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一统天下(1 / 2)

李灵素的提问,同样也是天地会成员们的疑惑,刚才不问,是众人还沉浸在监正殒落的怅然中。

感叹昔日的大奉守护神身陨。

看到圣子的传书后,众人收敛情绪,把注意力转回各种疑惑和不解翻涌而上。

许七安身在海外,如何得知殒落的消息?

而且,他把监正和天尊的陨落摆在一起,这说明天尊与天道同化绝非寻常,可能与大劫有关。

【三:天尊是为监正而死的。】

许七安的传书出现在众人眼中。

天尊为监正而死?!

天尊也出海参战了吗?难道是被我骂到羞愧,所以才出海相助许七安,激战中,天尊为救监正而死........圣子又悲伤又感动又困惑。

天尊也参战了啊,看来圣子立功了,可惜监正依旧难逃厄运........其他人心里如此想道。

但许七安旋即而来的传书,让天地会成员愣在当场,瞠目结舌:

【三:赵院长殉国后,大奉气运彻底消散,监正不再是不死之身,因此殒落。但天尊融入天道后,唤醒了监正。。】

监正原本已经死去,是天尊融入天道救回了他........天地会成员望着这条传书,心头一震,本能的知道这句话里蕴含着极夸张的信息量,但又看不懂。

赵院长虽然击退了巫神,挽救千千万的百姓,但他的死,确实榨干了大奉最后的国运........楚元缜亲眼见证了赵守的殒落,只是没想到,赵守在救下无数百姓的同时,也变相的“害死”了监正。

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但天尊融入天道和唤醒监正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天尊融入天道,会唤醒监正?

【七:天尊融入天道,唤醒了监正?宁宴,这是什么意思。】

李灵素再次替天地会成员问出心里的疑惑。

【三:因为监正是天道化身。】

许七安发完这条传书后,动指如飞,把详细情况,一条条的以传书形式发在地书聊天群里。

等他发完后,地书聊天群已经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声,也没有人感慨。

寂静不代表平静,相反,此时的天地会成员,内心掀起的波澜足以称作“毁天灭地”。

这包括就在许七安身边的怀庆。

监正是天道化身,而他诞生出的意识,是包括道尊的天尊分身在内,后续一代代天尊融入天道形成的。

难道监正要扶持许七安成为武神,难怪他要培养守门人。

许久后,初步平静下来的楚元缜感慨传书:

【四:难怪我会觉得术士体系的诞生有些突兀,初代监正也是他的棋子,在他的引导下开创了术士体系。】

【二:所以,人族昌盛,得天地厚待,是因为道尊和一代代天尊的功劳?】

李妙真难得的提出一个有深度的问题。

她的意思是,人族能在继之后,战胜妖族和后裔,成为九州世界的主人,是因为道尊和天尊们对天道产生了影响,使其偏向人族。

【三:或许吧!】

许七安传书道,他无法给出答案。

【八:尽管天道无情,但毕竟也诞生了意志,但凡有意志,便有喜恶,既然是道尊和一代代天尊意识的聚合体,亲近人族在所难免。我更在意的是,天宗的心法,是可以让天道拥有意识的,诸位,这会不会成为隐患?】

天地会内部陷入短暂的平静,众人思考着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突然哲学起来了.......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刚想说自己身为守门人,也能一定程度上制衡天道,突然看见李灵素发来传书:

【不会有这样的隐患了,刚才师尊下山见我,说天尊羽化前,留下三条口谕。一,冰夷元君接替天尊之位;二,天宗重修原始道法,不再修太上忘情。】

师尊成为新一代天尊了?李妙真由衷的为冰夷元君高兴,并传书解释道:

【二:原始道法是远古时代末期,人族先辈们摸索出的修行之法,你们知道的,道尊是集道法的大成者,但并非开创者。道尊开创的是天地人三宗之法。】

原始道法是可以修到超品境的,道尊便是例子。

弃修太上忘情的话,当然就不会再有天尊融入天道,唤醒监正了。

这也意味着,监正真正意义上的陨落了,永远不可能再降临人间。

寝宫里,坐在御座上的许七安,握着地书,扭头看向司天监方向。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屋檐,看见了高耸入云的八卦台,却再也看不见那道捻酒杯眯着眼,醉眼看人间的身影。

监正.......许七安轻轻叹息。

【八:第三条口谕是什么?】

阿苏罗传书问道。

【七:剥夺我圣子之位,逐出天宗。】

地书聊天群猛的一静,众人仿佛看见了圣子灰心丧气,欲哭无泪的脸。

【二:这是为何啊?】

李妙真大吃一惊,她被逐出天宗,是因为信念不同,无法做到太上忘情。

师哥命犯桃花,确实也该逐出师门,但既然弃修了太上忘情之法,那便没有把圣子逐出师门的必要。

【七:可能是,嗯,大概,是我在天宗山门下骂的太过分了。】

【二:你骂什么了?】

李妙真心里一沉。

【七:就,就是,一时糊涂,想当天尊他爹.......】

李妙真:“.....”

许七安:“.....”

怀庆:“......”

阿苏罗:“......”

楚元缜:“......”

见众人不说话,李灵素传书狡辩:

【七:天尊也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太上忘情嘛。】

【六:阿弥陀佛,贫僧觉得天尊已经忘情了。】

恒远大师忍不住传书,他等闲是不说话的。

李灵素:“.......”

天尊不忘情,你现在已经轮回去了........李妙真气呼呼的传音:

【二:好啦好啦,先回京城,你的去留,容后再商议。】

她还得为不争气的师哥的未来操心。

天宗待不下去了,地宗肯定也不行,师哥虽然是个好人,但不是善人,人宗倒是可以,洛玉衡看在许七安的面子上,肯定会收留天宗弃徒。

但人宗隐患极大,业火灼身时,需以意志力对抗七情六欲,而师哥后宫佳丽三千人,怎么可能不碰女人?

碰了女人就会被业火烧死。

.........

结束传书,许七安侧头看了眼站在右侧,龙袍加身的女帝。

“我回府报个平安。”

他起身,语气低沉的说道。

怀庆纤薄性感的嘴唇轻轻抿了一下,大劫已定,恋人平安,固然是件值得欣喜之事,但这次大劫里,金莲道长、赵守,还有监正,都彻底的离开人间。

重获新生的喜色下,是生离死别的伤感。

她能体会许七安沉重的心情。

.........

许府。

寒冬腊月,许府的花园里,盛开着灼灼醒目的鲜花,阵阵沁人的花香在府上缭绕不散,闻之心旷神怡。

清晨的寒风里,许铃音坐在内院的石桌边,两只小脚悬空,一边面色狰狞,一边把酸涩的橘子塞进嘴里,时不时打个哆嗦,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酸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