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家事(1 / 2)

“兄长多虑了,我家在常山郡略有薄名,无人敢轻易得罪。”

赵云堂而皇之的回答。

闻言,陆离一阵无语,他差点忘了,正史中的赵云是个衣冠子弟。

《三国志赵云传》注引《云别传》曰:云身长八尺,姿颜雄伟,为本郡所举,将义从吏兵诣公孙瓒。

义从:谓奋愿从行之士。

换而言之。

日后,赵云投奔公孙瓒时,身边还带了一批自愿跟随自己从军的壮士,属于带资入组,并非只身前往。

没想到高武版三国中,似乎同样如此,毕竟地方豪族才有这等影响力,可以帮人遮掩行踪。

因此,没了后顾之忧的陆离脸上开始浮现笑意:

模样俊秀、家世好、本领非凡,不知以后会便宜哪个世家女。

紧接着,一个念头蹦到了陆离脑海中,脸色再变。

他突然想通主公为何会对自己如何亲厚了,怕不是想招女婿!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儿女婚姻全由家族长辈做主,那天夜里,丁秦予曾在后花园中解下随身香囊赠给自己,同时还明示,非他不嫁。

对方行事风格如此大胆,岂是自己避而不见就能解决的?

恐怕丁秦予已将心意告知主公,而主公的态度也显而易见——

原先定下的先锋官一职,突然在阵前更改为牙门将军。

起初,陆离以为这是因为丁原担心自身安危,需要一名战力不凡的将军护持左右,现在看来,分明是想将他留在身边观察,考校人品、能力。

至于许诺的杨威将军,恐怕并非画大饼,只要自己表现得不差,这个职位几乎也是板上钉钉,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丁原就这一个女儿。

劫营一战,斩首数千级、挑杀多名万骑长,又长途奔袭近千里,割下谷蠡王的脑袋……

这种表现绝对没问题!

杨威将军指日可待。

不得不说,这软饭吃起来真香,能少奋斗二十年。

要知道,丁秦予五官艳丽,身姿修长窈窕,绝对称得上是男人恩物,假如换个情境,自己被迫来到这个世界,永远无法回归,那么,陆离肯定不会推辞,甚至愿意主动追求。

但他只能待一年,时限一到必须离开,若是中途成了婚、有了子嗣……

还没想完,陆离便打了个寒颤,不断在心中重复:

莫要自误!

“兄长为何蹙眉,可是云照顾不周?”

这个时候,赵云顿住了脚步,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陆离,表情关切。

两人视线交汇,陆离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微挑,但旋即就恢复了正常,不动声色道:“没什么,想到了些许琐事而已。”

闻言,赵云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继续走在前面引路。

如今正值冬季,无农事要忙,加上此时将近正午,大部分人都待在家中,只有三两少年蹲在道路两侧,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其中一人眼尖,恰好瞧见陆离与赵云沿着小道走来,赶忙拉起同伴,往墙边靠了靠,给他们腾地方过去。

这时,有一名少年殷勤问道:“云哥,可有事吩咐?”

赵云答道:“没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