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仇敌(1 / 2)

神无尊者 梦溪笔记 1208 字 1个月前

过了半响,韩世杰悠悠转醒,有气无力的看着宣灵儿,问道:“你搞什么?”

宣灵儿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是那个老淫贼,老淫贼对我图谋不轨,我中了他的封印,醒来后以为他在我身后,所以我就出手了。”

“那你没事吧?”尘天涯担心的问。

韩世杰差点吐血,骂道:“我两次卖力不讨好,你连安慰都没有。”

尘天涯嘿嘿一笑。

宣灵儿回答:“老娘我视死不从,那老淫贼把我关在客栈里,说要晚上洞房,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韩世杰说:“你没事了,还好我们及时赶到。”

尘天涯握住宣灵儿的手,真诚的说:“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一心一意对你。”

这算是表白了,宣灵儿拍了拍尘天涯的肩膀说:“老娘当你是兄弟,你倒是想谈恋爱。”

尘天涯好像早就习惯了,不以为然的说:“滴水穿石,我一定会娶到你的。”

等到结果的醉汉正闭目养神,这时他缓缓睁开眼,呢喃道:“终于解开封印了,这次我不会失手了。”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巫永和匡俊虽说没能生擒活抓,事情也只能这样了结,回到县里把事情和县长交代一下就算完成了。

路上宣灵儿一直沉默寡言,和宣灵儿相处最久的尘天涯看出问题,问道:“怎么了?”

宣灵儿半天才开口:“你们先去县里,我想找宗主帮我个忙。”

尘天涯指了指韩世杰,挑了挑眉说:“宗主在这呢。”

宣灵儿神色越来越悲伤,压制着情绪道:“我之所以要回宗找宗主,是因为那个醉汉是我的仇人,他杀了我全家,现在要是再碰到他了我一定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这话一出是石破天惊,尘天涯收起玩世不恭的模样,再次确定的问:“杀父母之仇?”

宣灵儿点点头,找了块石头坐下,同时示意韩世杰和尘天涯也坐下,她才把事情从头说来。

宣灵儿在五岁时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父亲慈爱,母亲温柔又善良,父亲以打鱼为生,一家三口过得虽说清贫了点,但对宣灵儿来说是很好的了。

有一天,一个修士拿着个酒壶在路上闲逛,步伐轻飘的他喝完最后一滴酒,他脸颊涨红,环顾四周寻觅着哪里有酒。

五岁的宣灵儿在门口玩耍,母亲在菜园浇水,父亲在编鱼网。

醉汉见此处有人家,摇摇晃晃地来到门前,含糊不清的问道:“你有酒没?”

父亲看他是酒鬼,家中也有两壶酒,好心的说:“送一壶给你吧,不过酒要少喝,对身体不好。”

说着就进屋拿酒。

醉汉打着酒嗝等着,看到浇菜的妇女,醉汉起了色心,过去就要摸妇女的脸蛋,嘴里还说道:“好个小美人,挺好看的。”

妇女吓得躲到一旁,抱着宣灵儿就往屋里走。

进屋拿酒的父亲也出来了,见此景怒道:“你放尊重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醉汉呵呵冷笑:“放尊重点?我一刀捅死你。”

刀光一闪,醉汉抽出短刀就砍,父亲担心醉汉伤到母女俩,挺身与醉汉拼杀。

两人都有点修为,最后是醉汉伤到了宣灵儿的父亲,她父亲拼命拦下醉汉,让母女两快跑。

母亲为了孩子的安全,只好哭着离开,不料醉汉抛出短刀,短刀刺中妇女的后背。

一个弱女子撑着最后一口气走出一段路,油尽灯哭时,妇女笑着对宣灵儿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