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盖新房(1 / 1)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从小到大我是短了你的穿的,还是短了你的吃的,哪样不是捡好的给你,你倒好,你这样说我的,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躺在床上的你爸吗?”中年妇女的声音很不开心,“我是你妈,我会害你吗?你从小过的就是好日子,嫁到易家去,他们家有钱,你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担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易家能够治好你爸的病。”

“我不要,妈,我早就说了,我自己以后的日子我自己做主,我自己要用钱,我自己挣,你们不用担心。”沈灵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耐烦,“而且易家,整天装神弄鬼,你还真的以为我爸的病像他们所说的,被鬼缠身了啊,那都是封建迷信,你们竟然还相信他们家的话,真是可笑至极。”

“你爸的病医院也治不了,不是鬼缠身是什么,而且这种鬼缠身还只有易家治得了,其他地方治不了,我们请了法师来,都没有用,现在只能靠易家了,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爸去死吗?”中年妇女说道。

旁边的年轻人也开口说道:“姐,你就真的忍心爸躺在床上吗?”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我本来就是学中医的,偶然听闻我们中医圈子突然出现了一个天才,治好了很多的疑难杂症。我们导师之前带我们给一个病人看过病,可是都治不好,后来还是那位天才治好的。只不过你们也知道,他的身份不会帮我们的。我现在就在他那里打工,希望能学到点东西,或者在某天不经意的提到爸的那种病症,看他是否有解决的办法,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反正尽量和老板打好关系,之后就算是求他,也会把他求去给爸爸看病的。”沈灵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无可奈何。

旁边的陈长寿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他的身份不会帮他们看病?这好奇怪啊!只要是病人,他好像还没有拒绝过谁啊!难道是和他有仇的人家?但是陈长寿想了半天,也想不起姓沈的谁和他有仇。

接下来陈长寿就知道答案了。

“那小子真的那么厉害?他小时候我见过的,呆头呆脑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当神医的料。”中年妇女说道。

“妈,他真的很厉害,我觉得如果他出手给爸治病,爸的病肯定能治好的。只是他们家和我们家从爷爷那辈开始就不和睦,还因为一些事情发生过龃龉。爷爷前几年更是过分,看人家家里就一个女人一个小孩,竟然还想霸占人家宅基地。明明两家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偏偏那么绝情,不给人家留活路,他肯给我爸治病的希望太小了,但是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要有点希望我都要去试一下。”沈灵说道。

陈长寿恍然大悟,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了,原来两家还真的是有血缘关系的。

沈灵的爷爷和他的爷爷是亲兄弟,只是兄弟之间在上一辈去世后,因为财产分配问题,就闹下了矛盾。

自家爷爷是长子,一直都在照顾父母,他们家爷爷是小儿子,小儿子根本没怎么照顾父母,所以出力多的自家爷爷就要求多拿遗产,可是小儿子根本不同意。

于是两人就闹了起来,当时闹的还挺大的,最后到底怎么分的,陈长寿也不知道。

只知道从那以后,两家人就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而且还仇恨对方,住在一个村子,有时候发生了点什么矛盾,比其他人家闹的更凶,惹了不少的笑话。

两家的小辈也不合,小孩子在一个村子,根本不在一起玩,见面了就打架。尤其是陈长寿的父亲和沈灵的父亲,打的很凶。这些都是听沈父在闲谈时当玩笑说的。

一直到了陈长寿这,不怎么住在老家,两家人没见面了,小辈才消停。

只是过年还是回老家,所以陈长寿也知道这档子事也会比较多,对沈灵他爸,倒是没什么印象,对他爷爷,印象那就太深了,是一个刻薄,说话特别难听的老头。

陈长寿作为小辈,对他们那边其实是没多大的感觉的,而且又不住在老家,两家人没什么接触,一直也是相安无事。

一直到后来陈长寿的父亲去世后,某一年清明节沈母带着陈长寿回家祭拜沈父的时候,沈灵他爷爷竟然要霸占他们家的宅基地。

沈灵他爷爷看沈母一个女人,死了丈夫,孩子也才一点大,所以就随便欺负。

宅基地肯定是抢不去的,这个在法律上可是属于沈母和陈长寿的,可是沈灵他爷爷竟然不要脸的拿沈父的坟墓威胁沈母。

说是不给宅基地就去挖了沈父的坟,如果再不给就去挖了沈父他爸的坟。以后沈母到地下去看她怎么和他们解释。

这种话说出来简直是丧尽良心,可是人家很横,不怕遭报应。

沈母没办法,只好答应。

那时候陈长寿就在沈母身旁,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怎么逼迫他们母子两的,沈灵的爷爷的嘴脸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还有沈灵他那位现在躺在床上的父亲,当时也在现场,虽然沉默不做声,但要是从犯,而且那宅基地最后还不是他这个老头子的唯一儿子得去了。

陈长寿一回想起来,心里就充满了愤恨,当时年少的他无能为力,可是现在,他绝对会报复回去的,至于看病,看病是可以,那也得拿回点什么才行,而且看完病后,他还得在他身上做点什么手脚,让他更加痛苦,一辈子不得解脱。

对于沈灵,那次陈长寿并没有见到她,也没有见到她妈,好像她妈家庭条件很好,根本不屑做这种事情,也不愿意让孩子学坏了,所以很少带他们回老家。

陈长寿听完后,就默默的走开了,要是只有爷爷那辈的仇,兴许他们多求一下他,他就答应了,可是那次宅基地的事情,陈长寿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母亲每天以泪洗面,绝望的直接病倒,他无法忘记自己当时心中的仇恨感。

这种仇,让他去以德报怨,简直是不可能!

陈长寿开车到秦若琳家,情绪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的生活很好,要报复人也是轻轻松松的事,他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烦扰。

秦若琳不愧是学霸,陈长寿去的时候,正在大厅里看书,她现在身体好多了。

秦若初不在家,说是去和朋友玩去了,陈长寿松了口气,他最烦的就是那种小魔女了,做事情是完全不讲道理的。

“不错,你身体好多了,但是之后还是要注意休息,然后按时喝药。”陈长寿说道。?

最新小说: 超级学霸系统 从无限开始崛起 纪家谱 影影之默 傅太太是宠夫狂魔 爱之代价 从恰全勤开始的天王巨星 极品医道高手 一胎六宝妈咪宠上天 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