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人比人气死人(6000+)(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3028 字 2个月前

“第二天我听福顺楼的伙计说那天我跟师父走了之后,冯掌柜便领了一个大厨回福顺楼,说是什么从县城里头请回来的响当当的厨子,厨艺比师父好多了,往后福顺楼便由新来的大厨齐长富负责做菜了。”

“这事儿我到是没敢跟师父说,而师父自那天从福顺楼搬出去之后,倒也一直没打听这福顺楼的事,也没问过我什么,连脸都没黑,反而挺高兴的成天要给我做菜吃,这不今儿个要我出去买些东西,说晌午的时候,要做酸辣汤和扣肉来吃的。”

“师父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是担心,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怕话说的不对了惹了师父更不高兴,就想着来寻你去跟师父说会儿话,你要是能去跟师父说说话的话,师父肯定高兴,碰巧昨儿个来的时候,清穗说你没在,我便说今儿个再来……”

整个事情,到是跟她猜想的差不多。

庄清宁抿了抿唇。

冯永康这段时日时常不到福顺楼里头来,估摸着便是去县城里头寻找能够替代章永昌的厨子了。

待找寻到合适人时,便来将章永昌从福顺楼撵了出去,为的就是自己有备无患之时,还能顺势狠狠的踩上章永昌一脚,明明白白的告诉他,福顺楼没了他,照样能生意兴隆。

冯永康当真是算盘打的精明,这心也是够黑。

到是章永昌这边,性子是最轴的,却也是瞧得出来,最是重情重义的,即便他对冯永康所作所为不满,即便是他认为冯永康所做的事不对,但他对整个福顺楼可谓是尽心尽力,更是为冯永康打算的妥当。

只可惜……

哎!

庄清宁叹了一口气:“方才那童飞来拿今日福顺楼用的豆腐,趾高气昂的,说了好一通的难听话,我便当下跟他说往后不再往福顺楼供一应的东西。”

“可那童飞到是满不在乎,看那个样式,也是想着耍一通威风而已,倒也没想过往后福顺楼会如何,估摸着新来的那个大厨性子也不会很好,人品不行,做出来的菜滋味未必能好到哪里去,福顺楼往后是必定要走下坡路的。”

“今儿个如意阁的柴掌柜来铺子时,我提议他多备些货,近几日也可让利降价,趁机揽一揽客人的,估摸着过不了多久,冯掌柜便要追悔莫及了。”

“不过到时候他后悔是他的事,与咱们到是无关,这会儿要紧的还是章叔这边……”

庄清宁顿了一顿,将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我这会儿就跟你一块去一趟吧。”

“成。”对于往后福顺楼如何,冯永康会怎样,连荣也是一样的不在乎,见庄清宁要去看一看章永昌,便急忙点头:“就这会儿赶紧去吧。”

章永昌不发脾气不冷脸,连荣只觉得他必定是什么事儿都藏在心里头的,这么憋闷着的话,时日长了,怕出问题,庄清宁早些去,也能帮着开导开导。

庄清宁跟曹氏等人交代了一番,随后便跟连荣一并往章永昌家里走。

从豆腐铺出来的时候,庄清宁带了一块鲜豆腐,几张豆腐皮,在街上买了一条新鲜的鲤鱼来,连荣则是按着章永昌的吩咐,买了做酸辣汤和扣肉用的东西。

章永昌的家在从前常记豆腐坊不远处,一处小巧的院落,从前章永昌和吴氏一并住的,自吴氏去了之后,章永昌便搬到福顺楼里头住,这院落也就空了下来,再没住过。

虽说没人住的,但章永昌却是时常来打扫修葺,因而这么多年过去,小院却还是颇为整洁干净,就连院落里头的几盆月季花,这会儿也还长得正好,花开的正艳,甚是好看。

而此时,章永昌正在院子里头忙活,忙着和面,做拉面。

加鸡蛋,碱水做的白面,醒了足够的功夫,在案板上揉一揉,拽成细长的条,对折,再拽,再对折,再拽……

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章永昌让手中的面条在案板上滚了一滚,蹭上足够的面粉,而后再一拽……面条刹那间断了好几根,原本整整齐齐的面条成了稀稀拉拉的断线帘子一般,十分难看……

又没做好!

章永昌原本铆足了的劲儿顿时泄了下来,看着那满案板的断面条,叹了口气,将那面条揉巴了揉巴,先扔到一旁的面盆里头,等着待会儿一块加些水,再和一下。

顺手又拽了一块面来,接着如方才那般,来回的抻拽,这次比先前似乎顺利许多,虽然拽的小心翼翼的,可到最后却好歹是没有断,这让章永昌顿时来了精神,将那面挂在一旁,看了又看,心里头都美滋滋的笑。

“章叔。”庄清宁跟连荣进了院子,热络的打招呼。

章永昌抬头瞧见庄清宁,满脸都是笑:“宁丫头来了?”

“我说这回拽的面怎么没断,感情是宁丫头来了,连面都给我这个脸呢?刚好宁丫头来了,我这拽的面,晌午准备做扣肉酸辣汤,再配上油泼面,开胃爽口,晌午留在这儿吃个饭。”

“可不瞒章叔说,我今儿个不为旁的,就是为了蹭饭来的。”庄清宁晃了晃手中拿着的东西:“这不,买了豆腐和鲤鱼,还想着尝一尝章叔做的鲤鱼炖豆腐呢。”

“我就说是巧了不是?我刚才还说要炖条鱼呢,可巧你就拿来了。”章永昌急忙把东西接了过来:“这鲤鱼瞧着个头不小,还新鲜的,再配上你铺子里头这豆腐,滋味绝对好吃的紧。”

“这是油豆皮?刚好,晌午做个八宝福袋来吃,许久没做这道菜,还有些怕手生了的,刚好有东西,一并做了来,你也尝一尝我这手艺。”

“那师父,这酸辣汤和扣肉还做不做?”连荣拿着手中的各样东西问道。

“说你是个没眼力见的,你还真是,晌午不是说做八宝福袋和豆腐鲤鱼了么,还做什么扣肉?成天就惦记着自己嘴馋不成?赶紧先收起来,晚上再做。”章永昌喝了一句。

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了,瞧瞧章永昌对庄清宁这态度,在看看对他的态度……

哎,他怎么才能跟庄清宁一样,被师父疼爱无比呢?

连荣撇了撇嘴,满脸委屈地收了东西往灶房送,一边是嘟嘟囔囔的:“说做扣肉的是师父,这会子不做的也是师父,合着受气的都是我了,这可不成,我得生回气,也得让师父晓得我也是有脾气的。”

“晌午这豆腐炖鱼,我可说好了,需得让我吃上两大碗才成,要不然我是真生气了。”

不好哄的那种!

“给你预备三碗!”章永昌白了他一眼,吐槽起来:“这成天饭量大的能抵两个人的,身上不长二两肉,真不知道这吃到肚子里头的东西都去哪里了。”

“也就是给你吃吧,你也惦记着点,别吃的太多了,吃多了也是浪费的,得了得了,赶紧拾掇拾掇,把鱼收拾收拾,把面先晾好,我跟宁丫头说会儿话,待会儿了做饭。”

“得嘞。”连荣拎了鱼,到灶房那边去寻了木盆和刀的,开始宰鱼去鱼鳞了。

“宁丫头,快喝茶。”章永昌擦擦手,倒了杯茶给庄清宁。

“谢谢章叔。”庄清宁接过来,抿了一口,低着头掂量着口中的话如何说出来才不显得突兀,便听到章永昌先开了口。

“宁丫头。”

章永昌自己也喝了口茶水:“你今儿个来,是因为听说我这儿的事了吧。”

“嗯。”庄清宁点了头。

“让连荣这小子别到处说,这混小子还是到处去说道,这个徒弟到是越发管不住了,回头可得好好说道说道他才成。”

“章叔。”庄清宁急忙道:“我知道这事儿,还当真不是因为连荣大哥,只是福顺楼那边的伙计来我这里拿货,我觉得换了人便奇怪,就问了一问,问出来的。”

“跟连荣大哥一块来,是想着来看章叔,却又不晓得章叔家究竟住在哪里的,碰巧连荣大哥来铺子里头买东西,我便央求着跟他一并来了。”

“这样。”章永昌又喝了一口茶水:“宁丫头,这事儿怎么说吧。”

“我在福顺楼待的时日,算起来的话,也有十好几年了,最初的时候呢,因为内人的缘故搬到镇上来,冯掌柜的福顺楼这里呢,给的价格还成,也不过多干涉后厨之事,便觉得这事儿可做,便在福顺楼待了下来。再往后呢便是不愿意随意挪了地儿去,冯掌柜这个人呢,有些小毛病,有些事呢我也是看不大过眼的,只是到底在一块共事时日长了,这么多年了,也有情谊在,也觉得人无完人的,平日里相处起来也没什么大争执,也就这样一直处着了。”

“这回这事儿,其实前几日我大概也是猜的到的,冯掌柜这人是麦秸秆脾气,一点就着的,平日里遇到事儿的话,必定是要当场就解决,绝对不会留到第二天去,那次送菜之时,他自认自己占理,又觉得我跟连荣做错了,论理说该发上一通脾气的,可那段时日便是始终也没个动静的,那就只能说他一定是有旁的打算,而且是针对我的,所以才隐忍不言,只等着他那边一切都筹备妥当了,也就能挺直了腰杆跟我说这事儿了。”

“我听到冯掌柜说这事儿的时候,第一是不惊讶的,第二也不生气,这种共事做活的事情,是讲究一个缘分的,合得来就共事,合不来就不共事,于我而言呢不过就是个活计罢了,这家不成,换了那家就是,说句不好听的,我做活做了这么多年,平日里也没个花销的,也攒下来了不少的钱,往后就算是不做活,这钱也够宽宽裕裕的花到老的你。”

“这事儿我看的开,想的也透,起初因为冯掌柜把这事儿做到这个份上也是有些遗憾,遗憾这么多年共事的情谊,到最后到是换来了一个对方处心积虑的结果,只是在家呆了一两日到是想了个明白,这人跟人的情谊啊,绝大部分是利益相关,你对旁人有利,旁人对你有利,这情谊便有,也能稳固,只要一方对另一方没有利的话,这情谊便能变淡,或者没了。”

“至于所谓对福顺楼劳苦功高的事儿呢,那更是不存在的,这么多年在福顺楼做活,每年的月钱也是没少拿的,这原本便是你出工钱,我出了力气的的公平事,是不必要讲什么劳苦功劳,什么汗马功劳的。”

“想通了这事儿,我这心里头到是畅快了许多的,这原本心头的不满也没了干干净净。”

“所以这事儿啊,宁丫头你是不必担心的,再怎么说我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这凡事还是看的清楚的,不会钻牛角尖去的。”

章永昌笑道:“没看我这会儿在这儿练拽面么?我寻思着趁这段时日彻底闲下来了,就好好练一练我这不擅长做的事儿,什么馅饼烧麦,什么饺子面条,我都好好练一练,到时候也能做出来几个拿的出手的,也算是这段时日没白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