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九曲天水阵(1 / 2)

神无尊者 梦溪笔记 1149 字 1个月前

荷月的另一只手才刚接触到玉台花,另一只手的净水珠顽强反抗,把荷月直接震飞出去。

荷月踉跄摔倒,刚一爬起来要反击,就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哼!”荷月冷哼一声跑了。

柳惜弱起身要追,没走两步又是口吐鲜血,萎靡倒地。

韩世杰刚接近这座岛时就感觉到范海的气息,担心范海反悔杀了荷月,所以急忙跑来,只发现重伤的柳惜弱。

“快!快扶我出去,我要封锁烟雨楼,不能让歹人逃之夭夭。”

柳惜弱当时是又悔恨又绝望,悔恨的是自己没有尽宗主的责任,让烟雨楼混进间谍,又恨自己大意跑到杏花岛来疗伤。

绝望的是烟雨楼的至宝净水珠被别人抢走,还是在烟雨楼中当着自己的面抢走,柳惜弱死的心都有了。

倒在地上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歹人远遁,自己只能干着急,差点急火攻心晕过去。

好在碰到熟人,柳惜弱又燃起希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呼喊着韩世杰。

“你这伤比回来的时候还重。”韩世杰扶起柳惜弱,只觉得她挺惨的。

柳惜弱还是不能行走,直接依靠在韩世杰的背上说:“背我出去,麻烦你了。”

韩世杰知道事态严重,二话不说出了杏花岛。

在两座岛之间的桥上碰到了幕长老,幕念慈看到副宗主的伤势后大惊失色。

柳惜弱取下腰间玉佩说:“传我口谕,烟雨楼开起九曲天水阵,全宗弟子进入警戒状态,不许任何人进出烟雨楼,违令者斩!”

“是!”幕念慈感觉到事态严重,又担忧的问:“副宗主,要不要我先背您回圣地疗伤?”

柳惜弱严厉道:“快去!不用管我。”

“是!”幕念慈不敢多说,拿着玉佩传令去了。

幕念慈走后,柳惜弱愧疚道:“应该还来得及,全怪我大意,不然烟雨楼的基业会毁在我的手中。”

韩世杰噗嗤一笑,把柳惜弱笑懵了,狠狠瞪着韩世杰说:“你有没有良心?我烟雨楼毁了你很开心吗?弟子们是无辜的,我不想她们受到牵连。”

越说越气,柳惜弱掐了韩世杰一把,把韩世杰掐得直咧嘴。

“我笑的不是烟雨楼的遭遇,我笑的是你,你平时很少在外界历练吧?”韩世杰问。

柳惜弱眨了眨眼说:“是啊,有什么好笑的?”

韩世杰毫不留情道:“没经历过大风大雨,这点小事把你吓成这样,你还太小了,也挺单纯的。”

柳惜弱被噎得满脸涨红,被一个凝气境的小子说得哑口无言,副宗主的她又是瞪眼又是掐肉。

整个烟雨楼开启九曲天水大阵,远远望去,好像四面八方突兀的出现若隐若现的瀑布,水流从天上倾倒绕着烟雨楼,显得更加如梦如幻。

韩世杰背着柳惜弱走在路上,途中遇到另一名长老,这名长老手头上的事刚忙完,柳惜弱也就让她背着自己去圣地疗伤。

韩世杰又回到杏花岛,摘下那株玉台花收入纳戒,只要有它在,范海就不能胡来。

荷月嘴角流着血丝,匆匆忙忙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疗伤。

这时的弟子们得到副宗主的通知,全都临阵以待听后调遣。

一名女弟子看到还有人在瞎逛,呵道:“这时候还乱跑什么?你想违抗命令吗?”

荷月突然抬头,把那名女弟子吓了一跳,只见荷月脸上缭绕黑气,双眼阴毒,让那名女弟子连连后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