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积粮缓称王 第五十一章 辰州、诸天客栈(1 / 2)

天色刚亮,赵府门口就有一辆马车停着,马车后面还有一辆货车,货车上装的是这次杨希菡准备带回临安拍卖的火机和玻璃制品。赵势带着杨希菡上了马车,今天杨希菡又恢复了男装。赶马车的是杨希菡家里的老人,也是她的护卫,有着后天圆满的境界。正是因为杨希菡身边有一位这样的高手,所以他家人才放心杨希菡各地来回跑。

进入马车后,赵势交代杨希菡这些东西带到临安后,不要急着拍卖,反正我们不急,可以选个好时机。拍卖前一定先要每样送一件给到杨皇后,最好能通过杨皇后的口先行宣扬一波,这样就能将拍卖做的更好。嘴上说着有关拍卖的事情,赵势人来到杨希菡身边,将她抱到自己怀里。因为快要分开了,杨希菡只是瞪了他一眼,倒没有反抗,还向他怀里靠靠。但是赵势怎么可能只满足于抱着她,一只手从背后伸到了头上,抚摸着她的头发,一只手从腰间来到了身前。

杨希菡本来在认真的听他说拍卖会的事情,感觉到他的手在作怪的时候已经晚了,赵势的已经在身前抱着她了。杨希菡打了一下他的胸膛,说:“不要得寸进尺,赶快拿开。”

赵势并没有听话,还示威似的使了使劲,给杨希菡疼的一声娇喊,她看赵势没有听话的意思,将一只手伸到赵势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把,只拧的赵势龇牙咧嘴,赵势也只好拿下抓住她身前的手。杨希菡刚送了一口气,赵势却印上了她的红唇,给她来一个长长的吻。

等亲完,杨希菡有点生气的说:“要死了,不要闹了,我们还没有走过三媒六聘,你再得寸进尺我就把你赶下去了。”

赵势这才老实下来,可怜兮兮的对她说:“就算走过三媒六聘拜过堂,只要你不突破到先天境界,我也不能洞房花烛破了你的身。因为最低也要到了先天层次后破身才能不影响你以后的修炼。否则以后要发大精力剔除以前的元阴中的阳精。”

杨希菡听他这样说,咯咯的笑着说:“活该,让你满脑子坏东西,既然被我知道了这个事,以后我就不突破先天了,让你以后看着吃不着。”

赵势恶狠狠说:“你也太狠了吧,我先收点利息先。”说完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一下,逗得杨希菡又哈哈哈的笑着。

自从知道了赵势不能咋着自己,杨希菡也不怕赵势了,一路上想法子逗着赵势,就想看他气急败坏看着吃不着的样子。赵势被她撩拨的,一直碎碎念着自作孽不可活,又引得杨希菡一阵开心的大笑。他们都是聪明人,一路上谁也没有提及分别的话题,都尽力找些开心的话题在说。在这欢声笑语中,也冲淡了即将离别的悲伤。他们正玩闹着,马车来到了长江的渡头,两人各自整理了一遍衣服,这才先后出了马车。看着下人将货送上了货船,赵势和杨希菡越发不舍了。

最后赵势想了想说:“姐姐此去临安,等我半年,过年后我就去临安找你。我这里有首诗送给你。”

杨希菡收拾一下离别的心绪,说:“你这解元流出来的诗词也就两首,你送我的这一首一定要和以前写的那两首一样好,写的不好我可不依的。”

赵势一边对她说着放心,一边拿来笔墨,摊开宣纸。杨希菡给他化开墨汁,研磨着墨汁,赵势拿起毛笔润了润笔,在宣纸上写到:江陵送情

几阵杜鹃啼,却在那,树荫深处。小禽儿,唤得人归去,唤不得愁归去。

离别又夏深,最恨也,多情叶絮。恨柳丝,系得离愁住,系不得离人住。

杨希菡读了两遍,声音变得有些哽咽,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赵势见状说:“姐姐不要哭了,哭的我都不舍得你离开了,真想强行将你留在我身边。我还有半年时间就去找你,时间也不是很久的。况且离别是为了更好地相遇,等年后见你,我就带着丹药一起找你,让你突破到先天境界好不好?”

杨希菡也收拾了一下心情,说:“那就说定了,到时候带不来丹药,我可要惩罚你的。”

过了一段时间,货船开始催促了,赵势看着杨希菡上了船,没有进入船舱,而是驻足在船头看着赵势。赵势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快进船舱去。他却在岸边站着,一直到船慢慢的远去,看不到人影。收拾一下心情,牵来马匹,一路向着西南而去。

赵势随着官道骑着马走走停停,一路上遇到美好的风景都会停留驻足观赏,赶上城镇就在城镇过夜,赶不上城镇,就在野外寻找合适的位置休息一夜。这一路上,他有时在官道上策马飞奔,有时漫步在乡间小道,兴致来了还会舞会剑、写首诗、画幅画。

这样走了三天才来到辰州城,他在辰州城内逛着,看到有一家悦来客栈,心想还真是有江湖就有悦来客栈啊,这悦来客栈背后的主人不会是一个诸天大佬吧,已经将客栈开设的遍布诸天万界,成了诸天客栈了吧。我等会进去可要好好观察一下。心中这样想着,牵着马匹来到客栈门口,将缰绳交给小二,交代小二哥喂它上好的草料,然后跨步进入了客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