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1 / 2)

白姬蜷缩在岩石上,做出沉睡的姿态,几秒后,一股可怕强横的意志从她体内苏醒。

这一刻,林中的走兽、飞禽,同时噤声,或匍匐在地,或展开双翼包住自己的鸟头。

高等生物的威压让附近的生灵瑟瑟发抖,如临末日。。

半坍塌的犬戎山主峰,老匹夫寇阳州有所感应,皱着眉头望向远方。

好强的妖气,许宁宴身边的那只白狐........他凝神细看一阵,徐徐收回目光,不再理会。

另一边,强横意志降临后,白姬睁开双眼,它的一只眼睛溢出清光,另一只眼睛乌溜溜的清澈纯真。

“娘娘!”

白姬娇声喊了一声。

接着,它再次开口,声音变成成熟女性才有的磁性嗓音:

“姓许的不在,小雌儿,你有什么事汇报。”

白姬的声音无缝切换,变回稚嫩的女童声:

“娘娘,我这会儿身在剑州武林盟,此地刚有一场龙气争夺战,涉及佛门、巫神教雨师,还有云州的术士。”

九尾天狐沉默片刻,笑道:

“看来这一架打的很激烈,不然你不会主动找我。”

白姬用力点头,娇声道:“许银锣赢了,佛门这次损失惨重呢。”

九尾天狐的声音里多了几分郑重:“结局如何。”

白姬道:“度凡和度难两位金刚陨落了。”

说完,九尾天狐沉默下来,许久没有说话,白姬忍不住开口:

“娘娘?”

九尾天狐这才开口,“把事情经过详细告诉我。”

白姬就把从许七安那里听来的情报,一五一十的转述给娘娘,它说的比较简略,因为许七安说的就很简略,只是告之战斗大致的经过。

“我能想象到其中的惊心动魄,度难度凡一死,佛门如今的高品战力,只剩伽罗树、广贤和琉璃三位菩萨,还有度厄罗汉。

“短短一个多月里,佛门损失的超凡高手,要比过去五百年还多。不愧是身负半载国运的人。”

白姬听出娘娘声音里蕴含的喜悦,抬起爪子拍一拍石头,娇声道:

“是时候反攻十万大山,夺回我们万妖国的领土了。”

九尾天狐嗤笑道:

“发情期都没到,口气就这么大,初生的狐崽不怕佛。

“不过你说的对,夺回十万大山的机会不远了。”

顿了顿,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感慨道:

“没想到监正愿意为他承受天道反噬,我有些怀疑监正的目的了。”

她从白姬的反馈里,没有看出许七安遭受反噬的迹象。

白姬歪了歪脑袋:“天道反噬?”

“巫神教的“祝祭”神通,能召唤先祖英灵,以及与自身因果纠缠的英灵。通常来说,只能召唤同境界的英灵,再高,就必须依靠外力。

“魏渊攻打靖山城战役里,他借助儒圣刻刀和亚圣儒冠,召唤出了儒圣的英灵。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这里的代价不仅仅是作为载体的他,肉身会被高位格的力量摧毁,还有天道的反噬,因为这种做法违背了规则。

“魏渊不管有没有成功封印巫神,他都必死无疑。”

白姬恍然,猛吃一惊:

“那许银锣........”

九尾狐笑道:“高祖皇帝不是儒圣,反噬没那么大,身为一品术士的监正能扛下来,若是三品的许七安.........”

就算他气运浑厚,能保住性命,但也会付出难以承受的沉重代价。

“那承载金刚法相的度难,也会遭天道反噬吗。”白姬想到了同样“开挂”的度难金刚。

“这不属于召唤英灵,不会被天道反噬,只是作为三品金刚的他,承受一品法相的加持,事后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

“另外,他之所以能承受伽罗树菩萨的精血,因为他也是一位金刚。换成罗汉,不可能具现出金刚法相。”

白姬乖顺点头。

聊完正事,它娇声问道:“娘娘你在海外找到同族了吗。”

九尾天狐摇头:

“海外广袤,汪洋无边无际,想找到同族,宛如大海捞针。不过我见到了一位神魔后裔,从它那里了解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白姬兴趣十足的追问:“神魔后裔?”

“就是云州白帝城出现过的那位,他与我说了一些神魔时代的秘闻,以及隐晦的暗示了神魔后裔当初逃离九州大陆的真正原因。”

不等白姬追问,她笑眯眯的说:

“天机不可泄露,你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支付知晓答案的代价。

“好了,带我去见他。”

............

温承弼返回议事厅,推门而入,曹青阳等人立刻停止交谈,转而看向他。

“老祖宗怎么说?”

曹青阳目光在副盟主脸上一顿,笑道:

“看来老祖宗的回复很合你心意。”

傅菁门等人顿时撇嘴,温承弼是主张把总部修在山上,在平地建城和在山中修建总部,那可不是一回事。

温承弼笑道:

“老祖宗说了,大乱将至,总部一定要修在山上,占据地势。”

剑州商会的乔翁捏了捏眉心,苦笑道:

“老祖宗是不当家,不知菜米油盐贵。诸位也别奢求什么了,往后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吧。”

一众四品的门主帮主愁眉不展。

倒不是不愿意掏钱,只是江湖帮派肯定不能像官府一样收税,他们有各自经营的产业。

而因为天灾人祸的缘故,门派经营的产业遭受严重打击,生意很不景气,但那群依靠帮派过日子的人,该养还是得养着,另外,又要配合官府施粥赈灾。

财政压力巨大。

如今还要承担总部的修建费用,可想而知日子会有多难过。

这种时候,道德底线太高,反而成了累赘。

若是寻常的江湖门派,谁管普通百姓的死活,那是官府要烦恼的事。

温承弼见众人垮着脸,嘴角一挑:

“诸位别急,修建总部,最难的无非是人力和银子,咱们只要把这两个问题解决,那不就行了吗。”

傅菁门斜着眼,嗤笑道:

“可我们就是解决不了银子问题,你给老子变出来?”

众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副盟主。

温承弼不慌,侃侃而谈:

“咱们各帮各派都要出钱出粮,配合官府施粥赈灾。

“既然这样,索性就把灾民聚集起来,让他们为大伙修建总部,用劳力换取救济。这样既解决了人力问题,我们也不修要额外的出钱。

“这就叫做,嗯,以工代赈。”

议事厅里安静了一下,众帮主门主愣了半天,而后议论声瞬间打开。

“好像也可以啊,这样就不需要额外出银子,反正救灾的钱粮是一定要出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