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 百姓苦(1 / 2)

李恪这次回到王府相当低调,窝在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因为,他知道现在是敏感时期,朝廷要组建新军,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要是再到别的大臣家中拜访,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李恪在府中闲来无事,便唤来杨宝山,问起矿盐的销售情况。

“王爷,我们的盐巴,没有苦味,外加价格低廉,一经推出就供不应求,日进斗金…”杨宝山眉飞色舞的滔滔不绝。

“长安这么缺盐吗?”李恪一脸诧异道。

“王爷有所不知,长安还好,最缺盐的还是在边关,这天下刚太平而已,没了兵灾,边关的人民,平日里野菜加粮食也能混个半饱罢了,前些年,盐虽然贵,偶尔也能称上个几两,但这几年突厥人年年犯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商道断了,山东的盐运不进来,草原上的盐池又没办法采盐。边关的将士年年作战,军中缺盐,以醋布佐料,军士身体一年亏似一年,大将军明知突厥人从延川回草原,士卒身乏体弱只堪守城无力追击,因此我们汉王府的食盐,不仅在长安销售,还大量销售于边关…”杨宝山娓娓道来。

李恪知道他父王刚刚登基,帝国就迎来了最险峻的时刻,突厥两寇中原,泾州,武功告急,吉利直趋渭水河畔。

李世民挟尉迟恭泾州阵斩两千突厥铁骑之威,轻车简从,六骑出长安,与吉利会于渭水。次日在渭水便桥上与突厥会盟,杀白马为誓,突厥退兵。

李恪当然知道这是他父王的缓兵之计。现在大唐内有藩王未平,民生维艰,隋朝留下的粮食已消耗殆尽。十八路反王,七十二股烟尘,相互间厮杀,男丁十不余一,人口自一千七百余万户锐减至六百四十万户。

汉民族犹存,却无往日之威。周边异族蠢蠢欲动,突厥劫掠边关不休,吐谷浑也想浑水摸鱼,吐蕃的孙赞干布也已长大成人,开始自己的征途,新征途,新罗,高丽更是对东北平原垂涎不已。

纵观历史长河,照耀千古的伟大君王无不是从荆棘路上杀出一条血路来的。现在,李世民收起自己的爪牙,蜷缩自己的身躯,舔干伤口上的鲜血,等待腾跃九天的时刻。

作为重生者的李恪知道,唐王朝的光辉必将照耀千古。一想自己能够参与到这盛世,李恪常常在梦中都会激动的手舞足蹈。

大唐的盛世得十年甚至几十年之后,现在的大唐刚刚完成统一,由于战乱,百姓十不存一,食不果腹,特别是边关百姓整天吃不饱穿不暖,还时常受到异族的入侵,过得提心吊胆的日子…

李恪不由得多愁善感道:“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杨叔,增加盐矿的人手,加大食盐的产量,把食盐的价格往下压一压,争取让每个百姓都能吃得起我们的盐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