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浪费名额?(1 / 2)

夜色渐深,幽深的小巷也渐渐陷入沉寂。

徐哲好不容易将小女孩哄睡,才从那间破旧的小房屋中走了出来。

想了一下,还是随手在木门上刻了几道简单的阵纹,避免重伤女子的那些人追杀至此。

至于女子为何受伤,被何人所伤,徐哲也不想去多管闲事。

万一问完发现是女子自己做了歹事被人教训,自己又该如何?

何况自己也已经出手相救,剩下的就看缘分了,假如真有人找上门来,自己又正好有空看到了,那么到时候再问一问便可。

现在他的精力都将放在神丹大会上。

“四百五十分!”

徐哲再次拿出那块玉牌,心在颤,手在抖。

曾几何时自己竟也会有这么耻辱的一天。

遥想当年在大学时,哪一门功课不是拿满分的?哪怕被扣五分都令他倍感懊恼,何况如今五百分满分的比试,竟被扣了足足五十分!

足足五十分啊!

“明天若是能入前一百名,定然要全力以赴,绝对不可再大意了,人外有人,我不能低估青赐大陆的炼丹技术。”

徐哲暗暗下定了决心。

回到客栈,他拿出万象玉牒,狂补炼丹术相关知识,哪怕灵网上搜出来的都只是一些基础皮毛,他也不放过。

……

与此同时。

神丹大会的评委团,此刻正召集所有评委,齐聚一堂。

每个人都眉头紧锁,会议堂气氛颇是凝重。

“诸位,当真要给此人评第一吗?”

“我认为不可,你们看清楚此人的资料,分明才炼气五层,若是给了他第一,外界定然不信,认为他舞弊,而我们便是监管失责。”

“四百五十分,这是往届大会都不曾出现的高分呀!”

“当年顾圣主最高也只拿下四百三十五分,后来董药师破了她的记录,拿下四百四十分。”

“我看过这个余嵩的成绩,前三关竟全拿满分,说明此人对于药材的认识与理解,已经达到高深莫测的程度,但为何最后一关只拿到五十?”

“此人最后一关用的是古法炼丹术,当中所描述的一切操作,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实际操作根本不可能做得到,所以我们给了五十分。”

“你们说,会不会是他隐藏了实力?毕竟是朱雀军的人,若是这样将他成绩否决掉,我们会很麻烦。”

“应当不可能隐藏实力,我认为可以给他第一,反正明天此人若是来参加炼丹比试,出丑的也只会是他自己与朱雀军。”

“区区练气期,连神识都没凝练出来,谈何炼丹?真以为背下书中的药材记载,拿得高分,便可炼丹了么?”

“不可,绝对不可给他第一名,否则我们评委团的公信力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

……

几人不断争执,越吵越激烈。

直至天色渐亮,才终于得出一个相互妥协的方案。

他们取消了第一名的排名,也将“余嵩”列入了前百名名额里,有资格参与炼丹比试,但不显示他的名次。

至于其他人,该第几名就第几名,反正除了前五十名会在玉牌上显示名次,剩下的人都没有名次。

如此一来即可保证公平,又可避免被人诟病质疑。

……

翌日,阳光明媚。

神丹大会终于正式召开,进入最重要的炼丹比试环节。

所有进入前百名的炼丹师,玉牌上都会显示出一个“丹”的符号。

徐哲也不例外,这一切他在前一天都打听清楚了。

此刻坐在客栈里,看到玉牌上有所反应,顿时长松了一口气。

“还好进入前百名了,不过没显示名次,这意味着我连前五十名都进不了,果不其然,青赐大陆的炼丹师都不可小觑啊!”

徐哲低声自语,面色一凝,收起玉牌,迈步走出了客栈,前往比试场。

这一整个夜晚,他查阅了灵网上的许多药材基础知识,恶补了一番,虽然没什么用,毕竟上面那些知识点他都懂,但也相当于是一种复习吧。

除此以外,徐哲还在脑海里反复推演了十几种丹药的炼丹手法,依旧是一种复习。

所以此刻他信心满满,做足了准备,来应对这场炼丹比试。

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努力过了,全力以赴了,那便没有遗憾了。

炼丹场地被安排在一片巨大无比的武道场上

徐哲来到比试场的时候,此地已然人山人海。

许多修士基本都没离开过,从昨夜就在此等候,他们围拢在道场的四周,拥挤向前,争一个靠前的位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