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积粮缓称王 第六章 后天大圆满(1 / 1)

赵势回到家,先去正堂拜见母亲赵刘氏。赵刘氏在正堂等着了,看到他进来。问道:“势儿,感觉怎么样,没问题吧。”赵势告诉她应该没问题,就是名次高低的事情。赵刘氏欣慰的点了点头。让赵势赶紧回房休息,今天就不要看书了。

赵势考了半天的试,也确实感到有点累,准备今天放松一下自己,文武的事情都先放在一边,明天再说。回到房间,让小白进来宽衣,等吃饭的时候再叫醒他。等小白叫醒他,吃过晚饭,在院子里散了散步,又忍不住的打了几遍岳家散手,回到床上发了一会呆就睡下了。第二天一早就去拜访了一下夫子,夫子问了他试题和他的答案。赵势一一和他说了一遍,徐夫子看到他的答案,也肯定了他答案的正确性,肯定的说赵势一定能考上,就是不知道名次问题。

第三天是名次出来的日子,张伯一大早就安排了下人到贡院等着,赵势倒是不用去挤着人群观看自己名次。早上起来洗刷好,就来到正堂准备陪着母亲吃饭。等了一会后,母亲赵刘氏就进来了,见过礼吃过饭,赵势陪着母亲说着话,等着下人汇报放榜的情况。张伯在外面张罗着如果考中了需要做的事务。虽说赵势有把握,不过关于他的社会地位计划的事,赵势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过一会张伯也进来了,陪着说着话。时间大概到八九点的样子,看榜的下人回报,少爷中了,是童子试的第一名。

张伯赶紧出去问到下人,是否确认无误。等到下人回复,张伯立即向着赵刘氏说:“恭喜夫人,恭喜少爷,少爷童子试第一名”。又吩咐门房赶紧点鞭炮。等鞭炮放完,赵刘氏拿起红包发给房间里的管家和丫鬟婆子,并交代张伯给府里的下人都包一两银子的喜钱。又拿出来一份红包,交代张伯亲自交给府城里自家酒楼的钱掌柜。再和赵势说,我们去祠堂,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祖父和父亲。赵刘氏带着赵势来到祠堂,让赵势进去给他祖父和父亲上柱香。让赵势跪在灵位前,她在旁边和赵势父亲的牌位说着赵势怎么的努力上进,终于今天考到了童子试第一名,拿到了秀才功名。又要他父亲保佑他在八月的乡试中考中举人。

待他们从祠堂出来,赵刘氏安排赵势去找张伯准备一份厚礼带给徐夫子,给徐夫子也报个喜。赵势带着礼物来到徐夫子的家里,徐夫子知道他今天一定会过来,也在家里等着他的消息。赵势告诉徐夫子他县试成绩是第一名,给夫子高兴的合不拢嘴。缓了缓神,徐夫子说,“先前听到你们家的鞭炮声就知道你一定是考中了。你的基础功是比较扎实的,参加八月份的乡试也是足够的。现在离乡试也没多久了,等会我给你几封信,你先到府城的府学旁边找杨简杨敬仲,他师从象山先生陆九渊,我把你推荐给他,以后你向他学习。他是孝宗进士,任过知府。现在刚好在江陵府讲学,我没有考过省试,而你跟他学习,对你以后的会试、殿试更好。拜会过杨老先生,再到府学拜会李学政,他能安排你进入府学学习。”

赵势前世虽说是个小屌丝,也是知道陆九渊的。知道他可是心学的开山祖师,和王明阳开了儒家的陆王学派。陆九渊上承孔孟,下启王守仁,主张“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和现在的朱熹并称当下。现在朱熹的理学还没有明清时候的那样一支独秀,更重要的是赵势也不喜欢朱程理学那一套。朱程理学是把理求诸于上天,以规矩约束人性。心学是把理求诸于己心,以修心性道德来约束人性。所以赵势更喜欢心学。

如果能跟在这种大儒后面学些知识,赵势是求之不得啊。没想到徐夫子还能认识这种人物。徐夫子又说,“你安排一下,没有事就尽快去府城,也好和府学的学生交流一下,了解一下时事政策。”赵势答应后,就向夫子告辞回去。等到家和母亲赵刘氏说了徐夫子的安排,赵刘氏虽说不舍,但是为了他的学业也就同意了,不过又要求他去府城的时候要带着丫鬟小白和一个护院、一个下人,给他当做护卫和跑腿。

等到下午吃过饭,赵势按照惯例练了几遍岳家散手和耍了会大枪,就到房间坐在床上练功。他又运行了几周天,试着冲击一下任督二脉。今天的任督二脉有点松动,赵势赶紧打着十二分精神,继续冲脉,调动内力使劲冲了两次,谁知道一下冲击成功,打通了任督二脉。至此,赵势在十四岁的年龄达到后天一流顶尖的境界。赵势没有立即起身,而是顺势又运行了几个大周天稳定一下境界,这才欣喜的起身。他走到桌子前喝了几大口的凉茶,压了压喜悦的内心。

心想难道心情好也能促进后天境界的提升,如果是真的,找一个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人修炼的话,那修炼速度岂不是像坐火箭一样咻咻的。不过想想也正确,没心没肺说的不就是赤子之心,典型代表就是老顽童周伯通,不修炼都能位列五绝之一。今天这也算是双喜临门了,后面就是计划感应玄关一窍突破先天的事情了。

时间已经入夜了,挺晚的,赵势就没有叫醒丫鬟小白伺候,他自己坐了一会,就吹灯上床入睡了。等第二天,赵势先到护院那边练了练弓箭,一会张伯过来了。他向张伯说了母亲要求自己需要带一位下人、一位护院去府城,让张伯安排一下,选取两个人过来,和他见见面。不一会,张伯带来两个人,一个是上次去考试时候驾车的阿树,还有一个是和张伯长得有点像的二十多岁的魁梧汉子。张伯介绍说:“这个是阿树,他父亲也是家里的老人,这个是我儿子,叫张明。张明是后天大圆满的功夫,我走不开,就让他给你护卫。阿树也跟着我学了一些管家的事务,处理事情也算妥当,人挺机灵,能给少爷跑跑腿。”

阿树上次见过的,不过当时在马车里向张伯请教先天的事情,接着就是县试,没有太注意。单从神态看是个机灵的人,跑跑腿是够了。张明看着也是仔细的人,做护卫应该没事的,再说了冲着张伯的面子这个人也要用着培养起来啊。张伯又说到:“张明前些年也出去走过江湖,知道一些江湖的勾当,到府城能防备着意外的事情发生”。

赵势对着张明和阿树说,“张明兄长,阿树大哥,以后到府城后,安全和一些琐事就要拜托你们了。”

张明简洁的说“一定,不敢”,阿树也跟着说“能跟着少爷身边是我的福气”。赵势见过他们后就叫他们明天一早和自己一起去府城。

等张明和阿树出去后,赵势和张伯说,“张伯,你一会把境界压制到后天大圆满的范围,指导一下我的武功。”张伯认真看了看,惊讶道:“少爷你后天大圆满了吗?”

赵势点了点头,说:“是昨天晚上突破的,想在去府城之前,和张伯交交手,我好确定一下自己的真实战力。万一遇到什么情况,也好知道自己的斤两。”

张伯说:“我会把境界压到后天圆满的功力,如果有需要我再提到后天大圆满,我也会以岳家散手的招式对你,你感受招式达到一下出神入化的效果。看看你自己能不能尽快进入出神入化的境界”。

等到张伯调整好状态,赵势就直接向着张伯出手。岳家散手以狠毒快为要点,赵势的风格是走快的路线,因为他知道辟邪剑谱就是以快制敌,前世有句话叫功夫唯快不破,唯坚不催。所以一出手就是快的出奇,让人看不清,或拳或掌的往张伯身上使去,而张伯总能在赵势招式碰身之前或堵或导,使赵势的攻击化为无形。赵势看这样不能建功,就准备用以伤换伤的打法,终于偶尔打到张伯一招。一刻钟后张伯收招后,对赵势说,你的散手还在炉火纯青的境界,散手的快这一特点被你使得淋漓尽致,但是我也精通散手,你的一招一式有迹可循,所以更能提前预知。什么时候你突破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我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容易提前预知道你的招式了,当你的散手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我根本不可能预知到你的招式。你后面的以伤换伤的打法,算是占到狠的一方面,不过只是对自己狠,想要达到狠的境界,出招一定要对敌人狠,招招夺敌性命而去。岳家散手是战场的武学,所以你想将散手练到大成,必须有杀人之心。

赵势拿张伯做了一次陪练,检验了一下自己的进步,找到自己的缺点。话说没有杀人之心,这也没办法,毕竟上辈子是个三好学生,就是在路上看到警察都有点怵怵的感觉,这辈子又是诗书门第,没有杀人的想法。现在知道了也好,总比不知道强,在这不友好的时代,以后遇到的事多了,肯定会补上这点的。

赵势在张伯走后,又拿起弓箭练习了一段时间的箭术,因为他现在能做到百步穿杨了,但是对移动的物体还是没有准头,所以现在他会拴着铜钱甩起来,在甩动的铜钱上练习箭术。练习累了,他就回去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历年举人的试题,也劳逸结合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