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全跑了(1 / 1)

说完之后也不管他是否同意,便把他推出了办公室,然后直接把门关住了。两个人私下交流。

“陈长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袁雨萱内心也是十分惊讶。

陈长寿面色沉重的说道:“吴老师他是我的班主任。大学期间带了我五年,他是什么情况的人,我应该是很了解的。这件事情我相信肯定不会是他做的。不过对于我现在都没有实力而言,这趣÷阁账先记下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替他报仇。找出这个诬陷他的人。”

“好的,我支持你。你一定可以的。”边说边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希望通过自己的小动作让陈长寿不知道再继续担心这件事情。

已经了解到袁雨萱想要表达的内容,陈长寿未来也不再让她担心,也就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道:“好,听你的。”

之后他两个人也闭口不提这个话题,在办公室里翻找着袁柠教授所需要的资料。正当两个人正在聚精会神地找着。

没一会儿,陈长寿发现袁雨萱脸色惨白,双手抱着腿蹲在地上,感觉就快要晕了过去一样。

“叮……”

“检测到宿主意愿,现在为您开启系统进行查询。”

“姓名:袁雨萱。

年龄:21。

身体状况:病人现在处于痛经状态,是由于长期的饮食不规律,以及在生理期不注意自己身体状况,最终所导致的结果。

解决方案:利用中药调理,外加中医的针灸疗法。大约一个疗程即可减缓疼痛。”

奥,原来是这样呀!一直以来学习中医的陈长寿虽然也知道女性月经期间的这个疼痛,但是由于平常也没有遇到,所以并不知道原来是因为痛经袁雨萱才这样的。

由于已经得到了系统的提醒,所以陈长寿要不再废话,此时的陈长寿并没有顾忌什么男女之情,而是直接把袁雨萱从地上直接抱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让他歇着。

然后从饮水机里烧开了水,接了一杯开水给送了过来,虽然“多喝开水。”这个梗一直都在,但是事实的确就是这样,多喝开水的确是有帮助的。

随后从办公室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纸和趣÷阁,按照系统给自己的配方,把这些的配方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看到袁雨萱好了一点,便扶他起来喝了一些热水。并且把配方给了袁雨萱让他回去之后让他父亲帮忙把这些药给抓起了,煎成汤,一日三次。连续喝一周。

“对啦!回去之后记得让你父亲帮你用针扎一下。就是在你喝药的这一周,并且配合针灸的话,一个疗程过一点你就可以痊愈了。以后也就可以不再受月经疼痛的影响了。”

“好的,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一定会去和我父亲说清楚。今天谢谢你了。”由于袁雨萱虽然好一点了,但是陈长寿还是不太放心,最后自己过去,从办公桌上把那个文件拿着,然后手扶着袁雨萱刚刷出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刚一开,外面有一个男生正准备敲门。

我就本来直接面对着袁雨萱还有一些害羞,但是看到,陈长寿的手已经搭在袁雨萱的腰间,瞬间直接生气的说道:“袁雨萱,你不是说你没有对象吗?虽然我喜欢你,但是你不能拿我对你的喜欢这么糟蹋我。我不希望你这么践踏我的尊严。”

气冲冲的说完便转身跑了。

“哎,你等等。我们两个并没有什么呀!”陈长寿看到有人误会了,连忙解释说的。并且碍于这种眼原因,立马把搭在袁雨萱腰间的手抽了出来。想要追上去和他解释一下。但是由于他已经跑远了,陈长寿说的话都没有听到,要是听到估计后悔死了。

“这个,这个,今天的事真的好抱歉呀!”陈长寿紧张的捏了捏自己的衣服,说话都有一些结结巴巴,并且还不时地挠了挠自己的头。

袁雨萱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陈长寿感觉十分可笑,不过由于自己痛经的缘故,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是还是比较惨白。

但是又不想看到陈长寿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尴尬不好意思,所以随后,便对陈长寿说道:“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了。没有什么抱歉不抱歉的。就刚才在办公室里还那样帮我呢。挺好的呀!”

但是陈长寿还是有一些尴尬,“可是刚才那个男生,他已经走了。我本来是想和他解释的。”

“哈哈,没什么事情的。这个男生你不用管的,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吧。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我还是不相信。刚才要不是我手搭在你的腰间的话,这个男生也不会因此就生气跑开了。我还是觉得很抱歉的。”

袁雨萱看到陈长寿先到现在还是这么怪自己,于是也不好意思让他继续这么尴尬,于是拿出自己的手机给那个男生打了电话。

“你跑那么快干啥呀?你不是说追我的吗?你刚刚只顾着那只手了。你怎么没有发现我的脸是多么惨白呀!亏你还口口声声的说喜欢,我会好好照顾我呢。我跟你说这次考核时间继续。哼。”袁雨萱带着一点点撒娇的语气说的。陈长寿就静静的站在一边并没有出声,其实他也怕自己再次让人误会。

“啊?哎呀,都怪我。我这个猪脑子。这几天是你的生理期呀。我居然就这么给因为生气给忽视了。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啊。”电话那头的男生,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就连电话这边的袁雨萱和陈长寿都听到了这一声“啪。”两个人虽然感觉到好笑,但是都没有笑出声来。

因为对于陈长寿而言,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在协调自己的关系,陈长寿要是这个时候笑出声来,也是对这个男生的不尊重。而袁雨萱所以没有小出声来,主要则是因为自己刚才对于这个男生所说的话,本来就是一个比较严厉的语气。所以要是在这个时候没有绷着,直接笑出声,自己现在所要塑造的这个身体的形象可就没了。

就这样,陈长寿陪着袁雨萱再一次回到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个男生又再一次回到了这里。但是与上一次不同的是,在这一次进入办公室的时候,首先敲了敲门。等到屋里面的人确定说了请进之后,他才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进到屋里之后,把自己手中刚充的红糖水以及红枣之类的,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袁雨萱对面的桌子上。

随后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趴在袁雨萱面前,用自认为最温柔的语气说道:“小萱,你能不能原谅我呀?刚才的我真的是被生气给冲昏了头。我居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好不好。主要是那会儿我知道你来了这边你父亲袁柠教授的办公室之后,我就想着你肯定是自己过来的,所以我就开车过来,打算等你拿完资料之后接你回去学校的。只是没想到,我刚准备敲门,你们别从里面出来了。尤其是他还搂着你的腰。我真的好气呀!我当时脑子里面就在想,你是我追了这么久的女神,不允许其他人对你有一点点的亵渎。所以我当时就…………”剩下的话,这个男生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最新小说: 习晚的职场逆袭 恐怖复苏:开局扮演剑仙 开局签到四合院 开局多了六个神级姐姐 龙鳞殿主 梦回改变金生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他爹 从1996开始 天才萌宝:爹地何时娶妈咪 归来仍是那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