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两军对垒 下(1 / 2)

事实上,匈奴人中不乏谋士,虽说他们不通术法,但依旧可以建言献策,为各部头领分析敌情。

只见那个将衣袍系成左衽的匈奴壮汉说道:“如今河流上冻,一旦两军对垒,必定是骑兵踏冰先行,而汉人麾下骑卒不多,根本不是吾等的对手。”

金氏点了点头,显然是对这个说法深以为然,同时补充道:“我们在南边的盟友传来消息,这次北上的士卒只不过是些郡兵罢了,并非狼骑。”

并州狼骑,威震塞外。

身为左贤王,金氏自然不会是什么昏聩之辈,他知道,只要将【狼骑坐镇南方、不曾出征】的消息传播出去,定能稳定军心。

果然三言两语之间,士气大振,不少部族首领瞬间有了信心,争先恐后地请战,生怕去晚了吃不上肉。

要知道,汉军可是个个披甲,而且大部分是做工精湛的铁甲,防御力远超皮甲,若是能夺几百套,部族实力一定大增——

弱肉强食是草原法则,在左贤王的号令下,各部聚在一起,共同南下劫掠,但行动结束后,一切将回到原点,各部落为了争夺草场、水源地而明争暗斗。

此时此刻,荣升为五百长的杜泉站在原地,冷眼旁观着一切。

狗头军师。

盲目自信的左贤王。

真以为杀了刺史、屠灭云中郡,就能纵横并州了?

先不谈飞将吕布,恐怕张辽亲至,一只手也能将他们打废。

念及此处,杜泉往后退了退,在搞清那支汉军究竟为何人统帅、以哪些人为将之前,他拒绝当这个出头鸟,以保存实力为主。

毕竟,自己卖主求荣,舍弃一切才换来五百骑兵的指挥权,万一被开了无双的猛将给屠灭干净,可没地方哭去。

“大王,下令进攻吧,机不可失,要是再犹豫,敌军主力就要渡过白渠水了。”

“是啊,两万士卒过河至多只需三四个时辰,吾等现在派出勇士,纵马疾驰过去,刚好能将其打个措手不及。”

左贤王金氏见各部首领求战心切,虎视周围一圈,按住配刀,发号施令道:“广遣探哨,确保北上的汉军只此一支。”

“另外,各部调遣帐下精锐,随本王先行击之!”

说完,金氏拔出弯刀,仰天长啸:“此行定要将其全歼!定要牧马中原!不破雒阳终不还!”

一时间,应者如云,荒野上空回荡着各种各样的匈奴语。

没人注意,有一道微不可查的汉语夹杂其中:纵使华夏再乱,随意一路诸侯都能打得你们这帮异族生活不能自理。

坦白来说,杜泉都不知道这帮匈奴人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莫非没被打疼过?

基本上每一次的中原出现乱世,都会伴随着异族的入侵:什么五胡乱华、八王之乱……螨清入关。

唯独东汉末年例外,各路诸侯为了逐鹿中原,把狗脑子都打出来了,却很少看到异族的身影,仿佛他们只是个陪衬。

怀着这种疑惑,杜泉特意查了一下:原来,汉朝将领犯下错误后,戴罪立功的手段,就是一路北伐,以异族的脑袋换取宽大处理……

“算了,找个机会开溜吧,跟着这帮异族混,根本没什么前途。”

“要是知道天哥在哪里就好了,以他的本事,肯定能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混出一个名堂。”

压下各种念头,杜泉跃上马背,跟上先头部队的同时,余光瞥向身后:五百骑,皆是弓马娴熟的壮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