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评书屋 > 体育竞技 > 游戏王者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酒窖中

第一百一十八章 酒窖中(1 / 2)

当然汇报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将自己的到的消息转述给少爷听,而是这些消息需要在自己的手上汇总并形成一些可行的建议后,一并告诉少爷。

家奴家奴,家在前,奴在后。

宗叔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自己始终都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虽说主仆有别,却从不把自己当什么外人。

当然,他也从来不曾逾矩。

商讨过决策之后,他会让少爷独自在屋内思考。

这一点张大财和他的父亲也不尽相同,张大财的父亲总是会将宗叔留在屋子中,继续探讨一些经商方面的问题,或者聊些芜湖城内有趣的见闻,家长里短。

这大概和张大财的父亲作为一份家业的开创者,在事业有成之后,总是想要回到那种简单无忧的生活状态有关。

张大财则是越发像老爷年轻的时候了。

宗叔经常如此感叹。

午饭过后,宗叔会小睡半个时辰,然后在申时来到少爷的房间,听取少爷对生意的意见,并且将自己的想法和少爷探讨一二。

二人定计之后,有时候张大财会自己到生意的门面上逛一逛,有的时候则是宗叔全权负责。

这不得不说是张家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

不然张大财也不会只在家中留下三名女眷亲身前往宁波进烟。

生意照看过后,宗叔会吩咐厨房开始制作晚餐,自己则是会陪陪老夫人,又或者是和那两位太太聊聊天。

晚上待主家都用过晚饭,他才会和下人们一起吃,听听他们最近又有什么开心或者悲伤的事情。

大管家,既攘外,也安内。

他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静的听其他人说,间或安抚几句,又或者开解一下。

晚间主家无事之后,他便终于有时间,去家中的酒窖看看自己那些老朋友们。

老朋友们指的是他亲手贮藏的那些酒。

张大财只知道宗叔对家里的藏酒极为了解和在意,却不知道宗叔极为善饮,每日都会来此小酌。

酒窖里面极为宽敞,宽敞到从那个毫不起眼的入口来看,根本想想不到的程度。

硬要做个比较的话,大概这个地下酒窖的占地应该有张宅两个甚至三个那么大。

也不知他这几十年陆陆续续在这里窖藏了多少美酒,又喝了多少。

这便是宗叔的日常生活,如果这生活中没有什么意外的话。

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坚持了将近五十年。

或许在外人看来,宗叔常年如此辛苦,坚持下来很难说不需要莫大的毅力。

他自己却浑然不觉,他很享受这些年所过的日子,这会让他想起更早一些时候的某些生活状态。

今日他照例走入酒窖,启开一坛已经窖藏了十五年的黄酒,倒入釉色早已被浸染发亮的酒碗。

满是老茧的大手端起碗一饮而尽之后,长痛快的长出了一口气。

“出来吧。”宗叔轻声说道。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股空气灼烧的气息,然后一团火焰便凭空出现开始点亮地窖的烛火。那团火焰就像是跃动的精灵,不断在相距不远的蜡烛之间反复跳跃,直到将地窖中的所有烛火点燃。

烛火映出了宗叔有些苍老的脸庞,还有站在他面前几人的脸。

“原来是几位贵客,不知到此有何贵干?”宗叔似乎毫不意外几个人会出现在这里,洒脱笑道。

齐贞走上前,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宗叔那张已经皱纹堆垒的脸庞,轻声说道:“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宗叔,又或是,城隍大人?”

宗叔没有在自己身份的问题上面做任何狡辩,但是眼中的惊讶神色仍是一闪而逝,说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您的确掩藏的很好,不管是我,还是我们同伴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发现您身上有任何鬼气,而您表现得也太过正常,我们原本很难怀疑到您。”

齐贞说的不错,若不是系统游戏机制设计的原因,齐贞甚至很难将这个人和最近陆续发生的所有事情联系在一起。

然而对于完成任务的小队来说,相当于是先确定了这个人一定有问题,然后在寻找这个人身上一切不合理的地方。

那么无论这个人看起来和事情多么不相关,所留下的可能性都会是唯一的答案。

当然齐贞不可能这样和他解释。

“对于我们昨天的拜访,您应对的其实很好,但是仍然流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齐贞将张大财离开芜湖的时间,芜湖开始天气突变的时间,还有在小队上门拜访时,宗叔所留下的些许疏忽和异常,全部告诉了对方。

宗叔只是面带微笑的听着,中间又喝了几碗酒。

“但是这些还是不太够啊。”听到齐贞说了这么多,宗叔仍然是摇头说道。

“您说的没错。”齐贞点点头,然后紧接着说,“但其实让我最终确定这件事情的,有这么几点,您看我分析的有没有道理。”

宗叔笑着点点头:“好。”

接着他转过头,拿了几个放置在一旁的青瓷大碗。

最新小说: 全球格斗 我被女友gank了 不小心成了大魔王 GMAI人形少女 魔塔乐园 领主之杀伐天下 这个坑货老婆太棒了 启行诸天 网游之天书世界 我真没想称霸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