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威胁(1 / 1)

“没看出来,李执事深藏不露啊。”高山药揉了揉手臂,眼神中有些许不快。

“没有几分本事,怎会被拍到丹阁。”李自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还隐晦的向高山药长老透漏——虽然你不知道我的底细,但家族中有人知道我的底细,你不必担心什么。

高山药不再计较,迈着步子朝丹阁方向走去。

“希望这两个小混蛋都没事。”即便是已经年过半百的李猎,在高山药这个真正的“老人家”面前,也依然是个小混蛋。

其余众人也大着胆子,跟随高山药长老和李自执事一同来到刚才的比试场地。

他们走近了,才看见地面上触目惊人的雷击痕迹,只是不知为何,陈长寿身边的雷击痕迹居然要比高猎身边的痕迹痕迹还多,让众人感到更奇怪的是,三阶炼丹师高猎不幸被雷击中,头发焦黑根根炸起,衣服破烂,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陈长寿,除了发型比之前有点乱之外,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你小子用了什么妖法,怎么高猎这个小混蛋被雷击劈成这样,你这个小混蛋反而一点事都没有。”高山药摸着完美的下巴,挑了挑眉向陈长寿问道。

对此陈长寿只能无辜的耸了耸肩膀:“也许是我运气太好,也许是高猎的运气太差了。”

高山药笑哼的一声,对于这个说辞,她一点也不信,她这一百多年又没活到狗身上,谁信谁傻子,反正他不信。

其实事实的真相比所有人想的都要简单,落在陈长寿身边的雷击虽多,但他目标小,只有一个人和一座巴掌大小的丹炉,落在高猎那边的雷击虽然少,但他目标大啊,除了一个人之外还有一座八个人才能抬的起的大型丹炉,雷击不劈他劈谁。

说起来也是高猎运气不好,这雷击明明是冲着陈长寿来的,落在他身边只是余波,偏偏就把他给打中了。

好歹也是个三阶炼丹师,也可能是他之前吃的那一大把丹药起了作用,总之高猎并没有死于雷击,他只是昏迷了一会就醒了过来。

“哈哈哈嗝。”

高猎大笑三声之后突然打了一声响亮的嗝,一股黑烟从他口冒了出来,很是滑稽。

“我成功了,哈哈哈,陈长寿我成功了!”

神态狼狈的高猎扶着丹炉站起来,仰天大笑,仿佛得道成仙了一样。

陈长寿也在笑。

“你成功了是没错,难道你以为我就失败了吗。”这时陈长寿单手举起了手中的精致小丹炉,这个小丹炉表面已经出现了裂痕,但它没有炸开,陈长寿在最后关头也成功了。

“哼,你这个废炉一样的丹炉能炼出什么来。”高猎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同时不知为何,心里居然七上八下的。

“既然你们两位都成功了,那就开炉见分晓吧。”高山药长老的语气柔美动听,她一脸笑容,看起来她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

“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天才炼丹师!哈哈哈,我果然是个丹道天才。”此时此刻高猎海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这家伙别是被雷击劈坏了脑子。

“且慢……”陈长寿慢悠悠的开口,打断了准备开炉的高猎。

“我要给自己加注。”陈长寿面漏微笑说道。

“哼,我正好也想加。”高猎胸有成竹的说道。

“我也加!”

“还有我。”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临时加注的热潮。

陈长寿脸上波澜不惊,一件一件的向外拿东西:“这是我平常炼制的丹药,虽然只有二阶,但这几份丹药的功效都不是普通二阶丹药能比的。”

“这是一块质地柔软,但不可切割的奇异矿石。”

“这是一瓶兽血,血液中含有至纯至阳的药力,估测有三阶的品质。”

已经确定了自己会赢的陈长寿,几乎掏出了所有家底。

高山药长老看着陈长寿拿出来的东西,美目流转:“看不出来,你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好东西。”

头发根根炸起,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脸面黑如锅底,比叫花子还像叫花子的高猎,走过来扫了一眼陈长寿拿出的东西,不屑的道:“除了这瓶血有点看透,在我看来,其余的东西尽是垃圾。”

陈长寿撇了高猎一眼,勾起嘴角轻蔑一笑,那是你眼力不够。

“你这丹药,果真如你说的这么有效。”本身就是一位炼丹师的高山药长老,拿起一瓶丹药对陈长寿问道,若不是碍于长老的身份,她肯定要扔两颗到嘴里尝尝味道,不,是尝尝药效。

陈长寿点头:“当然,我的丹药……”

没成想陈长寿刚和高山药长老搭上话就被内心嫉妒的高猎打断。

“山药长老,你居然真信了陈长寿的鬼话,他这种品阶的炼丹师能炼制出什么好丹来,您若需要什么丹药,不如倒我这里来挑。”

高猎敞开衣怀,想拿放在炼丹袍中的丹药,结果一伸手却摸了个空,他身上携带的各种丹药全都毁在雷击之下了。于是高猎恨恨的看了一眼只能作罢。

加注虽然是陈长寿开的头,但除了陈长寿给自己加注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往他身上下注了,高山药长老倒是很像下注玩玩,但到最后她犹豫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压在谁身上。

高猎的黑金丹炉中有丹成型,这条消息已经不是秘密了,炼丹过程中大家都有目共睹,虽没有万丈霞光,但也从黑金丹炉中散发出十几丈霞光,有此异像,一旦丹成,必然是品阶不错的丹药。

这一会功夫,在高猎身上加注的人数不胜数,各种奇珍异宝和值钱之物又堆成了一座小山。

“还有没有要加注的。”

“还有没有,没有就开炉了!”

大声问了两遍之后,已经没人想要加注了,高山药长老清了清嗓子:“准备开炉。”

陈长寿和高猎两人都已经把手搭在各自的丹炉上了,这时又有一个声音冒出。

“且慢!”

“陈长寿你有完没完了!”早已经耐不住性子的高猎怒气冲冲的陈长寿大喝,他误以为这声且慢是陈长寿喊的。

其实这次这声且慢还真不是陈长寿喊的,而是另有其人。

“且慢,且慢,两位且慢,让贫道也来赌一把。”

在陈长寿,高山药长老,李自还有高猎等人的目光中,一个穿着干净道袍的破烂小道士,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道士脸白没有胡须,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模样很是年轻,说他干净,是因为他从头到脚都清洗的十分干净,发丝轻柔飘逸,这么长一头黑发,居然连一点头皮屑都找不到,身上的衣袍也是洗的一尘不染,说他破烂,是因为他全身的穿戴,都打着相当密集的补丁,补丁的密集程度足以让恐怖密集事物之人当场晕过去。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四合院 开局多了六个神级姐姐 龙鳞殿主 梦回改变金生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他爹 从1996开始 天才萌宝:爹地何时娶妈咪 归来仍是那个少年 我反杀了催眠师 终极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