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打墙(1 / 2)

2019年11月30日阴该死的学校再次剥削了学生周六后才放虎归山

万俟丰被学校关了整整六天后,难得回家一趟,收拾收拾囤的脏衣服和周末一大堆各科作业就出了寝室楼。

明州高级中学是甬城的一所公办一级重点高中,里面可谓人才济济,每年不乏有高考考入清华北大的尖子生。

甬城,位于中国江浙省东部沿海,是较发达的一个港口城市,民营经济发达,甬舟港是世界第一大深水良港,是华国进出口贸易和长江上下游互通的门户,古时候又是文人墨客争相拜访的天堂,素有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美誉。

按理说,万俟丰应该也是中考层层选拔后的人才进入的这所重点普高,但没曾想曾经初中的遥遥领先在这吃了闭门羹,倒数第一。

我们镇的初中教育水平是得多差啊,这一上高中就去垫底的,他不时会有这样的想法。

万俟丰其实一开始受挫还是有自尊心的,他也试图赶上其他人的脚步,但是三番五次的打击下,他反而平静了。

这哪是努力可以弥补的,这简直就是一群神经病,学习的刷题机器,还是人工智能的天赋。不比了,反正不会更差了,就这样混着吧,再差也应该能混个本科。

从此在魔鬼般的学习进程中,万俟丰活出了一种悠闲,这可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小机灵鬼啊,当然也是老师眼中已经放弃治疗的差生。

公交车站就在学校大门不远处,走几步就到了,这个时间按理说应该有很多人等车才对的,奇怪的是现在车站只有背着瘪瘪的书包和拎着鼓鼓的行李包的万俟丰。

但是马路上车来车往依然很正常,学校大门进进出出也有不少人,但是就是这个车站没有第二个人过来等车,只有三三两两几个同学走过。

万俟丰读书相对于学霸学神们来说是不擅长,但是要说智商和情商还是优于大多数普通人的,特别是在对身边事物的观察上,毕竟不是那种会专心学习的那种人,思维比较发散。

虽然有所奇怪,但是也没深究,因为这时等的公交车已经到站了,刷学生卡上了车,还有几个空位,随便找了个坐下,放下包伸展了下身体。

定睛看去,万俟丰今年读的是高三,因为以前跳过一级,现在还不到18周岁,但是身形已经彻底长开了。

估摸有个180身高左右,身型匀称,短发小脸,五官已经长开,立体有线条,眼神倒是迷茫,不对,应该说高中三年一直都是过得浑浑噩噩的。

虽然是重点高中,大伙基本都投入在学习中,又虽然万俟丰是个差生,但是奈何人家长得帅啊,还是吸引了一波迷妹和暗恋者的。

只是万俟丰从来对感情这种事懵懵懂懂,不深究也不正面回应,所以过得还算风平浪静。这也是老师们对于万俟丰倒数总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去的主要原因,第一是人家帅,当个花瓶也好,二来人家不给你惹事生非,就谢天谢地吧。

话说再过几个月就要放寒假了,不知道苦逼的高三狗们能休息几天。

公交车缓慢的行驶着,靠着窗边不时看向窗外,外面阴沉沉的天,感觉随时都要下雨的赶脚,一辆辆行驶而过的私家车多了起来,应该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开始变得堵了。

公交车走走停停,万俟丰从小就晕车,虽然现在好多了,但是碰到走走停停频繁的公交车,以及众多的汽车尾气,还是头晕恶心了起来。

因为家在偏乡下的地方,还要坐挺久的公交车,为了减轻难受,万俟丰选择了闭上眼休息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万俟丰醒了过来,车上已经没有其他人了,车还在行驶着,空荡荡的,司机机械的靠站停车,又起步开往下一站,重复着这些动作。

清醒了一会,万俟丰发现不对劲,这条路上只有自己坐的这辆公交车,高峰期的车都没了,来往的一辆车都没有,虽然自己家的这条公交路线后面比较偏僻,但是也不至于一路上这么安静。

公交车仍然停停走走,这条路越来越陌生,万俟丰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在下一站停靠的间隙下了车。拎着大包小包,走在这条安静得诡异的路上,没错,这不是回家的线路,太奇怪又太蹊跷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