲百思不得其解了。

而且更加让人奇怪的是,陈白的身体不仅没有因为力量的不断输出而导致疲惫,反而是越发有力气起来。这不合常理啊!

苏文倩也看出蹊跷来,眼下就状况就是,陈白一直击打,精怪一直处于被动防御阶段。

陈白的力量不断地增强,丹田中那星盘的转速也越来越快!

终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力量直接晋升了。那一刻的感悟,关于肉体的感悟到达极限之后,犹如升天一般的错觉。实在是美妙至极。

贺元甲震惊了!他看得出来陈白的肉体气息变化,明显感觉到陈白就在刚才的击打练习中,完成了一次进阶!陈白现在的筑体期已突破至七层!

他内心咆哮起来,不停地告诉自己这都是幻觉。因为他此生从未看到过有修为进阶如此之快的人,就连万林宗真传弟子或者是其他的妖孽弟子都没有如此的速度!几天时间,从筑体期三层直接飙升至七层,绝对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的眼前一片晕眩。内心五味杂陈。毕竟他才是这个小组中实力最强的人,但是陈白的出现,让他的实力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苏文倩看不出来这些,但是明显感觉到陈白的力量在增强,因为陈白每一次的击打,那光幕屏障都出现了一丝光瀑裂纹,虽然裂纹即刻恢复,但不断地击打,就出现不断的裂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陈白还在击打,碎骨掌已经练习得炉火纯青,煤炭精怪的身体外部的光幕屏障已经从最开始的半透明变得全部金光一片,就差实体化了。

贺元甲早已经因为过度劳累和法力损失疲惫得睡了过去,鼾声大作。

苏文倩盘坐着,一手拖着腮帮子,一手拍着打哈欠的嘴巴,睡眼惺忪。这战斗毫无观赏性!此刻她以全然忘记了与那精怪的决斗赌注,这些都不重要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