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卖风(1 / 2)

神无尊者 梦溪笔记 1138 字 1个月前

他老婆是个胖胖的妇女,嘴角一颗美人痣,正躺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听到死鬼在门外大呼小叫,她不悦道:“死鬼你是偷了人家裤子还是撞了鬼,没事别鬼哭狼嚎的。”

樵夫推开院门,朝左右两边看了一眼,然后关好门,低声对老伴说:“我在山中捡到宝了。”

老伴闻言双眼放光,一下蹦了起来,激动道:“东西呢?”

樵夫摊开双手,手中一团风,他老伴笑容一僵,举起巴掌扇了过来,打得樵夫眼冒金星。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拿个屁就想唬弄我是不是?”老伴卷起袖子就要再打。

樵夫一只手捂着脸,委屈的说:“老伴,你见过屁能捧在手心不散的吗?”

这话让妇女回过味,又看向那股风,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

樵夫说:“这是宝贝。”

于是他把事情经过一说,老伴惊奇道:“应当是宝贝,你知道叫什么吗?”

樵夫摇头。

妇女小心翼翼地把风藏在柜子中,说道:“晚上点了蜡烛再看,我听说很多宝贝要在晚上才会露出端倪。”

到了晚上,他们把房门关好,从柜子里把风拿出来,先是呼唤,然后揉捏,见没反应,妇女一狠心把风放在火上烤,樵夫吓得一激灵,担心被烧坏了。

“没用的宝贝。”妇女烧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一把将风摔在地上。

樵夫也有些失望,无精打采的坐在床边。

“睡觉睡觉,明天还有很多家务事要干。”妇女吹了蜡烛就是睡觉。

樵夫心疼老伴,不忘给老伴捶捶背,捶着捶着两人就亲上了。

“两位,这里是哪里?”地上的那团风忽悠一下成了人形,韩世杰一出来就是问话。

“妈呀!”樵夫和妇女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抱做一团紧张的问:“什么人?我们家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好偷。”

韩世杰打开房门说道:“我只要问明白这里是哪里,不会打扰你们睡觉。”

“这里是王家村。”樵夫回答。

韩世杰准备走,又“嗖”一下变成风在原地打转。

妇女这次看得清清楚楚,捶了樵夫一拳骂道:“没用的东西,他除了变来变去又不能变钱,要他有什么用,半夜里吓死个人。”

樵夫突发奇想的说:“我听过一些故事,说不定这种成精的宝物真能报恩,会给我们钱。”

妇女气消了些,把风抓了进来放在柜子中,又跑到床上休息去了。

刚睡着,柜子忽然打开,韩世杰滚了出来,头昏脑涨的说:“真要命,什么时候是个头?”

樵夫两公婆又从梦中惊醒,妇人怒不可遏,搬起板凳就要砸韩世杰。

韩世杰稍微动用一丝灵力,妇女和板凳就定在原地,韩世杰好言好语的说:“这位大婶火气别那么大,我也不想打扰你们睡觉,只能怪邪风的手段刁钻古怪,我一时破解不了。”

妇女心中骂道:“你眼瞎是不是?本女子貌美如花你竟然叫我大婶。”

樵夫见老伴像中了邪,指着韩世杰说:“你干了什么?”

韩世杰一笑,妇女又活动自如,韩世杰拿出地图看了看,微微点头:“不是特别远,先回去再说。”

刚走出大门,韩世杰又变成了风。

妇女尖声怪叫道:“太邪门了,这东西不能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