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老子白被烧了啊(1 / 2)

“西北,再使点劲,不能让部落给烧了,没了粮食,会死很多人的!”

骑着仙儿的高将军大声喊着,一边施法让雨下得更大些。

“知道了,先生,您也使点劲啊!”

满头是汗的吴西北回道,这个时候,最急的就是他了,毕竟下面很多人他都是认识的,不想让他们失去粮食。

对于自己原先部落的族人被屠杀,吴西北也是虽有些于心不忍,可他们野人本就是冷漠的,在飞鱼村,他才感受到了飞鱼村民之间的有情有义。

他学会了尊师重道,学会了很多知识。他的先生高将军,对他是倾囊相授,还经常怕他吃不饱背着大熊偷偷给他塞吃的。

在飞鱼村做奴隶的生活,比在大川部落做巫萨还要充实。

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人生理想。

所以,原部落族人的死活,对吴西北来说已不重要,但他也会尽己所能多救一些。

毕竟高先生也教会了他仁慈。

正在用尽全力施法降雨的吴西北突然看到山坡上冲下一道白色身影,心中一惊,急忙喊道:

“川来了!”

地上,原本在溃散的人,看到那熟悉的白色大犀牛,与犀牛背上那伟岸的身影,瞬间又燃起了斗志,大声呼喊着“刹剌神,护我身!”重新杀回战场。

坐在仙儿大角上的竹立即一个飞扑抱住高将军,从他身上爬过站在他身后,然后对准那道白色身影拉满小弓弓打了出去。

璞!

弹丸打在川身上,他身子一震,继续往前冲。

怪鸟皮衣在身,弹丸打不进,虽然像是被重重地打了一拳般,但这样一拳还不足以让川畏缩。

“蹲下,双手抱头不杀!”

独臂的粗虎挥刀又砍倒一个朝他冲来的人后,突然听到大熊喊他的声音:

“粗虎退下!”

退下?

粗虎虎躯一震,转头一看,一柄长斧已朝他劈了过来。

粗虎本能的用刀挡在身前,可这一斧子威力十足,一下子将他打飞了出去。

川将离他最近的粗虎打飞后,心中一惊:为何这黑甲砍不烂?

遂又骑着白犀牛追上去想要给粗虎补上一斧子。

“怄!”

一声响亮的犬吠,一条鬣狗在川要给粗虎补上一斧子前跳起咬住了川的手腕。

啪!

川一掌将鬣狗小斑的脑袋打爆,再次对粗虎举起长斧。

“怄!”

又是一声更加响亮的犬吠声,潘达一个飞扑,将川从白犀牛身上扑落下去。

潘达顺势要锁住川,却被川两脚一蹬肚子,将他蹬开。

一人一熊落地相隔五米远对峙一秒,就相互朝对方冲了过去。

川的右手持斧,左手一挡在面前,因为只有双眼是没有怪鸟皮护着的,他怕竹会打他眼睛。

可竹却并没打他眼睛,连他身上任何部位都不打,而是。

“嗷!”

一声惨叫,大白犀牛轰然倒地。

竹的弹丸打穿了大白犀牛的眼。

趁着川一愣的瞬间,潘达扑到了川的身上。

“这次你逃不掉了!”

对付川,潘达可是有经验了,绝对要用锁技,不然凭他灵活的身法,打不中。

川放掉长斧,一个屈膝顶在潘达肚子上,直接顶的他吐了一口老血。

再握紧双拳,重重打在潘达双腋下。

好会打…

潘达的前肢一下子就使不出力气,川顺势逃脱潘达的压制,一个转身翻到潘达后背,扬起右拳要打潘达的头。

“怄!”

潘达一个转身,右掌快速呼了过去,打中了川的头,将他打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