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染血的夜(二)(1 / 2)

短短一夜时间,一块在舆图上不过巴掌的地方上,就能死上数万人,战争之恐怖,可见一斑。

要知道,这个时代可没有火器,哪怕是领悟战魂的武将,也得亲自用刀戟去收割生命。

杜泉望着呼吸渐渐微弱的黄巾力士,心中涌起一股无名之火——

贼他娘的世道!

为何要让老子来这并州?!

许是回光返照,亦或者天上那轮黄晕仍在发挥作用,黄巾力士细若蚊呐的声音再度清晰起来:“将军……我家小便托付……”

不等他说完,杜泉声音哽咽道:“兄弟不用说话,你以性命护我,今后我有荣华富贵,你全家就有!”

“西河郡,石楼,郑双镰。”

话落,那只攥紧的手缓缓松开。

负责架人的周天感觉肩膀一沉,心中闪过一丝悲哀——

若非没得选,谁愿意放着康庄大道不走,去上黄巾军这条必将倾覆的船。

要知道,他最初的起点可是官军,本想为汉朝戍卫边疆、积累功勋,结果如何?

与上官起了龃龉,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索性服从命运安排,做个大反派!

“趁着两军休息,我去找个地方把他埋了。”

睚眦,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嗜血嗜杀,怒目而视。

周天隐约看到友人身后有一头异兽在嘶吼,其面如豺,身如豹。

汉军这一边同样付出了惨重代价,仅是吕布与陆离统领的千骑精锐,伤亡就不下四百,更别提其它部队了,死伤无算。

叫唤声、哀嚎声,不绝于耳,一派地狱景象。

起初,陆离还想拿出身上所剩不多的黄符去救人,但一路行来,他便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了。

因为,全是重伤员,都只剩一口气,该救谁?

但当陆离靠近中军大营时,却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笑声。

不管怎么说,这一战汉军确实打出了气势,若非太平道高功法师及时祭出底牌,用雷法分割战场,吕布与张辽两人联手,还真有可能行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之事。

为了鼓舞士气,各将领必维持须从容淡定,至于笑声,不正是最好的展示手法吗?

巡营而归的陆离掀开帘帐走进去,众将纷纷侧目,笑声也停止了,有人忍不住赞道:“陆将军初涉行伍便如此勇猛,真乃神人也!”

“此言差矣。”有人摆了摆手,分说道:“陈将军有所不知,孟明北击匈奴时便立下奇功……”

“主公有孟明,如虎添翼。”

一片恭维声中,陆离上前先对丁原执军礼,留心观察,主公脸上尽是喜悦,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满意,仿佛在看自家子侄一般。

别说陆离本人了,就连张辽都明白主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至于吕布,自从撞见后园相会那一幕之后,他心中便笃定,怕是有好事将近。

这时,丁原爽朗的声音响起:“此役头功,孟明、奉先、文远三人当仁不让。”

参与夜间战斗的将士,不论生死,人人有功,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忽略:在一场战斗里,不可能每个人都起到了一样的作用,总是有先有后,有带头的,有跟随的,那么大家都拿一样的功劳奖赏,显然就不太公平。

跳荡纵横,锐厉无匹。

在丁原眼中,满足以上这句话,便可被记为头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