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盼头(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1041 字 2个月前

见楚瑾舟答应的干脆,范文轩这脸上露出了一层笑意。

循序渐进,甚好,甚好。

----

“宁妹妹。”

正在作坊里头查看旁人腌制松花蛋手法,看到不妥之处予以纠正的庄清宁听到动静抬了头,便瞧见庄文成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满头大汗的。

“文成哥?”庄清宁颇为意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上回来的。”庄文成咧嘴笑道,“我听说你这收草药的事儿是永贺叔帮着你打理的,那我是直接去永贺叔家开始忙?”

论道理来说,是这么回事。

只是……

庄清宁交代了旁人接着干活,自己则是拉了庄文成到一旁去,“婶子那边,你可说清了?”

王氏的脾气,庄清宁可是知道的,若是晓得庄文成是被药铺撵出来的,只怕又要生事儿。

虽说庄清宁不怕,可看在庄文成的面子上,倒也不能正面刚的过于厉害。

这种要在自己利益和发小情谊两者做权衡的事,是最让庄清宁头痛的事情了。

“说清了。”

庄文成挺直了腰杆,笑道,“昨个下午回到家,先发了一通的脾气,只说现在跟着人学医实在是太辛苦了,成天吃不好,住不好的,还得处处看人眼色,师父也是时常训斥,铺子里杂活累活都得做,实在是受不了了,不愿意再去了。”

“还说什么在县城里头做大夫最是危险,非富即贵的,一个不小心若是医坏了,还要被人打骂,堵门什么的,还不如在家中做一个游方郎中,清闲自在,也不少赚银钱的。”

“婶子信了?”庄清宁忍不住扬起了眉梢。

庄文成人善良又敦厚的,先前记得他每每也总是说师父辛苦,身为徒弟需得勤谨奉上,吃些苦也是没什么的话,也是因为这些,几乎整个村子里头的人都觉得庄文成是个懂事又心善的好孩子。

这样一个平日里总是为旁人考虑的多,且老实敦厚,不畏吃苦的人忽的说出这些话来,怎么都觉得太过于突然了些。

“我娘起初是不信的,到是我提前跟我爹说了说内情的,我爹便帮衬着说话,说什么我平日里都说不苦不累不忙的,现如今都能说出来这般不耐烦的话,可见平日里在那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的。”

“我娘一听这话,顿时心疼的只掉眼泪,还说我为何不早些说,若是早些说了,说什么也不舍得我去吃这些苦什么的,到了最后反而是安慰我了一番,只说什么不学也无妨的话。”

庄文成笑道,“我原本也没想着这般顺利的,还好我爹聪明,帮了我一把。”

“晨起我跟娘说了这段时日帮着你这边把一把药材关的事儿,一来呢是我许久不在家,这许多人也都不熟,往后做郎中的话,旁人都不认识我的,趁这个机会也能跟大家熟悉熟悉。”

“这二来呢,跟我娘说的是这也是玉田叔的生意,玉田叔也交代了我这事儿,让我帮衬一些,我娘自然也就同意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