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破箴(1 / 2)

荒野,两人相对而立。

【将兵者,忌凶死之形,重福气之相】

【夫兵者,不祥之器,吉事尚左,凶事尚右】

不知怎地,陆离想到了两位乡老给自己的批命。

当时,他下意识地以为这是对此行北击匈奴的暗示,劝自己不要因泄愤而随意杀俘。

如今看来,恐怕应该把两句批命颠倒一下顺序,先是第二句,再是第一句,而且不能只看表面意思,必须取其深意——

如果遇到迫不得已情况,无奈选择了杀戮,那么,在此之后,就不要再随意杀人,并且对于那些死去的人,要真心表示哀伤,妥善安置死者遗体。

对应眼下的局势。

陆离误杀白马义从,只能选择一条路走到黑,但,如果在此期间,他心存善念,不选择抛尸冰河,而是原地安葬白马义从,亦或者采用其它方式,就不会遇到恰好从此处路过的赵云,更不会平生波折。

而另一句话则道出了应对之策:

将兵者,忌凶死之形,重福气之相。

听天由命,看自身运道如何,命硬逢凶化吉,命不硬……

那就杀上一场!

磕头乞降?

未战先怯?

从来不是陆离的行事风格!

更何况,眼下赵云尚未及冠,一身实力应该还没有达到巅峰,真要生死搏杀,借助胯下神驹,大概有些许胜算。

就在陆离念头急转之时,赵云终于开口了:“既是将军相邀,云不敢推辞。”

“待辞别兄长,便随阁下北上。”

一身是胆,赵子龙。

若是换做别人,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轻易答应?

而初生牛犊不怕虎,赵云对自身实力很有信心,稍作思索,便应下了陆离的邀请。

行得正,坐得端。

本就是在追杀谷蠡王的路上,遇到了这些幺蛾子,陆离也不怕被查,伸出手来,顺势说道:“上马,某送壮士一程,主公见离许久未归,心中定然焦急,必须赶在日落之前回营。”

“好。”

赵云把左手递过去,踩着马镫,翻身坐到陆离身后。

见局势缓和下来,直觉敏锐的黑鬃马终于喷出一道气流,仿佛受惊之人在察觉危机解除后,长舒一口气。

怂货。

身为主人,陆离自然知晓这货的秉性,没脱胎换骨之前,能被黄巾力士吓到屎尿齐流,而今差点对上赵云,能不出丑,已是让人感觉欣慰。

“将军的坐骑着实不凡。”

此时此刻,赵云心中已信了陆离六分,语气不复先前那般生硬,态度也缓和了许多,“先前是在下行事孟浪了。”

事实上,他本就是性情温和之人,尤其是对自己认可的人——

连夜追杀敌军首领,长途奔袭近千里,这是何等快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