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白马义从(续)(1 / 2)

迟则生变!

对此,陆离深有体会。

黑鬃马与主人心意相通,仰天清啸一声,带着不可阻挡之势冲了过去。

为防止意外,天狼异象亦是显化到了极限,祂双眸愈发璀璨,犹如高悬在天穹之上的星辰。

在其凝视下,谷蠡王身后好不容易聚拢的黑气瞬间崩溃,祭祀之音也戛然而止。

“天星克制!”

凄厉的呼啸声响起。

由于对方说的是匈奴语,陆离没有听懂,但也不做他想,端平刃口,借助冲势斩向那颗自己梦寐以求的头颅。

劲力直透刀背,寒光挥洒而过,一颗圆滚滚的事物冲天而起。

谷蠡王,死!

此次匈奴人南下的二号人物,饮恨于这片白雪皑皑的峡谷中。

另外,没有什么遗言留下,至少陆离觉得没有,毕竟他可听不懂异族语言。

“哈哈哈,这大好头颅,刚好可以当作晋身之资。”

话落,一只手举起,攥住了那颗血淋淋、尚未落地的脑袋。

钱,入袋为安。

战功,同样如此。

陆离觉得自己一直在走运。

杀匈奴、捞战功、磨砺自身。

以上三种机缘,只有待在边地才能碰到,当初若是去雒阳,投靠尚未发迹的曹老板,大概率只能得到最后一种,与曹氏、夏侯氏交战,但何必舍近求远呢?

并州可是猛将如云!

但,主公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言行举止过于亲厚,恐怕连身为义子的吕布,都没能享受这种待遇。

想到这里,陆离快速冷静下来。

他长叹一口气,拔出插在地上的圆月弯刀,又下马走到谷蠡王的尸身旁,开始摸索。

黄金匕首……琥珀吊坠……狼牙手链……刻着神秘文字的龟甲……一副刻画日、月、星、鬼神的帛书……

不多时,谷蠡王已身无片缕,哪还有半点威仪?

熟人看见了估计都认不出来。

而陆离身上则塞满了东西,虽然它们中的大部分刻画着抽象文字,令人难以猜出具体有何作用,但带走就完事了,以后有的是研究。

不过,有一样东西陆离倒是认识,准确来说,是与兄长张辽饮酒时,听他提过一嘴。

【举事而候星月,月盛壮则攻战,月亏则退兵】

匈奴人崇拜自然,发兵之前会观察星象,若是满月,就立刻发动战争,若是残月,则暂缓进攻。

刚才搜出的帛书,由鲜血所画,明显是新作,而上面正好有一轮满月。

反向毒奶?

陆离看了眼拎在手中的头颅,觉得莫名的有些讽刺。

这些匈奴人攻下一座云中城,便自信心爆棚,而事实是,刺史张懿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

“另外,杜泉……没想到你竟然投靠了匈奴,在这群异族畜生攻城时,又扮演了何种角色?”

随着一声低语,陆离跃上马背,正当他扯动缰绳准备离开峡谷时,前方、后方突然哒哒哒的声响。

这……被包围了?

一个古怪的念头浮上陆离心头,由于追杀谷蠡王等人,他在一夜之间往东南方向急行了数百里。

按理说,已经脱离了异族的活动范围,怎么还会遇到这种情况?

哒哒哒!

马蹄声急。

峡谷空旷,声音会被无限放大,恐怕是先前

与谷蠡王交战的动静吸引了什么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