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猫腻(1 / 1)

而第三轮这一次所需要的一些病人患者都是从第一人民医院给调过来的,虽然说不上是特别棘手的病情,但是也有一部分是比较麻烦的。所以这一次的趣÷阁试不但考验了选手的运气好坏,其实同样的,还有他们的医术问题。

其实最开始也有一些病人不愿意过来,因为让这一群学生帮忙看病的结果无非就是实验室里面的小白鼠的下场。所以很多人担心自己的问题最后得不到解决却白花了一堆冤枉钱。也正因为如此,第一人民医院给出了保障说只要这边无论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人民医院全权负责不收一分一毫的钱。因此就有很多人抱着试一试的目的过来。

一共19个学校,最终组成了18支队伍进行比拼。每个学校选出了两支队伍,每个队伍都有三次的机会去选择面前的18位病人。并且为他们诊断治疗。因为担心直接说出来的,以后会有互相抄袭的嫌疑,所以在每一组选完人数之后公布他们的所选号码,随后由他们把自己的诊断治疗方法以及后续的用药配方都写在他们的答题卡上,最终由陈长寿他们这一群评委评分选出得分最高的那几张答题卡,最后根据这些答题卡评比出每个学校的得分情况,综合三轮的情况得出最终的冠军。

其实陈长寿对于前两轮的比赛都不感兴趣,唯独这个第三轮考验的是选手的综合能力,所以对于这一点陈长寿还是比较关注的,陈长寿也想通过这一次的比赛看一看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掌握中医的精髓。所以这一次陈长寿对于这个比赛还是十分期待的。

“在座的观众朋友们,很高兴大家能够过来继续观看我们的第三场比赛。看来是今天天气不错,导致大家都愿意过来一起欣赏这美妙的节目了。好的,既然今天这么多人,那我现在就宣布比赛现在就开始,希望接下来的参赛朋友不要辜负我们今天到场观众的期望,成功的走到最后。接下来我宣布比赛开始。”主持人铿锵有力的话引起了台下很多观众的共鸣,因此就在主持人刚刚说完以后,台下的观众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一场比赛的时间也比较长,从早晨一直到下午。由于每一个队伍中都要有抽签有选择,并且还要有答题的环节,所以必须要选择一个空旷的地方,最终大家将地方定在了报告厅。因为这个地方不像外边容易受环境影响在里边大家可以专心地观看比赛甚至选手也可以更为安心。这一次举办方也是考虑到了多种因素,最终才将地方选择了,这里方便了选手同样也方便了观众。

当主持人说完比赛开始以后,一共18组选手摩拳擦掌,都想要通过最好的状态达到最高的分数。

但是估计是高估了自己的水平,每一次趣÷阁试的成绩,他们一共几位评委都会经过不同的选择给出相应的分数。本来这几位评委也觉得这一届的学生应该是有几个好苗子的,但是却不曾想到给出的答案和病人的病情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导致一些评委都开始唏嘘今天的情况了。

其实在最开始每次的答案出来以后,评委之间也都会有争执。但是由于他们都没有陈长寿那样优秀的能力,所以最终的决定权都交在了陈长寿的手中。

“你确定吗?我怎么感觉这个病人的病情好像不太对呀?”

“怎么会呢?通过号脉我的确感觉到是这个病情呀。要不咱们试一试写下去吧。毕竟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还真的看不出来。今天的趣÷阁试怎么这么难呀?我都感觉自己好悬呀!”

“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找来的,这些病人为什么这些病情都感觉好难一个都不知道。平时学习的时候我还感觉我的成绩挺好的,可是为什么今天变成了这样的情况?”

陈长寿站在一旁并没有参与他们这些无聊的对话,相对于她来说,她现在更加关注的就是这些病人的病情,还有这些学生们对于病人检查的情况。

这些病人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其他的评委可能都没有办法做最终的诊断,但是陈长寿却能给出优秀的答复。所以最后每一题的这个答案最终都是由陈长寿敲定的。孙芸芸虽然也站在一旁,时不时的给出一些建议,但是最终却都没有陈长寿,给出的答复有权威性。

不过几乎每一个组队的学生,他们所要写下来的这个病例时间要花费的时间比陈长寿要多许多倍的时间,所以这些评委几乎一天的时间当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等待。

今天最让人期待的就是袁雨萱,今天在整个场上的比赛当中,不仅仅是它的速度,而且他诊断的手段,以及最终给出来的结果都特别令人满意。尤其是今天省课看到袁雨萱能够这么好的继承他父亲的事业,也算是对他父亲一个比较大的鼓励了。

但是还是有一些人比较羡慕,同时又嫉妒袁宇轩的才华,遇事就说出来一些让人不愿意听的话。

“不就是这么一个毛丫头吗?还不是因为有他父亲,要不是有他父亲的话,他能干个什么呀?”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他父亲给透题了,所以他今天才这么稳如泰山。”

“对呀,对呀,我也觉得有可能,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顺利呢?而且这几天的比赛来看,只有他所带领的队伍分数最高。”有的人酸酸的说道。

虽然有人说这些不好听的话,但同样也有人为他辩解。

“这里边的猫腻应该没有吧?因为毕竟这一次他父亲并没有过来做评委呀。”另一位同学立马跳出来说道。

“那刚刚那个评委陈长寿那不是他父亲的学生吗?万一是他给透题的呢?”这位同学刚刚说完立马有另一位同学又说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还算有一些比较明事理的人站出来说了一些话,这些话至少让人觉得还可以。“我看下你们就是羡慕嫉妒恨吧。如果说这一句要作弊的话,我看是很难吧。这些全部都是从第一人民医院调过来的病人。全部都是随机挑选,难不成陈长寿那个评委他全部去那边了解病人病情以后都告诉袁雨萱吗?前两轮你们说作弊也有可能,但是这一句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会有作弊的。”

“对呀,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了。”

最新小说: 超级学霸系统 从无限开始崛起 纪家谱 影影之默 傅太太是宠夫狂魔 爱之代价 从恰全勤开始的天王巨星 极品医道高手 一胎六宝妈咪宠上天 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