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侵略如火(下)(1 / 2)

埋伏在文水南岸的黄巾军兵卒大多手持戈矛,人数约五百,亦有弓弩手,约三百人。

一共分成三部,其中规模最大的那一部被飞将吕布杀得抱头鼠窜,几乎不成建制。

陆离则独领一曲,以自身为箭头,组建锋矢阵,率先冲进去厮杀。

见两名主将如此勇猛,锐士们个个也是舍了性命浴血奋战,手起刀落,一颗又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随着时间推移,精炼环首刀的刃口都卷了起来。

而黄巾贼仿佛也杀的失去了理智,前面的袍泽新死,后继者又填上,如此往复,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起初,陆离还没有在意,可渐渐地,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虽然自己没有觉醒战魂,吕布亦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依旧能做到杀人如屠狗,这么长时间下来,不说葬送了一千亡魂,八百总有了。

“灭!”

突然,一道虚幻的声音传来。

左右、上下、前后,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令人难辨虚实。

嘭!嘭嘭!

闷响声不绝于耳,一支支箭矢从黑暗中袭来。

簇端伸出三翼并前聚成尖峰。

三石弩!

陆离舞动手中的铁戟,挡住潮水般涌来的暗箭,同时仔细观察着。

此弓射程有限,仅两百步,可在未知之人的操控下,变得异常强劲,接连数支弩矢刺透盾牌。

站位比较靠前的锐士,都开始受伤。

一人,手被钉在了盾牌上,鲜血顺着小臂往下流;

一人,肩胛骨被射中,幸亏披着玄甲,箭头入肉不深。

不过,亦有一名未曾携带圆盾的轻骑,在纵马奔驰时被射中,整个人被弩矢带得向后趔趄,坠落马下,要不是身体强健,早就一命呜呼了。

“列阵,稳住阵脚!”

见吕布仍在玩猫戏老鼠的游戏,无暇指挥战局,陆离也不犹豫,直接发号施令。

话落,缰绳一扯,黑鬃马速度再提一分,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

术法?

亦或者,太平道术。

陆离挺起铁马戟,冲向前方翻腾的黑暗,“撒豆成兵?”

“应该是了,只有此法与眼前的景象相对应。”

呢喃之时,一名黄巾士卒拍马冲了上来,陆离扬起长戟,划出一道寒光。

自不量……

视线稍稍下移,便顿在那里了。

只见那名来犯之敌正蜷缩在地上,满脸血污,双眼中尽是惊恐,一边喊着【立我黄天】,一边颤抖抖着手捧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截肠子。

“苍天已死……大贤良师护佑……”

随着一声声低语,那嘴角胡须尚未长出、仍是细密绒毛的青年,似乎真从黄天那里借来了力量,抓起肠子和蘸在上面的泥土、冰屑一起往肚子里塞。

久经战事,自诩铁石心肠的陆离看得眼皮直跳,一瞬间的分神,便立刻稳住情绪,拔出腰间佩刀,用力一挥,送他解脱。

热血溅到空中,洒了一地。

“杀人者,太原陆孟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