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斩金丹(1 / 2)

神无尊者 梦溪笔记 1150 字 1个月前

“结束了吗?”剑狂感觉不到司马羽的气息了,他全身一松,双眼一闭昏迷过去。

韩世杰上前去扶剑狂,探了探鼻息,这才松了口气。

不曾想废墟中一声炸响,司马羽重新出现在韩世杰面前,他衣衫破烂,面容扭曲。

“差点着了道,韩世杰!我为了杀你费尽心思,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你活!”

司马羽双手平伸,身影笼罩在一片水幕中,这是他生平全力一击,耗尽了所有的精气神。

一掌轻推,大安山所有山峰摇摇欲坠,韩世杰身处的地方更是中心点,沙石泥土都化作青烟。

韩世杰反而轻声笑道:“你我俩人一直救来救去,现在换我了。”

一道光柱冲破云层,隔绝了周围的压迫,韩世杰走出九步,一手指天说道:

“我神无以自毁仙途为代价!敇令天道法则,以天道法则为剑,斩!金!丹!”

言出法随,与天地接壤的光柱化成韩世杰手中剑,九九归一剑。

一剑而出,司马羽全力一击尽毁。

司马羽双眼突出,嘴中不停嚷道:“这不可能!”

夺目的剑气划破长空,毁尽一切,大安山不复存在,剑气把司马羽的肉身和魂魄摧毁。

柳惜弱呆立在空中,看着眼前的事发呆,阻挡柳惜弱的白龙岛虚像也空消失了。

韩世杰修为一落千丈,彻底成了凡人,丹田也布满裂痕,砰的一声炸碎,登仙台消失,长青藤和铜钱,还有一道紫雷飘浮在破碎的混沌空间中。

韩世杰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天空心情复杂,最后千言万语只化成几句话:

“天机图啊天机图,我现在修为尽失,你再选个传承者吧,血妖的事我无能为力了。”

血红色的天机图出现在韩世杰面前,可能是因为韩世杰的丹田自毁,唤醒了沉睡的天机图,它上下起伏不定,像是在打量什么。

“嗖”的一声,天机图钻入韩世杰的丹田处,它在破碎的混沌空间卷动,画卷一抖,韩世杰原本破碎的丹田与天机图合为一体。

“这……!”韩世杰惊讶地摸着丹田位置,检查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情况。

唯一的不同就是失去的修为似乎隐隐有恢复的迹象。

柳惜弱带着愧疚而来,开口第一句就是“对不起,没能帮上你。”

韩世杰笑道:“你有什么对不住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剑狂他……?”柳惜弱看到昏迷不醒的剑狂,担忧道。

“没事,只是昏迷无大碍。”韩世杰道。

柳惜弱放下心。

两人准备带剑狂走,忽然剑狂睁开眼,整个人立了起来。

韩世杰和柳惜弱心头一跳,全都警惕的盯着。

“剑狂?”韩世杰试探着问。

剑狂双眼无神,没理会韩世杰的话,他木讷的转身。

柳惜弱上前去拦,剑狂一剑劈来,柳惜弱灵活闪身,一掌拍在剑狂的后脖颈,剑狂当场昏迷。

“他神色不对劲。”柳惜弱道。

韩世杰皱眉道:“先回烟雨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