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情报局的小动作(下)(1 / 1)

作为罗格纳侯爵信任有加的左膀右臂,施莱登家历来都是为诺蒂亚州领邦军效命的。而现任当主更是三位诺蒂亚州领邦军的军团司令之一,地位等同于正规军上校。

在内战之后,贵族们和帝国政府就领邦军的规模问题有着许多尖锐冲突。尽管罗格纳侯爵在皇帝面前并未受到苛责,而他接受奥利巴特皇子的劝诫,提前宣布退出贵族联盟的举动也为他加分不少,但这依然不能抵消他的责任。特别是在数年间对皇帝交予他的扎克森铁矿山的监管中监守自盗,运出的数十万吨铁矿石成了贵族联军起兵时用于制造和正规军战车军团抗衡的机甲兵的主要材料。鉴于这一点,为了在皇族的威信、宰相的野心和贵族们的势力当中寻求平衡,帝国军情报局早已经拿着许多从各种渠道搜集而来的材料找上门去,要求诺蒂亚州的统治者家族让步。

在经过思考之后,罗格纳侯爵想明白了这背后的深意。皇帝并非是不再相信自己的忠心,而是不太可能为了自己而让奥斯本宰相的某些努力打了水漂。但是,奥利巴特在内战后的势力却再一次扩大,使得罗格纳侯爵明白这才是皇帝的后手。自己同奥利巴特亲近的话,那么道理其实就还是一样的;谁不知道当初不起眼的庶出皇子已经取代了贵族派,成了宰相眼中推进下一步的巨大障碍?

内战时的那次会面后,罗格纳侯爵才明白自己是被凯恩公的话语给蒙蔽了。皇帝对宰相的放纵并非是因为宰相架空了皇帝,恰恰相反,皇帝对于这一切基本上全部了如指掌。换句话说,宰相才是最清楚所谓“圣心”究竟包含怎样想法的人。皇帝不说,但是罗格纳侯爵能明白,有些事情是非奥斯本宰相不可的,而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就贵族们指明了奥利巴特-海利加的联合势力这条新路,则是皇帝对于自己这位兢兢业业效力三十多年的老臣的体面。

自己或许会如同艾尔巴雷亚家那位,不得不就此退出权力一线,但是仍然得以体面地度过晚年。也许只有「四大名门」当中的海恩斯侯爵依然可以作为长老级别的贵族抛头露面主持一段时间的秩序,而那也和他一向稳健的作风不约而同;而时候一到,以自己那个不肖女儿为首的年轻贵族们就将会取代他们这些老骨头,成为贵族们的领袖,而考虑到他们和奥利巴特那个派系无比亲密的关系,或许那时候的帝国会比现在更加团结,更加井然有序吧。

想通了这一点,罗格纳侯爵也就不在纠结。他把原本庞大的诺蒂亚州领邦军拆散,但是条件却是有关铁矿山和「r.f」相关的事务要全部由皇子殿下作为代表处理。本来打算扯皮一段时间的情报局一时愣在那里,而罗格纳侯爵那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却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在情报局得到来自上级的更进一步指示之前,他已经封锁了铁矿山的所有出入口,通过军界的人脉请来了奥利巴特嫡系部队的人把守出入口;同时他以让渡部分罗格纳家在「r.f」股权,且软禁了在内战当中做出失态行为的弟弟,海德尔&a;ddot;罗格纳为条件,向伊琳娜会长争取到了妥协。

最终,达成的协议如下:诺蒂亚州领邦军裁军65%,在两年内执行,来自帝国政府的代表每个月都会前来检查进度,退役军人的待遇问题可以由诺蒂亚州方面自行决定,不过各类重武器的采购和装配计划必须被取消。扎克森铁矿山事件的全部调查将由奥利巴特殿下组建一个独立的调查团进行,仅有「铁道宪兵队」的部分当事人被允许以证人的身份参与,情报局整个被排斥在外。罗格纳侯爵交出了一小部分第一制造所的资源给了伊琳娜会长,作为回报,伊琳娜允许一部分诺蒂亚州的贵族加入公司的理事会,并且派遣他们出任公司中的实权职位,而不是一些高薪闲职。这使得围绕着诺蒂亚州****暂时落下帷幕。

海利加这下明白了。此前作为领邦军高层的施莱登子爵在这种情况下就成了烫手山芋,情报局和帝国政府都不太希望他能够继续留在军队中,那么进军商界也就是罗格纳侯爵能够想到的最好安排。毕竟施莱登家是武贵族,是没有封地的;若是单独拿出一块土地给他们,搞不好会闹得更大。

按理说,这也算是个还不错的结局了。但是很显然,施莱登家遇到的问题还没那么简单就能解决。似乎是情报局方面决定再加点压力给他们的样子。也正是这一点坚定了他投奔到皇子麾下的决心。

“黑名单?”海利加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情报局的吗?”

“是。我问了,但是他们以保密条例拒绝回答。我自己私下猜测,是不是可能是因为我在军队时的一些行为......嗯......”

“是说你们夺取监视塔的时候,很明显和共和国军队串通好的事吧。”海利加一点不给面子地打破了他的支支吾吾,“但那不是贵族联盟作为一个整体敲定的吗?用得着波及具体执行人?”

“我也是这么问的。情报局那边只是说,在调查结束后会给我们一个结果的......在那之前,我被冻结了大部分家族资产,而且包括我在内,我家里人也会经常被情报局的调查员们约去,问许多无聊又让人不耐烦的问题,很显然是想要找到些什么蛛丝马迹的样子......虽然我觉得也不至于会真的有什么损失,但是这样下去很折腾人啊。”

“可这事又完全合法合规,没有能够驳斥他们做法的借口。”海利加这样说道,心中却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和卡尔瓦德政府狼狈为奸这种事,是他和奥利巴特都不太能接受的,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好事,他完全不需要参与其中,“你不如感谢罗格纳侯爵作风正派,外加诺蒂亚州的军事法庭已经被取缔。否则的话,麻烦搞不好会变得更大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