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互相赔偿(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1013 字 2个月前

“你……”庄青兰噎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两个人起了争执,原本都专注于考试的人,此时纷纷侧目,看向了她们两个人,议论纷纷的。

“我记得这人,似乎去年也来考过试,当时也是盛气凌人的,当时还有人被她欺负了呢,我去年来时便看不过眼她的所作所为,不曾想今年又碰到了她,还是这般目中无人。”

“是啊,方才我分明看着她是故意将那位小姑娘的字碰到地上,又故意踩了上去,这才给撕碎的,这会儿旁人不过是照了她的模样做事罢了,她气成这副模样,也不想想,弄坏了旁人的东西,旁人心中该如何生气。”

“听说她是什么庄知府的女儿?大约便是仗着自己父亲在朝为官,便如此嚣张跋扈吧。”

“知府又如何?论理该是食朝廷俸禄,为百姓做事而已,仗着自己父亲的官职,便到处生事,也不怕给自己家惹了笑话。”

“正是,更何况此乃女子书院,读书清净之地,这般撒泼耍横的,简直是败坏了读书人的名声,这样的人,怎配入了书院读书?”

“就是就是……”

围观之人越来越多,这议论声也是越来越大,但大家所说之话却是十分一致,皆是要将这庄青兰给撵走。

庄青兰平日里在家跋扈惯了,但到底年岁不大,这会子被人如此说,脸上有些挂不住,涨的通红,恶狠狠地瞪着那些围观之人,“在这里叫嚣什么,小心我回去告诉了父亲,让父亲将你们全都抓起来。”

这句话,仿佛是扔进湖中的一块石头,激起了层层的浪花。

读书人讲的是以理服人,以才服人,以德服人,而这庄青兰原本便不占理,这会儿却又口出狂言,只以权势压人,自然是让这些前来考试的人的心中不满。

声讨庄青兰的声音更大,说的也越发狠,大有不将庄青兰撵出去不罢休的架势。

“你们做什么……”庄青兰原本是耍横,现在见自己耍横不成,那些人却又步步紧逼的,被吓得不轻,只接连后退,结果慌忙之中脚跟被那青石板上头微微凸起的一块给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摔,只将庄青兰的惊恐皆是给摔了出来,只哇的一声哭了。

哭的可以说是呜呜咽咽,瞧着好不可怜。

可周遭皆是女子,没有人欣赏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反而觉得这装青兰实在是无用至极,是只知道仗着自己家中权势,欺压旁人的色厉内荏之人,越发瞧不上了。

“出了什么事。”一位三十多岁,身形颀长清瘦,看着十分威严的女先生走了过来,瞥了一眼面前围着的人,朗声询问。

“薛山长来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方才吵吵闹闹的人,皆是静了下来。

就连一直呜呜咽咽哭着的庄青兰,此时也拼命的想止住哭泣,捂着嘴巴,肩膀一耸一耸的。

“山长。”冯先生恭敬行礼,将先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薛山长来听。

“嗯。”薛山长微微点头,看向庄清穗,“此事似乎是因为那庄青兰将你的卷轴撕破而起,读书人许多讲究宽宏大量,以德报怨,你却故意将其镇纸扔在地上,可否跟我说上一说,你是如何想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