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报(1 / 2)

一天,两天,三天……

八天时间转眼即逝。

徐哲完全沉浸在修炼状态中,运转正气封魔经,贪婪的吞噬着四方灵气,并且还服用一些十几万年药龄的灵药,去充实自己所吸收的灵气。

仅仅八天时间,他瞬间从金丹初期,跨入到金丹中期,并且这境界修为还提升得十分扎实,很巩固。

如此飞跃进展,换成任何一个修士,都会感到瞠目结舌。

可对于徐哲来说,情况有点不乐观。

他低估了自己提升境界所需的灵气,原本以为十天左右,便可直接踏入金丹后期了。

可万万没想到,哪怕五条极品天灵根都发挥到极致,加上神丹洞天灵气浓郁,甚至还用灵药叠加巩固,结果八天时间,才刚突破到金丹中期。

这效率与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这就是天丹修士的潜力么?”徐哲神情复杂。

按理来说,四天时间就足够踏入金丹中期了,可他修炼过程中,有一大半灵气都被天丹吸收了,最后愣是拖成了八天。

照这样的算法,今后修炼所需用到的时长,估计都得翻倍了。

关键是这天丹吸收了那么多灵气,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原来的大小,颜色与外观也一如既往。

除了晋升金丹中期带来的实力增幅外,天丹却没带来特别大的实力提升,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这有点没道理,根据能量守恒定律,那些被天丹吸走的灵气,总不至于平白无故消失了吧?”徐哲皱起了眉头。

无论用神识扫视天丹与丹田多少次,始终也没能找出那些灵气去哪了。

“这可真有意思,或许这就是人族强大的原因,处处皆神秘,却也意味着存在各种无限的可能性,天丹……我就看看你能吸到什么时候。”

徐哲摩挲着下巴,微微一笑。

既然找不到原因,那也只能继续修炼,毕竟天丹这一条路,已经很久没人成功过,他也没有任何经验,除了一路走到底,也别无他法。

由始至终,徐哲一直盘坐在原地,此刻再次闭上双眸,继续进入修炼状态。

……

与此同时,神丹洞天中。

几名黑袍人在一片药田里停下,脸色阴沉,极其难看。

前方传来几道破空之响,随后又有数名黑袍人,从远方掠来。

一行人汇合,皆见到对方脸上的神情,于是脸色一下子更难看了。

“你们也没收获?”

“一点踪迹都没有,那小子究竟躲到哪去了?”

“恐怕是已经离开神丹洞天了吧?”

“不可能,八天前有人亲眼看到顾嘉儿与曲红袖离开,徐哲却没有走。”

“不仅如此,这八天以来,我们的人都守在出口,每一个离开的人都仔细查探过,并非徐哲伪装,所以他肯定还在这里面。”

“那他能去哪?这几天我们都搜寻数遍了,别说是徐哲,哪怕一个金丹期修士都找不出来。”

“莫非他躲起来了?”一名黑袍人突然猜测道。

但这话刚说出来,其他黑袍人纷纷如看智障的盯住了他。

他们早就都收到了消息,徐哲是有能力打开药田禁制的,好不容易进了这神丹洞天,放着这么多宝贵的药材不开采,反而在这里面躲藏?

这有必要么?

他们也相信这一趟的行迹十分隐蔽,不可能被察觉,所以徐哲压根就没有主动躲藏的理由。

其次,就算是行迹暴露,甚至是徐哲知道有人要对他不利,那他就更不该躲在神丹洞天了。

无论是普陀圣地,或是去往南天洲边域战场,都比留在神丹洞天里安全许多。

至少在那两个地方,他们肯定是很难找到机会对他下手的。

“别这么看着我,我是合理的推测,否则以我们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多天都找不到他?”那名黑袍人慢悠悠说道。

其他黑袍人这才收回目光,倒也认真想了一下。

倘若抛去各种不可能,留下一个匪夷所思的猜测,假如徐哲真的在神丹洞天里躲起来了。

“若是如此,那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能找到他了。”黑袍人沉声道:“神丹洞天只剩两天,便会关闭。”

“如今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徐哲那小子就算躲起来,应该也会找机会出去了,我们的重心已经放在出口周围。”

“若是他不出去呢?别忘了,密匙是在顾嘉儿手中,倘若顾嘉儿将密匙给了他,他完全可以留下来,相待多久就待多久。”

“等等,诸位,我似乎明白了。”突然,其中一人惊声道。

所有黑袍人的目光,皆望向他。

“你们说的可能没错,徐哲或许已经拿到顾嘉儿的密匙,所以他躲起来,便是为了等秘境关闭,所有人都离开后,他要将神丹洞天里所有的药材都采摘走。”那人说道。

其他人闻言,皆眼眸一亮。

“申猴殿的这位道友言之有理,若是秘境未关闭,徐哲采摘所有药材,必定影响巨大,会惹来各种麻烦。但等到秘境关闭,四下无人,他反倒可以放开手脚,肆意采摘所有的药材。”黑袍人点头道。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那么……诸位接下来要如何抉择?”有一人问道。

“两天后秘境关闭,我们继续在出口埋伏,倒是有可能等到他。但那小子掌握了密匙,有可能从普陀圣地的出口离开,甚至是走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出口。”

“唯一稳妥的办法,就是秘境关闭后,我们继续留下来,等那小子自己现身……”

一名黑袍人说到这,其他人纷纷陷入了沉默。

他们在迟疑,虽说留下来是很稳妥,也很大可能抓到徐哲。

但问题是,如果他们猜错了,徐哲没有留在神丹洞天,那就意味着他们所有人要被关在这地方整整一百年,直到下一次神丹大会召开。

这个代价有点大了。

“申猴殿的诸位道友,若是觉得不稳妥,可以自行离去,此事由我莫家留下来解决便可。”这时,一名黑袍人开口道。

另外几名来自申猴殿的黑袍人,闻言后皆面面相觑。

一旦他们离开,倘若徐哲真留下来,被莫家人抓回去,那此事功劳就与他们申猴殿彻底没关系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