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触发隐藏礼品功能(1 / 2)

陈冲那边也放弃了与贺元甲的恶斗,转而冲向陈白。

贺元甲一道火符扔了出去,阻断了姜川袭击陈白的路线。

陈白的星盘丹田再次疯狂地转动了起来,碎骨掌施展出来,陈冲同样施展出碎骨掌。两人的碎骨掌法对拼起来。陈冲赫然发现,此人已不再是那日在客栈的那人,那人弱小得可以备自己轻松秒杀。但现在,对方的实力提升太快了!

不过陈白再厉害,却仍然在筑体期八层,依靠丹田内生的星辰之力,外加信用卡加持的肉体力量,却堪堪与陈冲打成了平手。

陈冲怒了,他不能允许有这样强悍的存在,什么三年不三年,眼前的陈白,如果不能今日截杀,后患无穷!

杀意起。

陈白突然冷笑起来:“陈冲,你没有想到我的肉体力量倒如此地步了吧?害怕了吗?你今天若杀不死我,往后,可就是我灭杀你了。”

“不!你这个废物,你永远都是废物!我要杀了你!”陈冲不由得再次加快了掌法的速度,两人对拼的力量逐渐外溢,周遭接连发生爆炸。

战团又分成了几股,陈白与陈冲恶战在一起,贺元甲与姜川缠斗,苏文倩继续躲避两名修士的追杀。

不多时,来到一处山体内的瀑布悬崖边。

这个时候,小白毛嗜元兽粗犷的声音在陈白的胸口处响起来:“各位,就是现在!”

陈白几人一看到瀑布就在跟前。他立即停止,身形冲到苏文倩的身边,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陈白拉住苏文倩的手,双双一同跳下百米高的瀑布悬崖,几乎同时扎如瀑布下方的碧青的河水里面,在水里,小白毛从陈白的衣服里钻了出来,飞快地游远了去。

贺元甲同样一个猛子跳下,扎进水里。

陈冲和姜川脸色变得猪肝色,几人伸出头,朝百米高处朝下望去,他们怎么都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跳得如此干脆。

姜川也怒了,“还不下去追!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几名低阶修士有点懵,面面相觑,他们万没有想到此战竟然这么难打,还折损掉了三名同门!此时对方居然果断地跑了……

陈冲也吼叫起来:“没听到吗?都下去找啊!”

姜川现在又气又急又悔,转头狠狠地盯着陈冲,心想怎么被这家伙给蛊惑,现在折损了三名弟子,他还不知道怎么会宗门交代。

这次历练任务,他是领队,连自己队员的基本安全都没有保障,回到宗门以后,除了要受罚,还有可能降薪,扣罚奖金,甚至以后都没有机会出来带队历练了!要是被宗门安排到内务司去,那他的职业生涯基本上就判了死刑了。

像他们这样在宗门内实力不算高的执事,资质又跟不上,能够混得一官半职的,在宗门内也能获取到不少资源,而陈冲不一样了,在他看来,陈冲原本是他非常重视的一个弟子,因为陈冲是以天才的资质进入外门,却没也想到,竟然为了陈冲,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内心那叫一个无哭无泪。

陈冲被姜川看得一阵哆嗦,对方比自己高出两个境界,在宗门内又比自己大了一辈份,无论自己的资质如何天才,但面对姜川,陈冲还是得暂时认怂。

他也是内心复杂无比,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最无视的那个人竟然成长到这一步,他对比了自己的晋升历程,比起陈白的晋级速度来,那简直是差了不是一个维度,而且陈白不仅进阶速度妖孽,力量也恐怖得妖孽,还能越级秒杀聚气境。他恨极陈白了!

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态恢复平静,拱手道:“姜川师叔,请不要自责,这一次确实是我们嘀咕了对方的实力,轻敌了。不过对付也没有那么快套出剑龙山。剑龙山很大,而且还有剑龙城,只要还在这里面,他们就一定跑不远。等追到他们,我将毫无保留地展示我的力量!哼,我已是聚气境三重巅峰,只要我施展‘血祭’,陈白那三个废物一定会死!”

姜川也平静了下来,面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有些恍惚,他说道:“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三人,截杀与此,不然养虎为患,后患无穷!”

那边厢,陈白几人顺着地下河流,游了很远,进入到一条地下河甬道,在甬道内上得岸来。

这里是自然形成的地下河道,甬道内壁湿漉漉的,岩石坑坑洼洼,地下河滩不宽,顺着河流一直延伸到黑暗深处。

苏文倩浑身湿透,衣服呈现半透明状,低胸淡黄吊带肚兜中沟壑若隐若现,再加上那湿漉漉的刘海贴在她那张绝美的面庞上,整个景象让陈白内心狂跳起来。

之前湿身还是在前几日雨夜对付魁地龙蟒的时候,那一晚只有借助“照明符箓”才能够若隐若现地看到那让人血脉喷张的场景,但不够清晰,今日不同,光亮充足,陈白这才彻底地看清楚苏文倩的身材究竟是有多霸道了,苏文倩身材较之李之桃偏瘦一些,但是身材极为匀称,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李之桃不同,李之桃是纯欲风的性感,苏文倩是俏丽中带着娇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