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评书屋 > 现代都市 > 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 第273章 不失礼貌

第273章 不失礼貌(1 / 1)

今天的比赛结束之后,袁雨萱离开赛场的时候,并没有和陈长寿打一声招呼,因为一旦有人知道自己和他认识,可能就会说今天的题目是他透漏出来的。这不大对他和对自己都是一个不好的印象。

所以,袁雨萱比赛结束之后,就自己离开了。

袁雨萱是自己开车离开的,但是仍然免不了有一些人细心的跟着自己。企图得到一些小道消息。就比如自己开车这件事。

“哇,他居然是个富二代呀!你看他开着车,居然是奥迪。”

“对呀!果然呀有钱人。这个车我可开不起。”

“不行不行。这种美女,人又聪明,不但学习好而且还有钱。这种美女我自己一定要认识。”

已经绝尘而去的袁雨萱才没有顾及后面的人到底是在怎么议论,而是直接扬长而去。

就在袁雨萱离开的时候,陈长寿听到周围这些学生的议论,忍不住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可是满眼看到的就是,就是自己的车。

“这个臭丫头。我本来是我的车,本来是我自己想跑车太招摇了,没想到我自己还没开呢。这就成为你的座驾了。你这个臭丫头,你给我等着。等着我回去收拾你。”因为陈长寿自己也是很惆怅,爸爸他自己的结拜兄弟送自己跑车的时候,自己内心也是1万个不愿意。好不容易经过一段时间,自己小挣了一趣÷阁。这才换了一个不太张扬的车,可是谁知道,这不是给自己准备的呀!这是给袁雨萱准备的呀!

没想到,袁雨萱却始终爱自己的这款车。导致让自己现在只能,用步行代替了。哎!怎么可以这样呀?

就在陈长寿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自己走回去的时候,被一个人叫住了。原来是孙芸芸叫自己,由于那会儿他的确帮自己说话了,所以陈长寿也没有特别排斥。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些感激的。

于是便随口询问的:“你好!孙教授,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还有,谢谢你之前对我的维护。”

“没有什么了。”孙芸芸连忙摆了摆手,然后继续把自己的话说完:“沈医师,你好,我是孙芸芸,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我在第一人民医院那边遇到了一个病人,你可以帮忙看一下嘛?因为就是现在,我的医术有限,帮不了他们,所以,我替他们求求你了。可以嘛?”

听到孙芸芸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然也不好拒绝,忽然又想到自己前两天接到的电话,殷炟让自己帮忙给殷坤做一个全身体检。

尤其是那个时候陈长寿在电话里并没有立马拒绝。

临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一个高级的vip病房里面,有一个病人躺在床上。因为陈长寿没有过来,所以并没有看到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当时特别不放心陈长寿的那个人,觉得他年纪轻轻,都没有那些老中医的年龄大。说明自立肯定也没有那些人了。本来对于中医这一个行业,资历就是靠自己慢慢的长时间的积累熬出来的。很多人会相信一个老中医,哪怕他从来没有看过病,但就是会有人相信。相反,很多人却也不相信年轻的这类中医学,因为在他们的思想认知里面,一般的年轻的这类医生,不是没有经验,就是这个职业就带给很多人压力。所以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一般都会选择老中医。

因为,陈长寿不在病房这里。所以他也没有发现一件让自己十分惊讶的事情。

就是现在躺在床上的张鑫,十分短暂的半个月都没有,以前的那个身材巍峨的张鑫,由于生病已经瘦的仅剩下皮包骨头了。同样也是因为这次生病的原因,张鑫现在也是暂时无法进食,只能依靠输液维持最起码的身体机能的消耗。此刻的他无法动弹,只能静静的躺着。被动的接受。

“爸,我已经请了京城医院有名的肿瘤专家汪卓成教授了,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有他在的话,你会好的很快的。你一定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的,一定可以呢。”

病房里面有一个肌肉发达的男子,而且还长得和张玉文十分的相似,他仿佛特别害怕的一样,抓着张鑫的手就不放开了。

这个男子吧,其实就是张玉文的弟弟张文龙,之前他一直在美国读书,由他的妈妈一直在陪伴着他。之所以回国其实就是因为张玉文受了一些伤的原因,他才回国了,而且现在的他,这一家跨国是国际公司做在职工作者。

闻到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说的这些话,张鑫满意的点点头,甚至因为这些话语脸上都流露出来了一抹最为满意的欣慰。病来快而且迅速,导致张鑫就这样愁死如山倒,这话用在他身上真的十分的正确,因为此刻的他浑身软绵绵的什么都做不了了,想要伸出手,抚摸一下儿子的头,虽然年龄大了,但还是自己的孩子,却是试了几次,都没有能够成功。

“咯吱”

病房的门被敲了一下,然后就被推开了。

没等张鑫自己伸开手,高级病房的大门就已经被推开了被推开了,祥叔推着身体残疾的张玉文从外面走了进来。

“哥,祥叔。”

看见进来病房的人是自己的大哥还有一个叔叔,张文龙连忙招呼着让两个人进来坐着,一起聊一聊天。

“嗯,我们过来转转。”

张玉文点点头,示意祥叔把他推到父亲的床前。因为张玉文还在生病,没有办法自己行动,所以只能依靠祥叔过来帮助自己。

来到床前的张玉文这才开口说道:“爸爸,你怎么样了?还是十分的不好嘛?”

张玉文没有说话,点点头,意思表示自己还行。

可是张玉文见到如此消瘦的父亲,完全不相信他的话,因为他已经被病痛这么的这么厉害呢。所以没办法,只能坐着床边,不停的叹息,在叹息。

“爸,我就不明白你到底这么想的?,这么低个头有什么?你怎么不想想命跟面子,到底是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希望你把利弊权衡好了,毕竟这可是关乎着你的性命的问题。”

其实试想一下,那人给他看病的时候不把脉而且都不问,都就是直接能看出来病情,足以见得其人医术的超凡高超了。其实只要自己的父亲向人家低头求对方,依着他对那人的了解,那个人肯定会帮助他而且肯定会答应的。这就是这件事为什么张玉文十分坚持了。只有对他的病情有好处,向人家低头有什么问题。

坐在床边的张玉文不停地对爸爸劝说着,希望他可以改变注意,“爸爸,你要想一下,这件事你只需要低下头就可以了。而且爷爷还和我说,他也希望你把命看得重要一点。他不想那么早就是说失去你。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真的不好。你要他老人家怎么办呀?所以我希望你还是好好想一想。”?

最新小说: 习晚的职场逆袭 恐怖复苏:开局扮演剑仙 开局签到四合院 开局多了六个神级姐姐 龙鳞殿主 梦回改变金生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他爹 从1996开始 天才萌宝:爹地何时娶妈咪 归来仍是那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