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积粮缓称王 第二十七章 母子交心(1 / 2)

过了一会,等头发快擦干的时候,赵势还是没忍住好奇,鬼使神差的说:“真的有陪着到结婚的?”

说完又感觉自己这是好奇心还是猫啊,这样说不是让母亲误会自己想吃吗?一直以来,自己就在苦恼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母亲赵刘氏相处才合适。自己毕竟是成人灵魂,母亲才三十岁,身材容貌都是一流水准,本来就容易不把母亲当成自己的长辈对待。母亲是把自己当成小孩,没有其他的想法,可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怕和母亲太过亲近,会忍不住产生异样的感情,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赵刘氏听到他前后矛盾的话,笑了笑,把他拉到自己身上,说:“没事的,你还小,偶尔像小时候一样吊在为娘身上也没事.”

然后像小时候一样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赵势刚想起身,又感觉母亲这是把自己当成小孩,本身没有其他的想法,而自己突然离开了会显得自己有不好的想法,以后和母亲见面会很尴尬,还会更不知道怎么相处了,最后可能因为避嫌能不见面就不见面了。赵势赶紧排除所有杂念,偎依在母亲赵刘氏的身上,想象自己是个婴儿偎依在母亲身边,这样心反而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赵势扭了几下,一只手环绕着赵刘氏的腰身,还真像回到了小时候,心里却没有了其他想法。心想,这可能就是母爱,刻在骨子里的感情,就算自己的灵魂是成人,婴儿时期印在身体里的感情还是强大的。过一会,赵势反应过来了,母亲这是因为自己和她越来越疏远了,从心中希望自己还是以前婴幼儿时期的孩子,天天缠在她身边,以这种方式找到两人之间的亲近感觉。

赵势想到这里,十分心疼赵刘氏,愧疚的说:“母亲,你不必这样的,以前我是有些忽略你了,以后我会多亲近你的,你可不要烦我啊,这几年读书,我们母子都生疏了。”

他知道自己觉醒记忆后,自己就刻意的远离母亲,对待母亲还没有张伯的感情重。母亲一个人在家本来以为还有儿子陪着,可是这几年自己对待她像陌生人一样,她感到孤独了。毕竟母亲也只是三十多岁,在现代有的还没有结婚呢,现在只能一个人在家呆着,也没个人交流说话。赵势暗暗下决心,以后要让母亲开心快乐起来,不能活的暮气沉沉的,让她活出前世里这个年龄该有的朝气。

以后可以按照前世那种比较开明的母子相处方式相处,和古代母子之间大防不同,时不时做一些亲密的动作也很正常,也能让母亲感到自己的亲近和喜爱。这样自己与她亲近些相处,她能开心一些,自己还能把握住其中的尺度,不至于乱了纲常。

赵刘氏缓缓的说:“我怎么会烦你呢,高兴还来不及呢,自从你读书以后,我就想着你要是还在小时候多好啊,天天围在我身边,现在都看不到你人了,我也知道你这是为了苦读,能够高中。但是我就是想你能多亲近我就好了,我一个人在这家里都没个说话的人了。”

赵势听着她这样说,知道她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这几年过得很难,很糟心。赵势慢慢的从后面抱住赵刘氏,双手环着她的肚子,头放在她的肩膀上说:“母亲受苦了,以后不会了,我会好好的对待你,让你过得开心的。”说着,赵势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赵刘氏对他放在腰上乱动的手背打了一下,说:“不要作怪,你和为娘亲近,为娘知道,你可不能胡作非为,乱搂为娘身上的地方。”

赵势用脸在她脸上蹭一下,说:“母亲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乱来的。搂着你只是表达我对母亲的亲近,以后也能让母亲感觉活的轻松开朗一些。那些让母亲感到不妥的动作我不会做的。我只想好好亲近你,弥补前几年的疏远。母亲也不要担忧,我们母子感情深,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只会羡慕我们。”

母子之间又说了一些交心的话,天色已经很晚了,赵势说:“母亲先休息,我回去了,明天再和母亲汇报佃户的事情。”

早上,赵势来到赵刘氏的房间,赵刘氏醒了,却还没起来。赵势从被子里拉着她的手问到:“母亲这是昨天没睡好吗,今天还在赖床,要不要我给你开窗户看看太阳到哪了?”

赵刘氏打了他一下,说道:“就会拿你娘寻开心,还不是你昨天害的,为娘一夜没睡好,你还在这幸灾乐祸,打趣我。”

赵势挨了一下说:“以前没有和母亲亲近,这一下子亲近了,母亲却不习惯了,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叶公好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