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好久不见(1 / 2)

徐哲要走出天骄楼。

章常得知后,有出言劝阻,但也并未太过坚持,便随了徐哲的意思,只是派了几个人,暗中保护。

若是以往那些天骄,章常定然百般劝阻,离开了天骄楼,一切安危都很难说。

可徐哲不一样,这一位凡人血脉,灵根杂乱,章常都觉得估计没什么人会对他下手。

而徐哲离开天骄楼后,便直接来到街道对面的客栈。

他手中拿着瑶池圣地的会客书函,里面只有短短一行字:“徐哲,我等为林圣主带话,速来昌运客栈。”

姿态很高,也很无礼。

但徐哲还是来了,他想知道,林可仪给他带来什么话。

“咚咚!”

客栈小二亲自带徐哲来到一间厢房外,敲响了房门。

房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厢房内,几名样貌姣好的女子,正端坐在沙发椅上,面无表情,双眸轻闭,似在闭目养神修炼。

唯有一名年长女子睁开了眼眸,淡漠看向徐哲。

“徐哲,会客书函我们已经递去多时,为何还这么晚来?”年长女子一开口,便老霸道了,居然问责徐哲没有第一时间过来。

“有事耽搁了。”

徐哲面带温和笑容,走入房中,在一张沙发上坐下。

不动怒?是喜怒不形于色,还是本就脾气好?

年长女子眉头皱了起来。

她沉默了少许,并未多说,取出一枚镶嵌着黑曜宝石的戒指,放至桌上,淡漠道:“此物名为储物戒,林圣主有些东西赐予你,皆在其中。”

赐予?

徐哲依旧笑着,这女人说话用词还真刻薄。

而且按照你们判断,我凡人血脉又灵根杂乱,岂不是修炼极慢,更别提打开这枚储物戒了。

这是想为难我?

“她带了什么话给我?”徐哲还是笑着。

“也在储物戒中,你自行查看。”

“好的。”

徐哲点点头,伸手拿起储物戒,起身便要离开。

“慢着,还有一事。”

年长女子突然叫住了他,沉声道:“北地洲有位大人,让我们带话给你。”

“没兴趣,不用了。”

徐哲笑着摇头拒绝了,此前在山谷中,依稀听到有人提及,北地洲有个人,似乎对林可仪有意。

“徐哲,此事并非你能决定,北地洲那一位有话要给你,你无权拒绝,只须听着便是。”

年长女子神情冷冽。

徐哲脸上的笑容逐渐收起。

旁边,一名原本闭目养神中的白衣女弟子,陡然睁开了双眸,淡淡道:“且听一听吧。”

徐哲扭头看向她,随即一怔。

衣服挺白,脸也挺白,但不认识。

可是眼神似乎有些熟悉!

“我若是就不想听呢?”徐哲似笑非笑道。

年长女子脸色顿时一寒:“这可由不得……”

“罢了,不想听就不听吧。”

突然,白衣女子缓缓站起身,打断了年长女子的话。

年长女子不由得一愣。

旁边另外几名闭目中的女弟子,也纷纷睁开了双眸,一脸错愕的看向那名白衣女弟子。

年长女子反应过来,大怒道:“陆琳,你……”

这一次,年长女子的话还是没能说完。

白衣女子仅是纤手一挥,年长女子与另外几名女弟子,当场便眼珠子一翻,昏迷倒地。

厢房之内,只剩白衣女子与徐哲还站着。

白衣女子则将目光扫向房门,淡淡道:

“曲红袖,这里没你的事了。”

“我只是路过,徐叔叔,那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啊。”

门外传来曲红袖的声音,渐行渐远。

白衣女子依旧盯着房门:“你这么感兴趣的话,不如进来听?”

“我才没兴趣,试试你身份真伪而已,原来只是来了一道化身,那我不怕你,但这次我真走了。”

很快,门外再无半点声响。

白衣女子这才看向徐哲,眼神里闪过一丝迟疑,随后变得很平静。

“好久不见,徐哲。”她淡淡说道。

“确实……好久不见。”徐哲笑着。

眼前这白衣女人,他应该感到陌生才对,确实没见过。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隔一万年了,还是因为一个眼神,轻而易举的辨别出,眼前这位大概是林可仪。

当然,从林可仪与曲红袖的几句对话中,徐哲也能确定这是林可仪的一道化身,易容而来。

此时,

厢房内被沉默笼罩着。

两人互道一声“好久不见”,便不约而同的没再言语。

林可仪很平静,徐哲更平静。

林可仪端详着徐哲,似乎在回忆着,她有些想不太起来,曾经的徐哲应当是什么样的。

徐哲也在看着林可仪,却什么情绪也没有显露,仿佛只是在等待而已。

“这是一种术法,遮掩容貌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终于,林可仪开口了。

语气依旧很平静,没有刻意保持距离的淡漠,却是很自然的一种生疏。

说话间,她脸上的容貌也逐渐发生改变,五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轻轻蠕动,化成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你比以前好看了。”徐哲笑道。

“谢谢。”林可仪也笑了,然后又道:“你好像对一切都波澜不惊,从认出我,再到我展示出的一切法诀,你都很平静,你以前就是这样吗?”

“大概吧。”

徐哲不可置否。

自己以前是不是这样,还真想不起来了。

“你好像也很平静,似乎对于我能认出你,并不感到意外?”徐哲说道。

“你刚刚醒来,对我应当还很熟悉,能凭感觉认出我,也属正常。”

“也许吧。”

“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还没想好。”徐哲摇了摇头,说的是实话。

前世他的修炼之路,几乎等同闭门造车,修炼的法诀是族中挑选的,到什么境界该服用什么丹药,也由族中提供,实战历练也只是与族中强者幻化出来的分身进行搏斗,最后愣是能成为仙帝。

不得不说,还挺舒服的。

如今魂归自己的肉身,若是继续修炼仙帝法诀,起步得消耗不少天材地宝,这青赐大陆灵气这么弱,能有自己需要的那些灵药吗?

就算有,别人凭什么会给?

自己又凭什么怎么去争?

好在自己脑中储藏着大量法诀,当中就有几种法诀,比仙帝法诀强大,前期消耗的天材地宝似乎不大,但修炼条件颇为严苛。

所以得花时间好好想想,规划一番。

“徐哲,刚才我想让你听北地洲那位给你带的话,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时,林可仪脸色恢复了平静,多了一些认真。

“大概是合理的跟我提分手,或者是让我知道一下,与那个人的差距有多大,好让我死心?”徐哲说到这,一笑:“哈哈,开玩笑的,印象里你不是这种女人。”

林可仪摇了摇头,凝重道:“我与你划清关系,原因有很多,但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北地那个人,还无法入我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