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1 / 2)

熔城 巫哲 2106 字 刚刚

番外1

“新的一天欢迎你。”

连川从睡眠舱里出来的时候,停顿了一秒。

今天是他加入清理队半年以来第一个休息日,虽然从感觉上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区别,毕竟只正式执行过三次任务,还是最普通的非法出生。

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房间门外有人。

“谁。”他问。

这个字还没落地,他已经到了门边,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的人还没来得及闪开。

虽然已经看清了是谁,但连川的手指还是按在了对方的咽喉上。

“我。”王归靠着墙,看着他叹了口气。

连川松了手,转身回了屋里:“还没到时间吧?”

跟队员和搭档在休息日出去休闲,是清理队再正常不过的社交,他虽然并没有跟王归一块儿休闲的意愿,但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又不是执行任务,”王归摸了摸脖子,跟了进来,往沙发上一坐,“有必要把时间卡得那么准吗?”

“也不用宽松到提前一小时。”连川走到桌边,看了一眼今天的配给,颜色太鲜艳了,看上去让人没有食欲。

“你就当我还没到,”王归说,“过半小时再假装看到我。”

连川笑了笑,没说话。

“今天的配给吃不下吧?”王归说,“走吧,带你去吃点儿好东西。”

吃点儿好东西。

连川对主城很熟悉,尤其是b区以外的范围,各种任务目标逃窜躲藏的角落。

但哪里有好吃的东西,他并不了解。

他觉得主城最好吃的东西就是春三做的,只是他加入清理队的时候,清理队进行了重大人员调整,一直在进行搭档小组特训,他和雷豫差不多有两个月没有尝过春三的手艺了。

但相比在作训部接受训练的那些日子,现在这样的生活足以弥补这一点了。

“肯定不是春三能做出来的。”王归又补充了一句。

“就去吃个东西,用激将法是不是太隆重了。”连川说。

王归看着他,没有说话。

连川也没再说别的,去洗漱了。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王归才又问了一句:“知道为什么雷豫让我跟你搭档么?”

“因为他们都不愿意跟你搭档。”连川说。

王归愣了愣,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站起来往门口走了过去:“这倒也不是没道理。”没等连川开口,他回过头又笑了笑:“只有我还把你当个小孩儿看。”

连川没出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这个问题他是想过的,说出来的答案也并不是为了气王归,这是他听到搭档是王归时的第一反应。

王归是从巡逻队被扔到清理队的,理由是过于散漫。

虽然他的名字听着莫名有些悲壮,性格却并没跟着名字走,有些漫不经心。

散漫不至于,过于散漫更是绝无可能。

萧林没那么仁慈,真要是这样,回收重置包治百病,并不需要浪费一道手续。

王归跟萧林年纪差不多,据说如果不是王归因为“过于散漫”多次拒绝,萧林现在的位置本应该是他的。

所以无非是太强的人要留着,但又不能留在身边,扔到主城最见不得光的队伍里干些没人愿意干的脏活儿,是最好的方式。

顺便还能再踩清理队一脚,巡逻队淘汰的人,去了清理队。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王归跟清理队的人始终保持着隐约的距离感,集体任务配合得完美而疏离。

不过也许是因为雷豫的关系,他对连川的态度还算不错。

只是一直坚持让连川叫他老大,并且不提供任何理由这一点有些迷惑,当然,他也不介意连川从未这么叫过。

连川走出房门的时候,王归叼着烟趴在走廊上往外看着。

“宿舍禁烟。”连川提醒了一句。

“没点。”王归回过头,冲他晃了晃嘴上的烟。

连川一眼就看出来这支烟是失途谷特产,蝙蝠身上经常能看到,主城没有这种黑嘴的烟,王归的级别也弄不到烟。

公然在清理队宿舍里叼着从蝙蝠手里弄来的烟,连川有些无语。

“这是证物,”王归转身往楼下走,“我叼一会儿就放回去了。”

“看得出你是真把我当小孩儿。”连川说。

“十几岁不是小孩儿是什么?”王归说。

接着走出清理队的院门没到一百米,王归就把“证物”点着了,愉快地吐出了一口烟。

王归带着连川去了c区,从一片破败的小楼走过,准备转进背街小巷的时候,连川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王归转头看着他。

“有东西。”连川感觉到了视线。

“今天休息,”王归说,“任务有别人。”

连川又停了几秒,才跟着他继续往前走,但那种被人暗中盯着的感觉依然存在,甚至更强烈了。

与此同时,王归往左边的旧楼顶上看了一眼。

没错。

就是那个方向。

王归不是实验体,整个清理队,除了连川,所有人都是普通人,在主城最好的装备加持之下,可能强大到普通人无法想像,但依旧是普通人。

王归却以一个普通人的状态判断出了他的感知到的东西在什么方向。

这种超常的敏锐,也许就是萧林不愿意把王归留在巡逻队的原因。

“就是那边。”连川说。

王归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是蝙蝠,”连川说,已经听到了蝙蝠身上金属改装件碰撞出的细响,但仅仅是蝙蝠,不会让他有这么强烈的不安,“应该不止蝙蝠。”

“可能是蝙蝠在带人偷渡,别的队员会处理,”王归看了他一眼:“去吃东西。”

蝙蝠从主城各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缺口把合规的不合规的人往外带,一直以来都是主城人人皆知的秘密,只是找不到的缺口永远比找到的要多,所以生意一直挺红火。

“不是普通的人,”连川得出了结论,“不是人。”

“能被蝙蝠带着的,就算不是人,”王归叹了口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连川没再说话,但也没跟着王归,转身走向旧楼的方向。

他并没有多么忠于职守,清理队处理各种任务的能力也完全不需要两个休息中的队员出手相助。

他只是不安。

他从小到大的训练让所有能感知的不安都成为了威胁。

只要感觉到了,就必须掌握主动。

王归也没再说话,沉默地转身跟了上来。

“你在这儿等我。”连川说。

“我就看看,”王归说得很干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