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评书屋 > 其他书本 > 我家二师兄很怕死 > 第一百一十章 茨木童子

第一百一十章 茨木童子(1 / 1)

而那柄战区鬼丸酒吞童子头颅的宝刀更是因此成为了一柄名震天下的神兵,名唤童子切安纲。

等源赖光将军班师回朝之际,我和空海大师询问了具体情况,原来源赖光将军说他根本杀不死鬼王酒桶童子依旧那些手下。

故此我和空海大师赶紧赶往大江山,合力将邪恶鬼城封印在虚空之中,为了避免鬼王酒吞童子逃出虚空,我和空海大师便将封印酒吞童子以及百鬼、鬼城的虚空压制在了平安京东大门三里外鸟居旁供奉泰山荡妖真武大帝的神社之下,只是没想到……今天又让他逃了出来……”

安倍晴明快速说完,博雅源惊叹道:“原来这个传说一直都是真的……”墨锦言默默起身,走到了大屋廊外,抬头仰望那座恐怖无比却又雄伟壮观时隐时现的邪鬼鬼城:“想来那个就是酒吞童子的老巢了。”

“没错,我以为这个时候空海大师回来找我应对商议彻底消灭酒吞童子,没想到空海大师到现在还没有来找我。”

安倍晴明有些失望。

“那这么说只能靠咱们了?”墨锦言摸着下巴仰望着月亮之下云端之上的那个少年鬼影。

“没错,我决定今天就算是豁出去性命,也要灭了鬼王酒吞童子。”

安倍晴明咬牙起身,命了侍女蜜虫摆设法坛,准备登坛作法。

“好,本来我还想走,但是对于这个经历十分传奇的鬼王酒吞童子瞬间来了兴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他到底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妖鬼。”

墨锦言也摩拳擦掌,兴致浓厚。

“想要杀死他,绝非容事,我必须要请出四件法宝才行。”

“哪三件法宝?”

墨锦言和博雅源同时发问。

“鬼毒酒、星兜甲、童子切安纲、镇魂箭!”

安倍晴明说罢就跪在法坛之前,登坛作法,跪在地上虔诚念着咒语。

霎时,法坛之上突然多了四个东西,分别是一坛鬼毒酒、一件星兜甲、一把长剑、一把镇魂箭。

“博雅源,你持镇魂箭,箭只有一发,我让你出手射鬼王酒吞童子时,你再射,这一次你可不能再犹豫怯懦,整个平安京百姓的生死都在你我的手中,明白了吗?”

博雅源本来就有些害怕,但是墨锦言和安倍晴明同时坚毅且勉励地盯着他看,博雅源顿感力量无穷,胆子也大了讥讽,咬着牙道:“我知道了!”

“墨兄,我不擅长使用长剑,这把童子切安纲由你使用,如果我封印住了鬼王酒吞童子,你就一剑斩杀了它。”

“好。”

墨锦言笑着接过了童子切安纲,佩戴在腰间。

“这星兜甲和鬼毒酒就由我来用吧。”

安倍晴明把星兜甲和鬼毒酒装在长袖之中,激动地看着墨锦言和博雅源。

“墨兄,博雅源,这一次事关沧瀛国百姓死活,你们准备好了吗?”

墨锦言和博雅源一会看看安倍晴明一会看看对方,他们深知自己肩上的重担,唯独墨锦言内心想的是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只不过装的大义凛然,激动地和安倍晴明、博雅源对视。

“我准备好了。”

墨锦言激昂道。

“我也准备好了。”

博雅源也激动不已。

“好,那就交给我们吧。”

安倍晴明对着墨锦言和博雅源默默点头,三人准备出发。

“等等。”

就在安倍晴明准备带着墨锦言和博雅源出去对付百鬼之时,墨锦言突然发问。

“怎么了墨兄?”

贪生怕死的墨锦言嬉笑道:“刚才听你讲,不是有个叫赖源光的人跟鬼王酒吞童子战斗过吗?我的意思是……不如把他叫上,让他先上,咱们殿后,你觉得如何?”

胆小的博雅源立刻明白了墨锦言的意思,附和道:“是啊,咱们不如把他也叫上?”

“他几十年前就死了。”

墨锦言和博雅源顿感失望。

“主人用不用我陪你去?”

侍女蜜虫担心道。

“行了,你就在这里等我,如果我要是战死,你就立刻去沧田寺去找空海大师,让空海大师去找能够打败酒吞童子的大魔王织田信长亦或者是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听明白了吗?”

“嗯……”

侍女蜜虫哽咽道。

“好了,墨兄,博雅源,我们没有指望了,我们才是平安京百姓的指望,今日能否活下去,就看接下来的表现了。”

“好,打不过咱们可以溜吗?”

还未开战,墨锦言就开始蛊惑军心,好在安倍晴明是个脾气极好的人,拉着墨锦言和博雅源的手笑道:“可以,如果打咱们被打败了,我用自己的命为你们两个拖延时间逃走的。”

“这……”

博雅源脸上顿感羞涩和内疚,墨锦言亦是羞愧难当。

“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一直都没有见识过来自灵气大陆高手的我,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监视一番。”

墨锦言没想到安倍晴明竟然是这样无私的人,墨锦言内心被感动的稀里哗啦,但是他是真的怕死啊,所以为了保存实力,像往常一样暗中偷袭,墨锦言决定使出自己的惯用伎俩,默默地低头看向了自己腰间的紫金葫芦。

咔!

安倍晴明府邸大门从里面打开,墨锦言、安倍晴明、博雅源如坠落天地的天神一般,傲然孤迥地走了出来,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坚定无比。

与此同时,沧瀛国皇宫专门放置珍奇古玩的宝库内,一方书架上兀的飘起一副画轴,散落了些许尘土,画轴慢慢打开,冲破宝库大门,飞到了沧瀛国皇宫大殿之上。

画轴自动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副字帖,不是别人所写,正是灵气大陆儒宋汴京大才子苏轼所写的字帖,名唤《和气贴》,其上不但有大才子苏轼的题字,更有华唐洛阳李太白、大汉长安曹阿瞒、虎秦咸阳赢扶苏的题字,当年正是灵气大陆四皇送给沧瀛国神武天皇登基的大礼,其意义就是永远和平,被神武天皇当做至宝藏在宝库之中。

《和气贴》上的字慢慢脱离字帖,飞了出来,水墨文字,在半空中组合变幻,竟然变成那个了六张脸。

“曹阿瞒,赢扶苏,你们两个当见证,咱们就看看我保举的人今天能不能担当大任。”

有水墨文字组成李太白的脸对着其余几人笑道。

“好,那我就看看。”

大汉长安曹阿瞒捋着胡子大笑,怀中抱着一个人妻。

“也罢,反正我也读书读累了,不妨当个见证,看看你和稼轩兄谁慧眼独具,哈哈哈哈!”

虎秦咸阳赢扶苏手里拿着一本论语笑道。

“那就看看咯。”

辛弃疾自然是不看好贪生怕死的墨锦言。

“我说你们两个玩心还挺重,哈哈哈哈。”

大才子苏轼捋着白须摇头大笑。

“无聊,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酒吞童子吗?我一个手指头便能灭了他,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算了我还是跟别的仙女练习棍法去咯。”

由水墨文字组成的司里冲的脸瞬间消失。

--------------------

墨锦言三人刚走下台阶,周遭等待已久的恶鬼们纷纷喊杀而来。

“他娘的,竟然敢在我墨锦言面前这么嚣张?我可是去过冥界的人!”

墨锦言看到眼前这么多恶鬼,什么青行灯啊,什么雪女啊,什么二目男啊,什么婆婆火,退至博雅源和安倍晴明身后指着眼前恶鬼怒道:“安倍晴明给我杀了他们!”

“安倍晴明,就是你当年封印了我们?”

众恶鬼愤怒地向安倍晴明咆哮。

“不错,不过今天我会全部杀光了你们。”

安倍晴明淡淡一声。

“可是我们又无数恶鬼在平安京的各个街道肆虐,还有无数妖鬼从邪恶鬼城杀出,今天我们才要杀光你们所有人,嘿嘿。”

众妖鬼兴奋不已。

“你们还不配!只不过你们太碍事了。”

安倍晴明一手指天,一手之地,闭上眼睛嘴里催念咒语。

“全都给我离开平安京吧!”

安倍晴明突然暴喝一声,脚下迅速生出金光耀眼的六芒星法阵,以他们家为点,迅速向整个平安京弥漫而去。

“就这点本事?”

眼前恶鬼并不知道发生了,而月亮之下云端之上的鬼王酒吞童子却不敢小视,透过层层妖雾,低头一看,面无表情。

“我安倍晴明才是你们的对手!放过那些可怜的百姓吧!”

安倍晴明再喝一声,铺满了整个平安京的偌大六芒星法阵从地面往上冲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肆虐在平安京的所有妖鬼冲击到天上。

“这是什么招式?”

墨锦言摸着脑袋不解,但是眼前围绕的几十个妖鬼也跟着被冲到了天上。

此时此刻,整个平安京上空飘满了失去平衡的各种妖鬼,鬼叫连连。

“墨兄,博雅源,准备战斗吧!”

安倍晴明淡淡一手,双手对着天空施展法印,铺满整个平安京的巨大六芒星法正平行冲上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发光手掌,将所有漂浮在空失去平衡的妖鬼包住,再度回缩,将所有的妖鬼积压成团。

“滚回去!”

安倍晴明暴喝一声,被六芒星法阵积压成团的无数妖鬼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扔向了邪恶鬼城,整个平安京城内瞬间没有一个妖鬼,也就在这一刻,缩聚成团的六芒星法阵再度铺开,落回到了地面,发出耀眼的金光,保护着平安京的百姓。

“这么多年了,你到底还是这点实力啊。”

月亮之下,站在云端的鬼王酒吞童子不动如山,背后的酒葫芦倏地变大,对着脚下如平安京城池一般大小的六芒星法阵中正对着邪恶鬼城的一个角,从天而降,从酒葫芦里倾斜而出无数毒瘴、绿色腥臭的河水、浑浊的处女之血、以及无数白骨。

那些无数毒瘴、绿色腥臭的河水、浑浊的处女之血、以及无数白骨铺满了对着邪恶鬼城的六芒星法阵的一角,瞬间将其侵蚀,原本六芒星法阵此刻变成了五芒星法阵,并且那些无数毒瘴、绿色腥臭的河水、浑浊的处女之血、以及无数白骨顺着被被侵蚀的六芒星法阵的一角不停往六芒星法阵正中倾泻而去,犹如洪水一般,竟然在铺满六芒星法阵的平安京城内铺出另一条路。

“酒吞童子!”

安倍晴明见一直不肯露面的酒吞童子竟然破了自己的六芒星法阵的一个阵角,意图再也明显不过,那就是让自己手下无数妖鬼通过这一条路来杀死他和墨锦言等人。

“……”

月亮之下、云端之上的鬼王酒吞童子并不理会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则告诉墨锦言和博雅源:“兄弟们,我和酒吞童子刚刚过招,大家的意图都一样,那就是直接明快的对决,他已经为他的手下铺出了一条路,咱们眼前再无退路,只有杀过这一条路才能见到酒吞童子,一会儿战斗起来,你们可不要畏惧。”

“明白了。”

博雅源握紧了镇魂箭咬着牙暗暗鼓励自己。

“放心,我墨锦言绝对冲在最前面。”

墨锦言站在安倍晴明和博雅源后面镇定道。

“我的好兄弟,茨木童子你过来一下。”

月亮之下,云端之上的鬼王酒吞童子对着邪鬼鬼城喊了一声,不时,一个俊美少年飞到了鬼王酒吞童子旁边。

“要不然你先去会会他们?多好的机会啊。”

鬼王酒吞童子面无表情道。

“酒吞童子,你是我的好兄弟,你让我干什么我便干什么,只要你能重振雄风。”

少年茨木童子欣喜道。

“去逗逗他们,如果不行,就回来,他们那些人,不值得你我出手。”

“我明白了,就用帮你骗处女的老办法好了。”

茨木童子垂下云端,落在些无数毒瘴、绿色腥臭的河水、浑浊的处女之血、以及无数白骨的路上,在落地爹一瞬间,幻化为一个绝世美女,向着这条路的尽头墨锦言、安倍晴明、博雅源那边走去。

而酒吞童子所在天空妖雾更加浓厚,他静静的观察着他的老对手—安倍晴明。

沓沓沓!

一个绝世美艳穿着暴露的女子快步走到了安倍晴明府邸之前,墨锦言、安倍晴明、博雅源奇怪的看着那个绝世美女。

“你怎么会从那条路过来?不知道你来的地方是邪恶鬼城吗?”

安倍晴明不解风情瞪着那个绝世女子。

“我好可怜,刚才有几个色中饿鬼要调戏,小女子我赶紧逃了出来,还望几位少侠救我一命,后面还有几个色中恶鬼在纠缠我而来。”

绝世美艳女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墨锦言、安倍晴明、博雅源三人。

“好可怜的女子,要不然你站在我们后面好了,现在整个平安京,除了这里,都很危险。”

博雅源一看到可怜之人爱心泛滥,伸出援助之手,招呼那个绝世美艳女子过来。

“博雅源,这女人来历不明,别看她长得漂亮,我估计可能是妖鬼所化。”

安倍晴明自然是不敢轻信能有凡人能从那些无数毒瘴、绿色腥臭的河水、浑浊的处女之血、以及无数白骨的路上逃过来,这种概率几乎为零。

墨锦言倒是没有急着说话,盯着那绝世美艳女子上下打量,绝世美艳女子似乎感觉到了墨锦言那淫荡的目光,故意陪着着墨锦言,墨锦言盯着她上半身看,她就故意搔首弄姿,挺起偌大的胸膛,墨锦言盯着她细长的双腿看,她就撩起裙子让墨锦言看个够,同时站在原地慢慢地旋转一圈,骚情地扭动着屁股用诱惑的眼神看向墨锦言。

“他娘的,真不错……”

墨锦言忘情的欣赏,吞咽着口水。

“咳咳!”

博雅源赶紧提醒墨锦言,墨锦言仍旧没有收敛。

“墨兄,咱们现在干什么呢?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安倍晴明深感丢人。

“不是,你们误会我了。”

墨锦言擦去了嘴角的口水,可眼睛依旧停留在绝世美女身上,淫笑着解释:“我是在观察这个女子到底是人还是妖,如果是妖的话,身上怎么没有一点妖气啊?”

“我也在纳闷,如果是凡人的话,不可能通过这条路的……”

面对身上一点妖气没有反而一身骚气的绝世美艳女子,就连安倍晴明都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你们若是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我便以身相许……”

绝世美艳女子娇柔道。

“哼!”

墨锦言坏笑一声,摸着下巴煞有兴趣地暗示:“以身相许,那也要本钱不是,刚好我们三个都是老光棍了!”

“小女子明白……”

绝世美艳女子往墨锦言、安倍晴明、博雅源跟前走了几步,快要靠近警觉地安倍晴明、羞涩的博雅源、厚颜无耻的墨锦言的时候

最新小说: 斗罗之我有一个超神系统 从当领主开始震惊世界 关里关外 冷宫皇后皆寂寞 战国之大秦质子 穿成锦鲤小夫郎 玄幻之我能无限召唤神话人物 帝少溺宠小甜妻 傅爷家的小祖宗真绝了 穿书后成了偏执大佬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