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修仙靠智商(1 / 2)

“其实这精怪和那精怪之王本身应该是一个练习系统。”

苏贺二人对望一眼,眼中写满了不解。

“什么意思?”苏文倩问道。

“就是一个练习用的。这些精怪其实一点杀伤力也没有,你们都没有发现么,即使贺仙师和白毛怪被打成了重伤,但是那些精怪都没有下杀手要取人性命,其实白毛上场的时候,我都在怀疑哪里不对劲,直到贺仙师败下阵来,加深了我的怀疑,轮到我上场的时候,我听到白毛怪翻译精怪的那些话中有一个‘收工’的字眼,我已经完全确认了这件事。”

“练习。”贺元甲喃喃自语着。他完全没有从这个角度想问题。

其实这种思考的角度跟陈白魂穿前的经历不无关系,早年在部队的时候,军中就已经有各类练习系统了,有练习射击的、爆破的、力量的、速度的各种都有,也有vr虚拟练习项目。

“没错。这既然是高帝在位时期的练习场,也称为练兵场,高帝那种地位高,实力高,境界高的‘三高’大能自然要采用特殊的方式训练他的军队。而这深山中,元素最多的便是碳。用这种材料通过特殊的秘法制成练习使用的精怪,要多少有多少。”

“那也不对啊,贺仙师对战的时候,精怪会攻击他,为什么你上场的时候,精怪没有攻击你呢?”苏文倩问道。

陈白神秘一笑:“那是因为贺仙师击打的位置没对。你们没有发现么,我击打的位置一直是对手的胯部,那精怪就一动不动了。”

“你怎么知道是胯部?”贺元甲也是好奇得紧。

“因为排除法啊。白毛兄和贺仙师四处翻飞,对方各个方位的击打都覆盖到了,唯独没有攻击过对方的胯部,至于为什么对方不动,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测试一下,没有想到对方会一动不动。”

苏文倩还是没有明白,贺元甲也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攻击胯部就一动不动了。陈白自然看出来这两人心里在想什么,他继续解释道:“很简单,仙师和白毛兄与精怪的战斗属于动作类的练习。而精怪的胯部就相当于是一个巨型沙包。你做什么样的动作,对方都会采取对应的应对措施。我在击打之后才领悟出来,击打胯部,是练习自己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这次练习之后,晋升了两级。”再现在线和

顿了顿,陈白见两人还是满脸写着疑惑。续道:“成千上万数量的士兵要进行训练,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到筑体期很高的段位吧?大部分甚至大多数人都停留在刚刚筑体成功甚至为了筑体而练习。自然这些精怪不能设定得太过强大。而那精怪之王的出现则是因为先前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精怪被火烧掉了,练习系统判定需要更强的练习对手,于是就出现了精怪之王。”

“既然是精怪之王,实力强悍,贺仙师和白毛兄都打不败,为什么你可以将其打败了?”苏文倩再次问道。

“那是因为作弊把人家惹毛了啊。我刚才都说了,既然是练习系统,系统会判定对手的能力做出应对,但不能突破练习系统的底线,什么意思呢,这个系统即使再强,设定的初衷还是聚气境以下的练习者来进行练习。白毛兄使用了法术性质的体术,跟人家硬碰硬。贺仙师直接高阶法术甩出去,加上两件法宝丢出去,那精怪判定你们要么是捣乱的要么就是提高了应对等级。总之你们把人家当死敌,人家只把咱们当各个级别的练习者,仅此而已。”

陈白耸了耸肩膀,再次说道:“而我,从头到尾都没有使用法术,我是学会了那陈冲的碎骨拳,但我现在还是筑体期,没有法术加持赋能,自然系统认为我是低阶练习者,另外,我只选择了对方的胯部,系统应该是自动判定我为力量练习者。我就只朝那个点位击打,那精怪也就一动不动了。而我的目的就不再是与对方死战,而是击穿在这个点位的防御阈值,也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个盾以及精怪本身,击穿了,这个科目我就成功了,通过了。”

苏文倩和贺元甲纷纷觉得不可思议,看起来如此简单的死战,最终演变成为了这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陈白深入浅出地阐释,但两人还是摇头不解,眉头紧锁,消化半天。

陈白轻松地说道:“好了,咱们现在离开这里,两位在路上边走边想,我在推测这个练习场的练习系统会有一个触发机制,触碰到触发机制,很有可能再来一堆这样的玩意儿。那就很耽误时间了,如果两位想在这里参与练习,提升实力,我是不介意的,至少苏小姐需要好好提升一下实力。”

苏文倩淬了他一口,“本郡主天生丽质,一向信奉朋友多了路好走,朋友不够钱来凑的修行原则,这种辛苦的活还是交给客卿来做比较好。”

陈白叹了口气说道:“修仙这种事还是得靠智商才行,老是打打杀杀的,谁受得了。”

三人再次出发,白毛虽然被打得身体变小,但是好歹脑袋没糊涂,一路上也能继续做向导,贺元甲全程绷着脸,心情不是太好。

苏文倩一路上则是跟陈白不断地插科打屁有说有笑,随着地下城市的深入,几人发现这座城市的规模竟然不亚于宁州城的规模。

山体壁边修筑的街道、坊市、行政机构、居民区、还有军队的营房层层叠叠,中间深渊处,无数条横亘在山体壁边的连接的几人并排通过的石桥。下方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