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不愿意(1 / 2)

“莫非……此徐哲非彼徐哲?”一名瑶池女弟子狐疑道。

“师妹你傻了吗?此人的声音容貌,包括灵根资质,就是那个徐哲。”

“我意思是,这个徐哲会不会也是邪魅所化?”

“不可能。”

年长女子摇头,沉声道:“邪魅化人是为了更容易接近蛊惑我们,但方才我们灵气消耗颇大,我说尽量坚持到天亮,实际上你们心中都有数,继续打下去,不出半个时辰,我们灵气便已耗尽。”

“师姐说得没错,这种时候,他们没理由安排个假徐哲,来折腾这么一出,反倒给我们争取时间恢复灵气。”

一名女弟子点头道。

其他人面面相觑,皆沉默。

邪魅确实没必要这么做,那只有一个可能了。

徐哲,这位第一百个觉醒的天骄,绝对不是她们先前看上去那么简单。

从白天到现在,不过区区几个时辰,他却已然踏入练气期。

并且看他浑身灵气充沛,容光焕发,恐怕是无限接近练气圆满。

“不对,退一万步讲,纵使他真是练气圆满,始终也只是练气期,这些邪魅凭什么对他如此忌惮?”年长女子反应过来,眉头紧皱。

“定然是他身上有某种至宝,无论是他这身修为,还是那些邪魅对他的忌惮,定然跟至宝有关。”

“没错,你们仔细看,林圣主给的那枚储物戒,已经在他手里,陆琳可能也没有得手。”

“那除了林圣主与徐哲之外,恐怕没人知道储物戒里究竟有什么,但从眼下这情况看,定然有至宝。”

几人说完,眼神变得炽热,焕发了光彩。

“先想办法让他助我们突围,到时若有机会,夺他储物戒。”

很快,年长女子做出一个抉择,其他几名瑶池女弟子,皆面露喜色,点头赞同。

……

而此时,以殇幽儿为代表的一众邪魅,正与徐哲僵持着。

徐哲取出的那小块铁片,对于这些邪魅来说,太有震慑力了。

殇幽儿原本以为铁拐婆婆被徐哲所杀,那块铁片是徐哲的战利品。

但有人偷偷告知她事实,铁拐婆婆是被吓跑的,连拐杖都扔了。

殇幽儿听完,差点想骂人。

铁拐婆婆看这家伙一眼,直接扔掉拐杖跑回封印阵?

尼玛。

这真相听起来,比铁拐婆婆被杀了还恐怖好吗?

铁拐婆婆何许人?实力堪比筑基后期,封印阵中排名前十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怕成这样?

殇幽儿不由得皱起眉头,她亲眼目睹过徐哲的实力,无法判断具体有多强,只能确定至少比她强很多。

但若是对比铁拐婆婆,总觉得铁拐婆婆更强一些。

可铁拐婆婆连一战都没有,居然丢掉了拐杖,扭头就跑,这太不正常了。

“想不通。”

殇幽儿挠了挠脑门,决定不再去想了。

她只明白一件事,既然铁拐婆婆都这么怕这小子,那她就得更怕。

“徐公子,你直说吧,要人还是要财,或是两样都要?”殇幽儿直接说道,毫不避讳。

其他邪魅听到这话,也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纷纷安静的看着徐哲。

“这……”

徐哲思索起来,再一次默默数了一下邪魅的数量。

客栈外面四十个,里面十一个,总共五十一个。

那还是委婉点吧。

“姑娘,你很美。但在下……如今只想独善其身,一心求道,不谈儿女私情,也不想要财,强扭的瓜不甜,希望你能理解。”徐哲面露为难之色,迟疑道。

殇幽儿闻言一愣:“徐公子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没听太懂。”

“唉,意思就是我们不合适,请姑娘另寻良配。”徐哲叹了口气,直白的说出拒绝的话。

殇幽儿再次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我他妈……”

不行,不能发火。

这小子特么是个妖孽,得罪不起。

“徐公子误会了,不可否认,你也很美。但我方才的意思是,若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比方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放这几人离开,或是让我们寻些宝物来赠你?”

殇幽儿克制了内心怒火,强行心平气和解释道。

徐哲听完,顿时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长松一口气。

“草。”殇幽儿沉吟道:“是一种植物。”

徐哲一怔。

她是在骂我吧?

肯定是!

我就知道,不该拒绝得太直接,可我委婉些,她又假装听不懂。

唉,女人。

“那姑娘一番好意,在下心领了,人和财,在下都不要,你自己留着吧。”徐哲说完,转身便直接要回天骄楼。

这种时候,务必要让这个女人看一下,我有多么决绝,不能给她留下丝毫念想。

殇幽儿顿时有些傻眼。

都不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