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1 / 2)

见到摇摇欲坠的屏障重新稳固,山上的武僧如释重负,这才发现后背汗津津的,心里涌起一阵后怕。

就在刚才,也许就是下一瞬间,这座凝聚了目前佛门差不多所有力量的防御大阵,会被这个施展金刚法相的怪物生生击碎。

这也意味着,这尊如神似魔的存在,有近乎单挑整个佛门的能力。

幸运的是,主阵的是伽罗树菩萨,而这位佛门综合战力最强的菩萨,掌控着坚不可摧的不动明王法相。

嗡嗡嗡.......金光屏障还在摇晃,但波纹扩散到那尊不动明王附近时,便立刻被抚平。

“阿弥陀佛!”

武僧们单手合十,又庆幸又恐惧。

恐惧的是,九州之大,真的有这样的存在吗?把佛门逼迫到这个地步的存在?

庆幸的是,就算是这样可怕的怪物,依旧被挡住了。

佛门圣山是不容侵犯的。

“伽罗树菩萨的不动明王从未败过,大家收敛心神,不要被这个怪物的法相震慑,护住身边的师兄弟们。”

“呼,阿弥陀佛,吓贫僧一跳。。贫僧刚才险些认为大阵即将被破。”

“这怪物如武夫一般粗鄙,只知宣泄蛮力,世上哪个武夫能靠蛮力破我佛门大阵?”

“恐怕就是大奉那位新晋的一品武夫,也没这般力量。”

“眼前这尊怪物,恐怕不是一品武夫能相比。”

理由很简单,一品武夫绝对破不开三位一品,四千余名禅师组成的大阵。

武僧们低声交谈,相互鼓励,重新变的振奋,重拾信心。

远处天空中,李妙真眉头紧皱:

“好强的守护阵法,神殊似乎破不开...........”

她把话尽量说的委婉一些,因为不知道九尾天狐是什么性格,免得说的太直接,惹对方不快。

大战来临,她不想因为一些没必要的小事,与盟友闹不愉快。

九尾天狐摇了摇头,直截了当的说:

“除非神殊夺回头颅,不然难以打破这座大阵。”

半步武神能挑翻佛陀除外的整个佛门,但神殊现在不是完全体,打不破佛门倾尽全力的防御并不奇怪。

而且,阿兰陀深处是有佛陀的,佛陀一旦出手,神殊绝对会陷入被动。

这个时候,广贤和琉璃两位菩萨,以及近一万的禅师、武僧,就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

因此九尾天狐一直忍耐着,忍耐到大奉的超凡强者抽出时间,把佛陀的“帮手”优势抹平,而许七安这位一品武夫,甚至能在佛陀和神殊的斗争中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如此,才算真正有希望从阿兰陀中抢回头颅。

李妙真略作沉吟,脑海中闪过诸多破阵之法,旋即摇头道:

“只能看许宁宴的爆发力,是否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强了。”

飞燕女侠从未见过一品武夫的暴力,在渡劫战还未结束时,她便被师尊和玄诚师伯带回宗门。

因此只知道许宁宴成为一品武夫,但究竟有多强?心里没有太直观的概念。

这座惊世大阵的层次太高,主阵的可是三位菩萨,且其中还有掌控“不动明王”法相的伽罗树。

正常情况下,他们想打破“不动明王”都难,何况是融入了这么多位高手的禅阵。

也就神殊这位半步武神有这样的实力。

嗡嗡嗡.........金光屏障剧烈摇晃,始终不破,而神殊的攻势绵绵不尽,宛如永不疲惫永不停歇的永动机。

拳头砸在屏障上,掀起的狂风和气机层层叠加,本该在阿兰陀附近掀起可怕的飓风,但临近中央那尊不动明王法相时,这些“动静”被尽数抹平。

以致于阿兰陀周遭的狂风虽然猛烈,却始终无法积蓄势能,形成规模。

在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僵持后,那尊融入了伽罗树的不动明王法相,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契机到了..........无穷高的天际,蔚蓝的天穹,许七安眯着眼,清晰的看见了不动明王的异常。

神殊的持续不断的暴力输出,终于撬动了这尊号称绝对防御的法相。

这是许七安第一次看到不动明王在维持势能的状态中,出现颤抖。

要知道,即使是调动众生之力的他,也只能把伽罗树当沙包从东打到西,从西打到动,虽说是绝对压制,可终究没能真正破开不动明王的防御。

不然当初伽罗树就得死在中原。

神殊做到了,神殊为他创造了破阵的契机。

眼下这个情况,这是神殊能做到的极限,单靠这位半步武神自身,是破不开这座大阵的,此时,需要一位同样以暴力著称的一品武夫,来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深吸一口气,许七安缓缓舒展筋骨,一块块肌肉舒展又纹起,一块块骨骼发出轻微的声响。

然后,腰椎肌肉猛的一炸,带动周身肌肉发劲、膨胀,他的身板硬生生“浑厚”了一圈,把袍子撑的微微鼓起。

“啊~”

许七安发出沉雄的咆哮,声浪宛如滚滚惊雷。

伴随着咆哮声,他的皮肤缓缓涨红,这是血液高速冲刷血管造成的异常,毛孔张开,喷出血雾。

血祭!

超凡力蛊的蛊术。

燃烧精血,让战力短暂的提升。

一品武夫燃烧精血,能爆发多少战力?

刹那间,天地风云变色,整片天地的元素之力陷入紊乱,水元素和火元素结合,化作稠密的水汽,风元素与土元素结合,形成沙尘暴。

阿兰陀方圆数十里境内,化作混乱动荡的不祥之地。

如此夸张的异象,引来了山中僧人的注意,他们茫然的东张西望,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东西,或存在,引发了这样的乱象?

好强.........李妙真暗暗咋舌,妙目痴痴仰望,她是第一次见识许宁宴真正展示修为。

相隔如此遥远,她依旧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毁天灭地的威能。

晋升超凡后的喜悦和自信,此刻统统收敛。

不知不觉,那个在天地会里假装自己是高手,实则是小武夫的银锣,已经真正成长为顶天立地的人物。

这让李妙真有种岁月如梭的怅然。

虽然不及神殊,但这份威力,委实有些可怕了.........九尾天狐心里哼了一声,她还惦记着许宁宴大婚当日,将她一缕神念封在浮香体内,然后坐在她身上,狂揍屁股的仇。

狐狸精很记仇的。

金莲道长、赵守和阿苏罗三人,则更清晰更直观的意识到许七安的进步。

刚晋升一品时,他可没现在这份力量。

恐怕不仅仅是力蛊的血祭术,他自身修为也提升了一大截吧,这才两个月不到...........阿苏罗心里忽然泛起“必须奋勇直追”的冲劲。

另一边,许七安手掌探入胸口,拉出一柄黄澄澄的黄铜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