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气象(1 / 2)

自从和大牛爹谈完那番话后,焦萧总感觉不可思议,甚至一度怀疑这个便宜爹忽悠自己。

毕竟,这也太恐怖了吧。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不过转念一想,都踏马国破家亡了,也不见出来个主持公道的。

换算一下就是。。。。

等等。

换算一下?

他记得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不知道真假,说的是:有个乞丐在乞讨的时候,有个人好心的给了乞丐10块钱,自此以后每天上班都能遇到这个乞丐,久而久之,对好心人而言成了一种习惯,而乞丐也慢慢的适应了这种保底收入,甚至刮风下雨的时候也来拿这10块钱。

自然,从一开始的感恩戴德,变成了打卡上班领工资。

最终,经济危机来了,每天的10块钱对好心人成了一种负担,犹豫之下,这天好心人只给了乞丐5块钱。

当即乞丐大怒!你贪污我的钱?对得起我每天辛辛苦苦的上班吗?

结局自然是乞丐“失业”了。

焦萧秒懂,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他一个搞技术的,根本不知道如何管理三四百号人。

虽然他也想过什么不纳粮,分福利之类的措施,从而让自己深受爱戴,手下人拼了老命也要拥护自己作为大佬的尊严

但那也是临睡前的yy,变相的舔狗罢了。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笨办法了,焦萧觉得爹宝男就爹宝男吧,还是老老实实听大牛爹的话,起码他不会害自己。

而且大牛爹身子骨硬朗,按照现代社会来说正是身强力壮,等他百年之后……

啊呸!

总之,就和明星一样,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保持住人设就行。

而大牛爹就相当于自己的经纪人,管钱管粮管粉丝。

“嘿嘿,这么一比喻我这心就落地了。”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焦萧这才愉快的回到森林副本。

刚一回来,就发现扎堆的人少了很多,纳闷之余便看到许多白花花的人遛着鸟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手里还拿着一块不知道从哪儿裁剪下来的布擦拭着身体。

这是去洗澡了?

等发现焦萧正盯着他们看,下意识的垂肩含胸,低头哈腰,活脱脱的明清草民形象。

焦萧看着不知所措的这些人,只好露出一个宽厚的“领导微笑”,挥手示意他们忙自己的去。

心里却暗自吐槽:“好歹裹件衣服啊,也不害臊,不怕被女同志看到告你耍流氓啊!”

然后又一群洗漱完毕的女同志走了过来……

同样的“不能描写,但和男的一样”的形象

焦萧石化了……

飞快的转移视线,尴尬的眼睛飘到别的地方去,就连这群女同志路过,也是心惊胆寒,不敢大气呼吸。

还别说,先前被小螺丝烧毁的森林,这时候已经被整理成一片方方正正的耕种田。泛黄的土地上已经出现一丝绿色嫩苗,好似斑秃的脑袋……

“这才几天,涨势这么快吗?”

没种过地的焦萧也只能归功于地肥长得快。

好在随着大牛爹的召唤,焦萧这才摆脱了这种尴尬,飞快的跑了过去。

看着大牛爹正鼓捣一件白色“衣服”,焦萧好奇的问道:“这是用那些鱼人皮做的吗?”

说着还好奇的上手摸了摸。

干燥光滑,细密的鳞片好似金属,摸着还挺带感。

估计是没有能工巧匠的缘故,做出来的模样略显简陋。

最新小说: 在忍界签到一年的我已经无敌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CFHD太初归途 主播忙去恋爱了 某科学的海贼 限定月读二三事 魔王一身都是肝 才不是魔女 联盟从替补席走向全华冠军 开局签到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