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无法言说的意外。(1 / 2)

这只巨大的黄蜂被通灵出来以后发出了一声尖啸,对着雏田就吐出一大口粘液。

这些粘液看上去跟之前的蜂蜜黏胶差不多,只不过更多,也更加粘稠。

但是这一滩粘液在飞到雏田眼前后,去被她密不透风的六十四掌挡了下来!

那只畜生见这一招没用,直接扑棱着翅膀俯冲向了雏田。

“额啊……”

触不及防下,雏田被这只马蜂的头槌撞的倒飞出去。

博人赶紧上前一个翻滚接住了倒飞的雏田。

“没事吧?雏田,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我可以应付。”

雏田从博人的怀里站了起来,擦掉了脸上的灰尘。

较小的身躯,此刻却好像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她重新摆好姿势。

“让查克拉,更加敏锐,更加强劲。”

“更加宏大,更加柔韧。”

“更加,更加……”

雏田的双手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比之前还快上了一倍。

博人在雏田身后只能看到手快速滑动所留下的残影。

那只巨大的黄蜂见自己的猎物重新站了起来,便向后飞去,这次它振翅的速度更加快,带着比第一次还要凌厉的风势又一次撞向了雏田。

而这一次迎接它的,是毁灭。

雏田舞出密不透风的八卦掌,死死的抵御住了黄蜂的冲击,黄蜂用以攻击的头槌在八卦掌的反弹下直接向内陷进去了三分之一,然后将整只巨大的马蜂都反弹了回去。

弹飞回去的马蜂将三名上水流的忍者直接撞瘫在地,然后化为一缕烟雾消失。

“黄蜂!”

感受到通灵兽死去的雀蜂病痛欲绝,捏着起爆符冲上来想要跟雏田与博人同归于尽,却被一道黑色的虫壁挡住。

这堵虫壁再次变化为球,将雀蜂层层包裹束缚,她手中的起爆符也被虫子带走,丢到了无人的空地进行了引爆。

援军,志乃与鸣人还有牙赶来了,他们很快就将已经失去了斗志的两名上水流忍者控制住。

“雏田!”

鸣人来到了气喘吁吁的雏田身旁,而此时的雏田也已经耗尽了查克拉,体力虚脱,瘫软在了鸣人的怀中。

“雏田,我都看到了,你的术实在是太厉害了!”

“了不起!”

鸣人看到了!

我得到了鸣人的肯定了!

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充斥满了雏田的全身,酥酥麻麻的,心脏跳动的前所未有的快,让雏田感觉有点窒息。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贴近鸣人,甚至能看清鸣人鼻翼上的汗珠,听清他的呼吸声。

红晕攀上了脸颊,本就酸软的全身现在更是像化作了一滩泥,脑袋晕乎乎的,甚至感觉这一刻的空气都变的甜甜的,稠稠的。

鸣人搂住她腰的手是那么的有力,依靠着的胸膛是那么的厚实。

被安全感所包裹的雏田放下了所以的警戒与负担,躺在鸣人怀里,任由自己睡去。

……

经过一晚上的修整,第二天清晨,众人恢复了状态,围成一团坐在微香虫的容器前。

“变成蛹了。”

“接下来就等它孵化的瞬间给它闻闻佐助的气味就大功告成了。”

“嗯啊,我早就准备好了。”

鸣人从怀里掏出了宇智波佐助的原味护额,护额上的木叶标志还有着一道划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