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这番良苦用心(1 / 2)

天骄楼中。

门一关,徐哲脸上又恢复正常神色,带着淡淡笑意。

自从昨日与齐明一战,《正气封魔经》差点失控,徐哲就开始重点关注自己的内心状态,但凡有什么念头不通达之事,就得立马解决发泄。

比如方才回怼一句后,立马感到舒畅,整个人也觉得清爽了许多。

“看来这《正气封魔经》不仅修境界,也修本心,难怪练了就是正经人。”徐哲心中暗自点头,自己对内心的掌控能力,显然有所进步。

几名年轻修士坐在边上,还有些愣神。

西坤洲莫家那位掌上明珠,居然出关了?而且要杀总殿主?

可是这位总殿主,竟直接回怼了一句狠话,现在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笑脸……

当真是高深莫测,不愧是总殿主啊!

几名年轻修士顿时发自内心的感到钦佩,毕竟莫家那位明珠的风评,他们都很清楚。

“好了,我们继续聊刚刚的话题,你们酉鸡殿知道其他神殿的下落吗?”这时,徐哲已经迈步走来,笑问道。

现在最让他感兴趣的,也只有这十二神殿,不管他们什么来历,只要凑齐十二神殿的法诀,《正气封魔经》就能完整无缺。

“总殿主,此事得问部长才清楚。”

“不过以部长的身份,恐怕也无权知晓这些,估计得找我们酉鸡殿的殿长大人。”一名修士说道。

徐哲一怔:“其他神殿的下落,居然如此隐秘?”

“总殿主有所不知,多年前十二神殿发生过大内战,相互争夺法诀,试图融合为一,虽然最终还是失败了,但从那之后,十二神殿便几乎不再密切往来,各自选择地方蛰伏,很少在世间露面。”

“原来如此,是防备自己人啊!”徐哲恍悟。

“咳咳,总殿主……我们几个也只是酉鸡殿旁系弟子,知晓的情况并不多,具体您还得问部长。”几名年轻修士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那你们部长何时会来?”徐哲问道。

此前已经跟这几人打听过了,他们只是酉鸡殿的旁系弟子,资历尚浅,还无法传承到酉鸡殿的《羽焰诀》,当然,这法诀在徐哲眼里,正确的名字应该为《太阴火莲》。

所以想要见识甚至得到《太阴火莲》,只能找他们口中的那位部长。

而这位部长,职务其实也不高,具体为:十二神殿酉鸡殿旁系天河城分部部长。

简单讲,就只是被派遣驻守在天河城的一个小人物,在青赐大陆上,不管什么宗门势力,有人若是被分配来驻守天河城,基本等同于发配边疆。

可想而知,这位部长在酉鸡殿内有多么的卑微。

“总殿主,部长临走前告知我们,若是天黑前还未来汇合,便让我们带您离开,直接去东乾洲总部。”一名修士说道。

随即看了一眼屋外已经漆黑的天色,又看了看徐哲,露出一个“你懂的”的表情。

“你们部长该不会凶多吉少了吧?那天我与侯山岳交过手,他实力还不错。”徐哲问道,完全不搭理那修士的暗示。

而几人口中的部长,也正是那天暗中出手相助的神秘人。

“总殿主大可放心,我们部长只是压制了境界驻守天河城,在外界的话,实力并不比侯山岳弱,想要脱身并不难。”几名修士当即应道,似乎对那位部长的实力颇有自信。

徐哲微微点头,那天侯山岳选择跑路,想来也是有自知之明,否则自己与那位部长联手,侯山岳恐怕真走不掉了。

不过现在这么一想,确实有些可惜了,倘若当时自己也追上去,现在估计已经得到申猴殿那套《剑荡八荒》了。

“总殿主……”这时,几名修士又开口了,看着徐哲,试探道:“您看此刻天色已暗,部长还未归来,不知您意下如何?”

“去东乾洲?目前应当还去不了,齐明此前说过,天骄谷已经被封,而且……”徐哲摇头道。

“总殿主无需担忧,我们部长驻守天河城多年,知晓有一条暗道,可从天河城,直接通往东乾洲。”一名修士立马笑道。

“这依旧不行。”徐哲还是摇头,继续道:“现在外界定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若是一起上路,你们几个恐怕会被牵累,所以我建议你们可以先离去,不必管我。”

徐哲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天机道传播出去的记录画面,定然会将天下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那个所谓的莫家明珠,只是明面上的危险,至于暗地里的危险,光是那些背叛的神殿,就有好几个了。

几名修士闻言却是一怔。

一名女修士焦急道:“总殿主,您是还不信任我们吗?可我们真的忠诚于您,酉鸡殿这么多年,从未想过背叛。”

“对啊总殿主,那句暗号其实还有一种对法,鸡变偶不变,鸡殿没叛变。”另一人也紧忙说道。

“……”徐哲嘴角一抽。

他倒没有怀疑这几名修士,也包括他们口中的那位部长。

否则那天他就无需出手相救,只需躲在暗中,等待时机,完全可以暗算自己与侯山岳。

而这几名修士,虽然实力孱弱,但昨日却奋不顾身冲出来救自己,险些被齐明杀掉。

还有他们那几位被齐明杀死的师兄,也就是张九风那几人,皆是身怀大义者。

如此一伙人,徐哲觉得没理由还需要去怀疑什么。

但眼下这种状况,若跟他们一起走出去,自己保命手段并不少,但这几位就很难说了。

何况……自己之所以没有阻拦天机道将画面传递出去,也是故意为之,若是因此牵累了这几人,自己难辞其咎。

所以,徐哲不得不苦口婆心的解释了一番,权衡利弊,再以实力作对比。

内容大致就是你们太弱了,跟我一起上路的话,不仅起不了作用,还可能白白送命。

几名修士这才被劝服,答应先行离开,并留下了暗道地图。

临走前,一名女修士频频回头看徐哲,欲言又止。

其他几人见她如此,皆叹了口气,其中一人开口道:“总殿主,张琳师妹性子内向,她想……”

“不可,此事不能想。”

徐哲立马阻止那人继续说下去,面色凝重道:“今日一整天,我早就注意到她看我的眼神,真情流露,我原本可以假装看不到,不知情,希望她能有所收敛。但现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直接点吧,我目前不想谈感情之事,只想独善其身,一心求道。”

“啊?这……”几名修士顿时傻眼。

张琳更是瞪大了美眸,满脸通红,急忙道:“不是的,总殿主,我……”

“你要克制住你自己,不要轻易喜欢一个人,你是很好,但我也不想辜负你的真心,请你另寻良配吧。”

说完,又是“砰”的一下,徐哲一把将大门关上。

随即叹了口气,微微摇头,从书架上取出笔墨纸砚,迈步往楼上走去。

门外,几名修士面面相觑,一脸懵圈。

“总殿主,你误会了,张琳师妹只是想感谢您,为李师兄他们报了仇。”一名修士冲着门,大声喊道。

“唉,何须多言。”楼上窗户被打开,传来徐哲的叹息声。

随即,一张白纸从窗中飘落下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