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龙爷(1 / 1)

“看样子你们还真是没素质。”

看着男人陈长寿冷冷一笑,直接从车里拿出支票薄,填上一串数字以后扔了黄毛。

“我告诉你,这台车本大爷买了。”

说完直接就把支票扔给了黄毛,陈长寿则是坐上了车直接就把车给开走了。

至于他开的红旗自然有人会帮他开回去。

等陈长寿离开以后,那个黄毛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给自己那几个小弟打了电话过去。

“猴子,你们几个赶紧开车过来接我,我在双江大桥这里。”

暗暗记住了陈长寿的面貌,胡兵发誓下次看见陈长寿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才行。

居然敢这么对他,还真是有些活的不耐烦了。

忍受着寒风,直到半个多小时以后,胡兵的一群狐朋狗友这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沪鸽,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变的这么悲惨了?”

那领头的名叫陈海,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但是没有胡兵家里的生意做的大,所以才认了他当大哥。

“行了,先别说了,找个地方喝酒去。”

胡兵自己都没想到他今天居然会这么倒霉,一出门自己的车就被追尾了,甚至还被威胁了,这简直就是太伤他的自尊了。

至于那张支票早就已经被胡兵给撕碎了,毕竟他也不是差这点钱的人。

本来他的车被追尾他都没打算让陈长寿赔,毕竟从他开的车来看,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是什么有钱人。

没想到这丫一点儿也不领情,直接就开口说要赔他多少钱。直接就把胡兵给惹生气了。

“大哥,你放宽心,跟这种人有什么好生气的。”

陈海拍着胡兵的背,一脸认真的安慰到,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今天看见胡兵吃瘪,他不知道心里有多高兴。

这么久一来,胡兵一直仗着他家里有钱有势,所以对他们也是呼来喝去,他早就想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一顿了。

但是由于自家的生意少不了胡兵家的照顾,所以他才一直隐忍不言。

“行了,不提了喝酒。”

最后胡兵也实在是心烦意乱,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听到这种话。

最后回到家的时候,胡兵已经醉醺醺的了,就连嘴里说的话都有些不太清楚了。

却还是一个劲儿的念叨着一定要找陈长寿报仇。

“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儿子?成天出了喝酒还知道别的吗?”

胡大树一下班回来,就看见胡兵满身酒气的躺在沙发上面,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立马就气不打一出来,这么多年他自己都算不清楚,到底给胡兵擦了多少次*。

现在居然还一天无法无天的,难道真的要进局子才知道天高地厚吗?

“我养的好儿子?要是你平日里管一管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女子也丝毫不愿意吃亏,直直的怼了上去。

“你们怎么又在吵架?”

原本头疼欲裂只想睡觉的胡兵,被一阵摔东西的声音给吵醒,一睁开眼就看见满地的浪迹。

看样子两人应该是吵了有一段时间了。

“儿子,你怎么样了?”

一看胡兵醒了,女人立马就把手里的东西给放下了,着急忙慌的朝着他走来。

“爸,有人把我的车给抢走了。”

谁料胡兵一看见胡大树,立马就开始告状,刚才还一脸生气的胡大树,听到自己儿子这句话以后立马变了脸色。

“怎么回事?”

他的儿子自己怎么欺负都可以,现在让外人欺负了算怎么回事?

于是借着酒劲儿胡兵就把发生在双江大桥上面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越到后面胡大树的脸就越黑,还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不怕死的人,在山城居然敢招惹他。

当初为了防止有些不长眼睛的人,去招惹自己家的这个混世魔王。

因此胡大树还特意拜托人,给他找了一个比较厉害的车牌,没想到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明天我们两个一起去找他,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欺负成这个样子,要是胡大树还没有任何的行动的话,恐怕也就不配父亲这两个字了。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胡大树就起床把自己给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落落的,既然现在是要去讨债的话。

那他们肯定得穿的体面一点才行,不然别人还以为他们好欺负。

于是,刚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陈长寿,并不知道一支复仇者的支队,已经朝着他过来了。

“儿子,你说说那个欺负你的人叫什么名字?”

寻仇的路上,胡大树终于想起这件事情。

“好像……是叫什么陈长寿来着?”

胡兵想破了脑袋,这才想起来陈长寿丢给他的那张支票上面写过名字,他看过一眼好像确实是叫什么陈长寿开着。

谁料,胡大树一听到这个名字,整张脸都变得有些惨白起来。

陈长寿?该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陈长寿吧?

“儿子,他给了你多少钱?”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胡大树还在心里不停的祈祷,一定不要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陈长寿,否则这件事情就彻底的完蛋了。

要是他执意要替自己的儿子讨回公道的话,恐怕陈家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毕竟这件事情通过胡兵的嘴来看,肯定是他先惹的事儿,不然陈长寿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五百万,说什么要买我的车,我看看都没看直接撕碎了。”

听到这里胡大树只觉得自己有些站立不稳,这山城里同名同姓的人可能会有。

但是一下子能够拿出来这么多钱的,恐怕除了哪一位之外再也不会有任何人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路程中,胡大树总是一言不发,紧紧的拉住了胡兵。

要是这孩子跑了他就是真的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直到来到了陈长寿的楼底下,胡大树都还是有些紧张。

要是陈长寿还在生气的话,恐怕他们整个胡家以后都得在山城除名了。

“爸,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那陈长寿最多不就是家里有点小钱而已,能让你害怕成这个样子吗?”

看着自己父亲害怕的样子,胡兵实在是有些理解不了,不就是一个有点小钱的商人吗?他爸至于吗。

谁料胡大树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带着他去了顶楼。

“扣扣”

站在门外胡大树实在是紧张的不行,万一出来的真的是他想的那个人该怎么办?

“胡院长,你怎么在这儿?”

一句话,彻底的打破了胡大树的幻想,直接二话不说拉着胡兵就跪下去了。

“你这是?”

陈长寿看着门外二话不说跪下去的人,一头雾水他根本都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人就直接跪了下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四合院 开局多了六个神级姐姐 龙鳞殿主 梦回改变金生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他爹 从1996开始 天才萌宝:爹地何时娶妈咪 归来仍是那个少年 我反杀了催眠师 终极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