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回京(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1021 字 2个月前

这楚赟阖与王氏一族,此时既已是一条船上的人,虽不至于因为此事而闹起来,可这心中也会存下许多嫌隙。

这嫌隙,就好比是石头缝里头的种子,风吹日晒雨淋的,便会像疯草一般长起来,待到想剪掉时,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

皇后此举,实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这般下去,只怕无需多久,便会生出事端来。

元宵夜宴近在眼前,只怕到时候这场家宴上,要比往常更热闹几分。

楚瑾年想着,将手中的信又翻了一页。

这也是最后一页,说的并非楚赟阖与梁侧妃之事,而是提及鲁地土匪作乱,皇上有意出兵清缴,想委派一位皇子带兵前往,只是此时还不曾定下是哪一位皇子。

成年的皇子,除二皇子早夭以外,现如今便是大皇子楚赟阖,三皇子楚赟宽,四皇子楚赟昭,以及五皇子楚赟斌了。

楚赟宽因为其母容妃体弱,而他也因胎中不足,自小也是体弱多病,现如今也要时常进补,每年春秋两季,必得风寒。这般身体孱弱之人,自然不适宜去做这些事。

五皇子楚赟斌,自小喜文厌武,文采无双,一手丹青更是备受赞扬,但楚赟斌也醉心诗书,即便成年后皇子可任职,也求了皇上去国子监做事,其余之事一概不感兴趣。

可以说,剿匪的重任,自然也就会在楚赟阖和楚赟昭二人其一的头上。

前世时,楚赟阖坠马摔伤,只能卧床养病,皇上便派了楚赟昭前去剿匪,而楚赟昭在剿匪期间,可以说是大获全胜,更将匪徒逼的无路可逃,但最终眼看着要将那匪徒一网打尽,生擒匪首时,却在最后的拼杀之中,中了一箭。

这箭险些便刺中楚赟昭的心脏,且因为箭上有毒,楚赟昭性命垂危,好在最后在归京途中偶遇一位地方有名的神医,能够解他身上的毒,这才保住了楚赟昭的性命。

只是尽管如此,楚赟昭却因此身体大为受损,每到阴天下雨之时,身上便奇痒难忍,不得不靠许多汤药缓解,而是药三分毒,楚赟昭的身体每况愈下,以至于最后,慧贵妃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以说,那次剿匪时中的箭,最终导致了楚赟昭的身亡。

也正是这枚箭,在楚瑾年看来,有着诸多的疑点。

与匪徒近距离拼杀,对方皆是刀剑,楚瑾年后来问询,不曾在事发现场,发现匪徒有拿弓箭的。

且那弓箭制作精巧,不像是那些平日里只知道烧杀抢掠的匪徒所有,且那枚箭,至始至终,也只出现了一只。

也就是说,这箭,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冲着楚赟昭来的。

凶手会是谁,幕后是谁指使的,可谓不言而喻。

只是当时并无任何证据可以指控皇后与楚赟阖,此事也只得作罢。

且当年之事,究竟是楚赟阖故意坠马,刻意让楚赟昭前去剿匪,希望能借匪徒之手杀了楚赟昭,但最后见楚赟昭非但无事,反而有立功之意,这才起了杀心。

还是说,坠马只是意外,楚赟阖见原本该是自己可以立的功劳,被楚赟昭抢了去,这才有了杀意。

这些,可以说都不得而知。

原本此次重新睁开了眼睛,许多事情已与前世有所不同,可这鲁地剿匪之事,却还是来了。

此时还不曾听闻楚赟阖有坠马之事,也并不确定此事就一定会派楚赟昭前往,也可能这一世,去剿匪之人会是楚赟阖。

但这些都是他此时的猜测而已,凡事尚未有定数,一切都未可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