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与神殊沟通(1 / 2)

净心深吸一口气,平复激荡的内心,道:“度难师叔,你是说,他........”

度难金刚淡淡道:“除了不知浮屠宝塔为何跟他走,本座基本可以断定便是此人。”

净缘武僧沉声道:“他,他竟还敢出来行走江湖?想杀他的人比比皆是,真是胆大包天。”

西域众僧人神色激动,哪怕是净心这样的禅师,方才也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三花寺的和尚云里雾里,盘龙主持看了眼净心和净缘,又看一眼护法金刚,问道:

“度难师兄似是识出此人了?”

度难金刚没有作答,语气低沉的开口:“所有人退出去,不得靠近。”

众僧目光交换,沉默的起身,躬身合十,离开了禅房。

待所有人退走,度难金刚从袈裟中取出一面背部雕刻金刚怒目的铜镜,把铜镜放在身侧的蒲团上。

他嘴唇开阖,无声的念动咒文,俄顷,铜镜射出柔和的金光,打在梁上。

金光之中,盘坐一道略显虚幻的法相。

这尊法相通体金色,无须无眉无法,宛如黄金铸造,肌肉虬结,充满力量感。

他甫一出现,室内便充斥着至刚至阳的气息,如高山厚重,如大海广阔,这并非力量的具现化,而是法相所象征的意义。。

“伽罗树菩萨!”

度难金刚双手合十,微微垂首,行了一礼。

伽罗树,四大菩萨之首。

掌控金刚法相、不动明王法相,佛门战力第一人。

号称防御无双的金刚神功,便是金刚法相的简化版。

“何事?”

法相不曾开口,虚空中却有缥缈威严的声音传来。

“佛子已现,如何定夺?”

度难金刚把争夺龙气,浮屠宝塔被夺之事,原原本本的告之。

金刚法相凝眉半晌,缓缓道:“一刻钟后再唤我。”

说罢,金刚法相消散。

一刻钟后.........度难金刚知道,伽罗树菩萨这是要召集佛门高层商议此事。

阿兰陀圣山中,撇开那位失踪三百多年的法济菩萨,现有两位罗汉,两位金刚,三位菩萨。其中两位金刚,一位罗汉,是坚定不移的支持伽罗树菩萨,支持小乘佛法。

广贤菩萨和度厄罗汉则提倡弃小乘,修大乘。

琉璃菩萨属中立派,但更偏向大乘佛法,不然,她当日不会亲自去大奉,试图把佛子带回阿兰陀。

...........

“阿弥陀佛!”

外头,盘龙主持不解道:“净心师侄,那徐谦,似还有另一层身份?”

他知道徐谦不简单,不知道的是他隐藏的那层身份究竟是何人。根据方才净心等人的对话,似乎已经明悟徐谦的真实身份。

刚才净心和净缘几人的失态,盘龙主持看在眼里。

等闲之人,不足以让两名四品高手这般失态,更不可能让度难金刚屏退众人。

净缘哼道:“还能是谁,徐谦便是许七安。”

许,许七安........盘龙主持只觉脑门有天雷,接二连三的砸下来,脸色变了又变,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双手合十,连续念诵几遍佛号。

等彻底平静后,他沉声道:“何以见得?传闻那许七安已是三品武夫。若真是他的话,在浮屠宝塔内........”

净心摇头,“主持有所不知,那许七安身中封魔钉,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尽数被封,本该是废了的。没料到转修了蛊术。”

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了,盘龙主持喃喃道:“难怪,难怪度难金刚说他已废。”

封魔钉的事,他并不知晓。

彻底平静情绪后,盘龙主持又问道:“度难金刚方才是.........”

净心道:“阿兰陀的争执,主持想必有所耳闻吧。”

盘龙主持颔首:“正是此子提出大乘佛法理念。”

佛门与道门不同,道门的理念,与修行之法息息相关。

佛门更唯心。

在部分佛门中人看来,许七安提出的大乘佛法理念,是把整个佛门的教义,往上推了一个层次。

大乘佛法,更适合传教,远比小乘佛法更有前途。

净心道:“此子是大乘佛法开创者,与佛门因果极深,他若能皈依佛门,佛门昌盛便是天命所归。”

更何况,此人身负大奉半数国运。

..........

禅房内,铜镜散发出的金色光束中,金刚法相再次凝结。

恢弘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禅房内:

“渡情罗汉和渡凡金刚会率教众前往中原,擒拿佛子,皈依佛门。汝从旁协助,务必带回佛子,佛门能否将佛光洒满九州,就看佛子能否皈依佛门。

“凡阻扰尔等度化佛子之人,皆可灭杀。”

果然如此........度难金刚猜到了这个结果,双手合十:“谨遵法旨。”

顿了顿,他问道:“那监正........”

“自有人对付他,尔等无需担忧。”

“明白。”

“此事不得声张,不得泄露。”

说罢,金刚法相散去。

不得声张,不得泄露,徐谦还是徐谦.........度难金刚双手合十,躬身行礼。

.............

浮屠宝塔内,许七安找来天宗圣子,说道:

“三花寺首座恒音的魂魄还在此处,将他召唤出来,我要问灵。”

“召唤他作甚,我好不容易积蓄了些魂力,不好浪费........”李灵素不情不愿的掐动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招魂是六品阴神境才拥有的能力,他虽然修为被封,但品级还在,李灵素依旧是四品,只是发挥不出太强的实力。

这点和许七安是不同的,毕竟东方婉蓉的封印术,不可能比肩佛门至宝封魔钉。

随着招魂咒念动,第三层阴风大作,一道虚幻的声音浮现,面目呆滞,圆润发胖,正是恒音。

许七安满意点头:“退避一下。”

李灵素没想太多,转身往第二层走,走到楼梯口,发现所有人都没动,他猛的醒悟过来:

“就我一个退避?”

“不然呢?”许七安斜了他一眼。

“你这是没把我当自己人呀。”李灵素瞪着眼睛。

呸,男人最忌讳做同道中人,我和你这渣男是不一样的.........许七安挥了挥手,把他打发到第二层。

踩踏阶梯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许七安望向恒音,问道:

“度难金刚等人,此行是为龙气而来?”

恒音脸色木然的回答:“是。”

“他们怎么发现龙气的?”

“多日前,主持看见一道龙影自远空而来,融入浮屠宝塔,他探寻无果,便将此事汇报给圣山阿兰陀。”恒音语气空洞,正如他木然的神色。

许七安点点头,又问:“佛门也想抢龙气?”

恒音目视前方,喃喃道:

“度难金刚说,攫取龙气之后,便行走中原,将龙气的宿主度化入佛门。”

把龙气的宿主度入佛门,这帮死秃驴居心叵测啊........许七安心里一沉,又问了些细节问题后,他喊来李灵素,散去恒音的魂魄。

“监正说过,得了龙气,便拥有逐鹿中原的资格,许平峰想要龙气,巫神教想要龙气,佛门也想要龙气,我的对手有点多啊。嗯,换个思路,各方同样是竞争对手。

“他们没有有效的办法抽取龙气,但可以把龙气宿主“招揽”到所属势力,效果也是一样的。缺点就是,我对付他们的时候,完全可以利用阴险的手段抢人,让他们防不胜防。

“散碎的龙气可以不必管,但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必须拿到手。如今我已经收集了一条。”

许七安当即制定计划,把解印神殊的任务往后推一推,先搞定龙气再说。

毕竟神殊的残躯线索太少,一个个的找,犹如大海捞针。

但他现在急需实力来应对敌人,因此,养蛊比寻找神殊残躯的难度要低,可行性也高很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向塔灵老和尚,不由想起了那位失踪三百多年的法济菩萨,佛牌应该是偶然间落入我手吧?

我不信这一切都在法济菩萨的预料之中。

不,不能这么想,我当初也觉得监正不可能预料到一切,但事实证明,我被打脸了。

监正能做到这一步,依仗的是天命师的独特,是职业技能。

但那位法济菩萨,掌控的是大智慧法相.........在没有完全了解大智慧法相的能力前,不能妄加论断。

也不知道塔灵能不能解开封魔钉,嗯,不能直接说,先试探一下。

他旋即看向孙玄机,道:“二师兄,带他们去第二层。”

“好!”

孙玄机脚下一踏,传送阵法卷住慕南栀和李灵素,消失在第三层。

许七安双手合十,朝塔灵老和尚行礼:“大师可知我是何人?”

老和尚微笑道:“我在三花寺,听过不少关于你的传闻。”

我还以为你两耳不闻窗外事.........许七安反问道:“何事?”

李少云说,这和尚拥有神鬼莫测的算数能力,智商很高,许七安怕他诓自己,故而再行确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