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狗改不了吃屎(4000+)(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2059 字 2个月前

“舒坦!”庄景业呲溜了一口面条,摇头晃脑的赞了一句。

“不是面条吃着舒坦,是这心里头舒坦吧。”叶氏笑道:“今儿个给宁丫头办的事,挺顺利的?”

“还算顺利吧,虽说这会子做决定的人不多,到是有许多人都拿了一些豆种回去试一试,我看这豆种不赖,他们试完,十之八九都会用这豆种的。”

庄景业笑道:“到时候咱们家再一种这豆种,那些人估摸着心里也就有数,知道该怎么办了的,这事儿应该能给宁丫头办好的。”

“不过今儿个高兴,不单单是因为这豆种的事儿高兴,是宁丫头说准备要做腐竹了,这腐竹可是好东西,这东西利润高,好放,耐存,而且往外运着也方便,这腐竹要是能大批量做起来的话,生意肯定能做大。”

“宁丫头说,要是开始做腐竹,这豆腐坊只怕是地方也不够用的,想着把她新圈出来的那块地儿盖成专门做腐竹的作坊,这样的话,又得雇上好多的人呢,咱们村只怕是要不出村,就能让老百姓把工钱能赚了的。”

“你说这事儿不值得高兴?”

“这可是个大好事,是得高兴。”叶氏听闻这话,脸上也满都是笑:“哎,当家的你说这宁丫头咋就这么多心眼,能做这么多事儿呢?”

“还能是啥,人厉害呗。”庄景业呲溜着面条,嘴咂的是直响:“看我说吧,宁丫头有能耐呢,往后肯定能做大事呢。”

叶氏斜眼瞥了他一眼,更是撇了撇嘴。

这从前说宁丫头不安分的是谁,不还是你?

这什么话全凭你这上下嘴唇一碰,这话就不一样了?

是前后态度不一的态度,还真是让叶氏有些瞧不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人那,这一辈子长的很那,见得人也是形形色色的,哪里就能保证没有看走眼跟有偏见的时候?

这看走眼和有偏见不怕,怕的是钻了死胡同,撞了南墙都不回头多的。

像庄景业这种,虽说瞧着有点墙头草,有时候让人瞧不上,可这不钻牛角尖,能看得清楚事儿也算是他的长处了,人无完人,优点比缺点多就算,要求不了那么多的。

叶氏笑了笑,没在说什么,只端了面条碗坐在了庄景业对面,吃起面条来。

“里正叔。”

庄大力连门都没敲,风风火火的地便跑进了院子。

跑的时候又快又急的,到了院子里头也没刹住,直到庄景业的跟前才停了步子,险些撞翻了庄景业跟前的桌子。

“慌什么慌,有什么话不能慢慢说。”庄景业抱着自己的面条碗,看那汤汁和面条都没洒出来,这才松了口气,又呲溜了一口面条。

“里正叔,当真是对不住。”庄大力嘿嘿笑了笑:“我也是怕来的晚了,没豆种了,就赶紧跑回来了,没想到跑的有点快了。”

“里正叔,你也别光顾着吃饭了,先给我来点豆种?”

“我就来……七十斤的吧。”

庄景业还只当庄大力是因为啥急事来的这般风风火火,原来是因为豆种的事。

不过既是愿意因为豆种这般着急忙慌的,那就说明对这豆种认可,那这豆种的事儿就越好办。

庄景业心里顿时一喜,这面上却是不表露分毫,甚至还不耐烦的皱了眉:“七十斤?你家才多少亩地,要这么多豆种?”

“我先跟你说好了,这豆种也是我好不容易跟那商人说好要回来的,想着让咱们村子里头靠这个能多从那土里头刨出点钱来,你可不能惦记着这里头的好处,想着拿了这豆种转手出去卖钱。”

“到时候要是各村都晓得这事儿,都去寻了那客商要这豆种的话,这豆种的价钱只怕是要水涨船高,到最后来,吃亏的反而是咱们了。”

“这事儿我晓得的。”庄大力急忙点头,嘿嘿笑道:“不过里正叔放心,我才没有那个心思的,这不家里头想着种七亩豆子,得用上四五十斤吧,然后惦记着家里头王氏的娘家,日子过得也不宽裕,看能不能给了她娘家点,也多收点豆子来。”

“这事儿……”庄景业犹豫了一下:“这豆种可不大多啊,要是都跟你想着往外头运的,这豆种只怕连咱们村自己人都不够了,到时候村子里头的人来问我要豆种,我拿不出来,要是再一打听是因为这事儿,岂不是显得我偏帮着你们个别人,到时候我在村子里头还说的起话?”

“晓得里正叔为难,这回里正叔就看在往常面子上头,这回就多给一点吧,我在王氏跟前这话都说出去了,要是给不了的话,回去岂不是太没脸了?”

庄大力央求起来:“里正叔这回你就通融通融?”

庄景业低头想了一会儿,这才抬头道:“成吧,既是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一点也不多给,你这也着实是没脸,可要是全按着你说的给了你的话,我这儿也不大好说……”

“这样吧,就给你六十斤吧,两边都让一让,我这也好说话,你那也有个台阶。”

“成,听里正叔的就是。”

庄景业既是让了步,已是让庄大力觉得脸上有光,忙不迭的点头:“那我这会儿把豆种给拿走?”

“着什么急?”庄景业又呲溜了一口面条:“让我把这番吃完,又不是下午就赶着种的。”

“里正叔。”庄大力嘿嘿笑道:“只怕你也顾不得吃完饭了,待会儿得有你忙的。”

嗯?

庄景业讶异的抬了头,口中的面条都还没顾得上咽下去:“这话,怎么说……”

话音还没落地,便又有人进了院子,是庄三怀,手中拎着麻袋,也是来问庄景业要豆种。

庄三怀还没说清楚要多少斤了,庄黄路,庄大元也陆续到了家里头,同样也是要来豆种的。

不多会儿的功夫,家里头竟是来了五六户人,院子里头顿时十分热闹。

庄景业这会儿当真是顾不得吃面条了,只三两下把碗里头的捞面条扒了个七七八八,急忙给人称豆种去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