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谁对,谁错?(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1035 字 2个月前

“说的轻巧。”

文氏不耐的瞥了庄清宁一眼:“你只当我老婆子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都这么一大把岁数的人了,吃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难不成连这点东西也看不透,比不过你一个黄毛丫头不成?”

“可是丫头,你得知道一桩事情,就是这世间的事,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那就好比世人皆知道不义之财不能得,却偏偏管不住自个儿的手,就好比有些人明知道偷东西不对,可看到那东西时却走不动路。”

“我眼下,也是这个理儿。多少年都是这样,时时刻刻都提醒自己要做到这样才成,一二十年都是如此,好不容易这凡事已经养成了习惯,你这会子再让我改,怎么可能?”

“就跟那公鸡打鸣似的,这天儿不亮就开始叫人起床,有一天你突然不让它叫了,让它傍晚去叫,只怕这鸣打不出来,公鸡反而被憋屈死了。”

“你呀,就死了这条心吧。”

文氏说道,这心里头却是腾起阵阵的酸涩,最终又是一阵的叹息。

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

先前庄生兴去的时候,家里头的仨孩子,最小的才刚刚会走路,婆婆公爹不给丝毫帮衬,几个大伯子,小叔子更是虎视眈眈的,就连外头也有人瞧她是个年轻寡妇,光想着揩些油水。

那境遇,跟前有狼后有虎,脚下是独木桥没啥分别,一不小心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只能过上暗无天日的日子。

要想带着几个孩子在这世间讨生活,她也只能把这素日里头的温柔与贤惠尽数收了起来,变成一个悍妇,泼妇,一个旁人听了就摇头说是个心狠手狠的寡妇。

名声虽说不好,可这日子却是越来越好过了。

旁人皆是知道她不好惹,再也不敢打她的主意,豆腐坊被保了下来,旁人对她也是客客气气,更不敢在银钱上头有任何想耍心思的地方,旁人家的孩子也不敢随意欺负了她的孩子,说他们是没爹的孩子。

虽然日子好过了,可她却是有些难过,在外要装成悍妇,对内却是做慈母,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性子,时常让她有些恍惚,再加上每日要在豆腐坊的劳累,文氏终究是觉得自己有些扛不住,索性不再这般的辛苦。

对外她是脾气差的人,对自个儿的孩子时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久而久之的,她养成了习惯,这性子也保持了下来,可到了后来,因为她的这个性子,孩子们却离她越来越远了。

她曾经为了这些孩子,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可她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后,她的孩子却厌恶了她。

这事儿,究竟是谁对了,谁错了。

文氏不知道,也已经不想知道了。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便要躺在那棺材里头被埋在地底下去见她家当家的了,还计较这些做什么?

文氏闭了闭有些酸涩的眼睛,再睁开时,双眸越发的浑浊,连喉头都有些发紧、发涩。

文氏抬手去拿了桌子上头的茶壶,想倒一杯水来喝,可那茶壶里头却是空荡荡,倒不出丁点水来。

文氏有些失落的将那茶壶重新放回到了桌子上。

“我来吧。”庄清宁拿了茶壶,到那豆腐坊里头,起了一壶的温开水过来,给文氏倒上了一杯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