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天壤之别(1 / 2)

长姐她富甲一方 茶暖 1026 字 2个月前

“是。”楚赟阖忍不住挺了挺腰杆,有些难掩心中的激动。

要立太子了。

论立嫡立长,这太子之位,都该是他的。

终于要坐在这个荣耀无比的位置,可以彻底心安了。

“大皇子,你怎么看。”楚晟睿问道。

被楚晟睿提问,楚赟阖心中越发激动,觉得这必定是楚晟睿立他为太子时的照例询问,但为表露此时的谦逊,便拱手道,“此事,儿臣自然事事都听父皇心意。”

楚晟睿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从楚赟阖的身上移到了楚赟昭的身上,“小四,你怎么看?”

“此事事关国本,儿臣以为,父皇可与文武百官商议,并对诸位皇子进行相应考核,以此选出贤能者而居。”

楚赟昭顿了一顿,道,“只是儿臣还以为,父皇此时春秋鼎盛,不必过早定下太子人选。早早立太子,便是要让人早早成为众矢之的,无数双的眼睛都会盯在这件事情上头,前朝因此可能会并安定,且后宫兴许也会为此而不和睦。”

“所以儿臣以为,父皇可以慢慢斟酌后再做决定。”

一番言论,说的是合规合矩,且有个人的一定想法在里面,听的楚晟睿都忍不住点了点头,嘴角处甚至带了一抹笑容,“说的不错。”

楚赟阖见方才自己应答时,楚晟睿不过是微微点头,楚赟昭此时应答,却是被楚晟睿这般夸奖,心里顿时有些不服气,张口便要辩驳一二。

魏阁老见状,急忙冲楚赟阖使了个眼色。

相比较方才的楚赟阖的唯命是从,甚至有些志得意满,楚赟昭以退为进,且一句贤能者而居更是将自己也推到了可以被立为太子的人选上头。

二人的回答简直是天壤之别,且楚赟阖明显为后者。

更重要的是,立太子之事一向是十分敏感的话题。

楚晟睿迟迟都不肯提及立太子之事,显然也是因为对这些事颇为在意。

楚赟昭一句不宜早早立太子,可谓是深得楚晟睿的心意,若是此时楚赟阖反驳,不管缘由为何,都会被楚晟睿认为是觊觎太子之位,所以这般迫不及待。

既然是第一句话就答的不够出彩,那这个时候,最好是保持沉默。

毕竟言多必失。

且魏阁老担忧楚赟阖会按捺不住,脱口而出,自己则是抢先一步回道,“微臣以为,四皇子所言甚是。”

楚赟阖见状,只能将自己满肚子的话,尽数都咽了下去。

只是这一咽,大约是因为方才过于愤怒的缘故,咽下去了一大口的口水,发出咕噜的一声。

声音有点大,大到楚晟睿听得都清清楚楚。

“还有一桩事,想听你们的意思。”楚晟睿目光落在了楚赟阖的身上,“这段时日,皇后请旨,想要朕给安乐公主以及梁学林赐婚,朕一时拿不准,问问你们的意思。”

“父皇,此时儿臣听母后提及此事,只说这梁学林对安乐十分倾慕,且安乐似乎也颇为中意,更难得的是,这梁学林虽说年轻,却也算的上是年轻有为,也称得上是郎才女貌。”楚赟阖急忙答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